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第四章)(第七节-第八节)
    作者:夜天河字数:54242016/10/12

    第四章闺房定计(第七节)

    原来这位于城东的倭寇偏营虽兵力仅有三百,由名管领指挥,但在营南却额外驻扎了松浦雪子的直系卫队士兵共五十名,其中有女忍两名。剩下三队女子火枪兵每队十五人,加上担任队长职的三胞胎姐妹,共计四十八名。这些女兵均由松浦雪子亲自调教,深谙“三段击”精髓,而且剑技娴熟,近战实力不俗,警戒程度也非常高。所以当三人成功刺杀此地管领,从营栅刚要往树林撤离时,便被卫队三名火枪兵暗哨发现。

    匆匆集结的火枪队虽来不及带大量弹药,不过这些女兵每个人的火枪都是上好膛的,所以前两队跑步列队后直接瞄准三人开火,虽大半都被刘少冲以剑盾挡下,但天黑光暗,还是有几枚弹丸越过防线打到了他的身上,第三队上来发现刘少冲这个强敌后,小队长声令下,十五支枪立刻分成三组,从三个方向齐射,只听刘少冲闷哼声,剑盾齐坠,身形向旁栽倒,“哗啦”声坠入林边小河。

    李红玉、丁蓉两女虽立刻折返欲救,不过被火枪队的两名女忍拦住,失去刘少冲踪影,不但人没救成,反而失去了撤离的最佳时机,被拥而上的四十八名女火枪兵团团围住。

    见已无脱身希望,加上刘少冲虽受伤坠河,但仍有生还可能,两女没有采取最极端的方式,而是将手中武器扔掉,冷漠地看着周围的倭国女兵。

    两名女忍先是小心翼翼地收走了这两名侠女的武器,然后扔过来两颗药丸,示意两女服下,待药力发作后,才上前将两女衣衫尽褪,持绳上绑。

    上身皆是勒颈五花绑,先将两女双手呈“”型反背在背后,长

    br/∓gt;

    绳搭颈,沿双臂绕下至手腕处,缠绕两圈交叉系死后,两段余绳互相交换,沿着手臂回返,缠绑到颈部,从颈后绕到颈前打结系死,双手攥拳套上球形手铐锁死,然后手腕处用十字交叉缚再次加固绑紧,余绳绕至颈前,在脖颈上缠绕三圈后回到手腕处打结系死,这样只要双手挣扎就会勒到脖子,使两女窒息。

    又取出条长绳,压在两女丰满的乳房上方,绕至背后从大臂小臂间穿过,回绑至胸前,反复三圈后在背后打结系死,余绳再缠至身前,从乳房下方绕过,走绳至身后,在小臂上缠绕圈后,又在大臂上缠绕圈,然后再返回到小臂,交叉绕至乳房下方,打结系死,将双臂与身体紧紧绑缚在起,动也不能动。然后拿出两个细环项圈,锁在两女脖子上。

    在发现两女皆不是处子之身后,名女忍从包袱里拿出四支木制假阳具,两大两小,涂上润滑油脂后,分开两女双腿,将大的插入蜜穴,小点的插入菊蕾,外面再用绳子绑上丁字裤,勒过肉缝的绳子从假阳具尾端的小环穿过,将这两个异物牢牢固定在两女体内。

    接着拿出条长绳,在两女膝盖上方缠绕数圈,又从双腿间绕绑几圈,将她们的修长美腿紧紧绑在起,之后又取条长绳,先在两女腰间缠绕圈打结后沿着双腿向下,直至膝盖,在膝盖下方缠绕数圈后绑死。然后取出两幅精钢脚镣,给两女带上。

    对于两女的玉足,则是穿上两双精钢高跟鞋,鞋跟高足有五寸,鞋面有几道掺丝黑革绑带,穿好后将脚腕处的衬绒脚环锁好,这样没有钥匙高跟鞋是脱不下来的。再给两女戴上马具型口塞和眼罩,外面套上头套。

    最后又用两套披风将两女罩住,系好披风颈部、腰间和下摆处的扣子,将两女被紧紧捆绑的娇躯完全遮住。然后两名女忍牵着项圈上的细链子,将两女押送回营,装进囚车。

    刚刚将囚车门关闭,就见

    群人举着火把乱哄哄靠了过来,两队女火枪兵立刻分列队,举枪瞄准,另对呈持械状态,随时准备上前补位。

    当这些人靠近后,发现是那原来驻扎着的三百倭兵,三名队长先是松了口气,接着心却又提了起来,盖因这些倭兵神色不善,且眼睛个劲地瞄向那两辆囚车。故而三名队长并没有下达收队命令。

    “你们来此何事?”

    见女兵们开口询问,倭寇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让开条通路,个獐头鼠目的足轻走了出来。

    “我们管领被刺杀了,听说火枪队抓住了刺客,我们希望能将刺客交给我们惩处,以慰管领在天之灵。”

    “笑话,刺客是我们捉住的,理应由我们来处置,那轮得到你们这些连指挥官都保不住的笨蛋插嘴。”

    三姐妹中年龄最小,性子最直的晴雪高声斥责道。

    众倭兵哪受得了这种蔑视性的言论,纷纷嚎叫着拔出兵刃,不过獐头鼠目男没动作,那些倭兵虽然骂骂咧咧的,但并没有冲过警戒线。而这边火枪队也不示弱,第队仍然保持瞄准姿态,第二队解剑置于地上,第三队拔剑出鞘,反向持剑,随时准备递交开火后弃枪的第二队,然后开枪射击,再捡起地上放置的长剑进行肉搏。

    虽然倭兵与火枪队的人数是六对,不过作为直系卫队,火枪队的单兵实力要高于倭兵,并且还有两名女忍,如果这两名女忍味想跑,加上火枪队的阻击,凭他们这些普通倭兵,根本是追不上的。万这里的消息传回了主阵,势必会带来些不必要的麻烦。

    “晴雪统领说的是,我们这就返回驻地,加强警戒,务必不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不过也希望你们能严惩刺客,告慰田中管领在天之灵。”

    “自然。”

    獐头鼠目男说完挥了挥手,领着众倭兵又乱哄哄离去。

    待得这些倭兵走远,三姐妹中的大姐平雪对两个妹妹说道:“立即整队,轻装回营,保护公主。千夏、彩夏,你们带着两名俘虏先行回返,火枪队会为你们掩护。如有人阻拦,不管什么身份,律斩杀。”

    第四章闺房定计(第八节)

    “是。”

    女忍姐妹得令后,人挟持着女,先行由树林撤离,火枪队则押送载有稻草假人的囚车由正道向主阵行进。不出所料,未行出几里,便被三百倭兵拦住了去路。

    带头的还是獐头鼠目男,站在几队持盾倭兵的后面,指挥三百倭兵把去路堵得是水泄不通。

    虽然早有觉悟,不过毕竟双方数量相差有

    br/∓gt;

    点多,所以平雪没有立刻下令进攻,而是在弓箭的最大射程处停车列队,期望能在与弓兵的对射中占得定先机。

    不过事情并未如平雪想象的那样持续往坏方向发展,就在对面倭兵忍耐不住,准备冲阵的时候,几个皮球大包袱突然由树林中飞出,来至倭兵头上后纷纷炸开,大片粉末浓烟飘散四处,将这三百倭兵尽数笼罩。但听得阵鬼叫过后,三百倭兵尽数倒地。

    待得烟雾散去,松浦平雪才带队小心翼翼走上前来,发现三百倭兵尽数丧命

    后,起身看向道路左侧的树林扬声道:“未知是哪位高人前来助阵,松浦平雪在此谢过。”

    “俗礼免了,小女娃,还不快快回去保护你家公主。”

    声音低沉沙哑,且渐行渐远,不同于松浦平雪印象中的任何位高手,不过既然对方不愿露真面目,松浦平雪自然也不强求。

    倭寇主阵西南角的公主营帐内,松浦雪子抱着白玉凤坐在宽大的主位上,双目微闭,纤纤玉手有下没下地在白玉凤的身上抚摸撩拨着,惹得白玉凤是阵阵轻颤。

    白玉凤仍是裸着身子被紧紧束缚着,锁在手上的球形手铐没有拿下,不过换了个绑法,由后高手缚改成了后手平缚,并用带锁宽皮带将她反背在背后交叠在起的双小臂固定住,上身用绳子绑了个龟甲缚,将她的娇躯勒得凸凹有致,蜜洞里还是塞着小号的木制“好先生”,前端紧紧抵在那层薄薄的处女膜上,使得白玉凤点也不敢大幅动作。菊穴里的木制伪具则换了个带尾巴的长木塞,内粗外细,牢牢封住了那羞人之地,她的双修长美腿被并拢着绑缚好,在膝盖和脚踝处还用带锁皮带加固,她那对丰乳上的两点嫣红乳头也没有被放过,对银白色的乳环禁锢在那两颗草莓上,之间用细链连接,与锁住阴蒂的银白色阴环连在起,时不时会被松浦雪子轻轻拉扯下,惹得她双目微闭,娇躯前倾,来缓解娇嫩乳头以及阴蒂上传来的痛痒骚涩之感。诱人小嘴由于含着口球,使得白玉凤对于松浦雪子如此这般的轻薄挑逗,除了小幅度扭动被紧紧拘束着的身体尽量躲避外,也就只能发出婉转低沉的“呜呜”声表示抗议了。

    对于这个已经落入自己手里的海堰总兵之女,松浦雪子敬佩之余,却也有着怜惜。毕竟及笄之年便逢丧父之痛,与自己却又是何等相仿。

    想自己国姬君,身姿曼妙,容貌艳丽,又有高深武功,小有谋略,本该统领国之士,内平外拓,乱世中建立不世王朝,奈何时运不济,最终竟沦落到替海匪攻杀掳掠的地步,现下又被这海匪的废物儿子步步逼迫,意欲成婚,真真叫人难以忍受

    “启禀公主,千夏彩夏求见。”

    “哦?”松浦雪子停止思索,扬声道:“让她们俩进来。”

    见两名娇俏女忍各押着名被严密束缚着的女子走进帐来,松浦雪子停下正在白玉凤蜜洞处撩拨作怪的玉手,饶有兴致地问道:“你们不在偏营驻守,因何返回这里?这两女子又是谁?”

    “禀公主,此两女皆是刺客,她们与另人合力刺杀了偏营管领后被我们暗哨发现,另人坠河,此两女被擒。之后平雪大人发现那三百足轻有反叛迹象,特命我姐妹先行回来示警,请公主定夺,火枪队断后掩护。我姐妹从树林撤离时,火枪队正与偏营足轻们对峙。”

    松浦雪子闻言大惊,放下白玉凤站起身高声道:“什么?!反叛!此话当真!”

    “她二人之话确实不假。”

    两姐妹还未回话,就见营帐门帘被推开,松浦隆昌、山本宏义带着几名黑衣人走了进来。

    见几名黑衣人手中都端着带有孔洞的黑色嵌金箭匣,松浦雪子顿时明悟,知道自己以为忠心耿耿的家臣们,已经被那个海匪给收买了。

    “王直的许诺应该不小啊,隆昌将军,山本军师。”

    “公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望公主念及松浦军众将士迄今为止所做的切,答允了王将军吧。”

    “哼”,松浦雪子冷哼声道:“事到如今,那王将军的话,本宫哪里还敢有句不应啊。”

    毕竟多年主从,松浦隆昌、山本宏义两人见雪子公主松了口,暗自庆幸之余却也是颇为惭愧,纷纷低头不语。

    “看你们还拿了个箱子,想来本宫光是口头答应却还不够啊。”

    “是,雪子公主,来之前来福将军吩咐过,要好好为公主梳妆打扮,小的们也只是依言办事,还请公主见谅,行个方便”,这次发话的是几名黑衣人中唯未蒙面的,听那尖细的声音就知道,这是个实打实的太监。

    “哼,理解,当然理解。”

    松浦雪子说着解开衣扣,脱去薄纱长裙,露出她那性感惹火的身材,又将小衣亵裤以及玉足上的鞋袜并褪去,直至丝不挂,双手背后,冷冷看着帐内众人。

    松浦隆昌和山本宏义早就低下头去了,而另外四名黑衣人仍笔直地站在原地警戒,手里的黑匣也并未放下。

    见雪子公主如此配合,那黑衣太监也是赶紧道声得罪,然后拎着箱子来至雪子公主跟前,放下箱子并打开,只见里面俱是用来捆缚羞辱女子的淫靡道具。

    “公主!”

    千夏彩夏两女气的眼泪都掉下来了,见雪子缓缓摇头,两女紧抿着嘴唇,玉手攥拳,低头恨恨不语。

    黑衣太监先是把松浦雪子的双玉手攥拳,然后在手上各套上只金丝软纱袋,并在手腕处把袋口扣好锁上。然后给她戴上个包裹着皮料的钢制高项圈,紧紧贴着她的粉颈锁好,调好松紧,松浦雪子试着轻轻转动了下脖子,发现基本上是动也不能动了。

    然后黑衣太监把她的双臂在身后向上反提呈后手拜观音状,先用绳子搭颈沿双臂绑好,在手腕处呈十字绑紧,然后又在手腕处铐上手铐,用细链把手铐连到她颈部的项圈上,这样松浦雪子只要稍有挣扎,就会拉到那钢制项圈,压迫自己的颈部,产生窒息之况。

    接着又是两道绳子,从乳房上下绕过,将双臂与身体紧紧绑在起,而后在胸前打结,沿着腰部向下缠绕圈,在肚脐处打结后并拢向下,勒过她的蜜穴和菊蕾后,由臀沟回到后腰绳索交叉处系结绑死,余绳又绕至身前肚脐处,打结系死。绳索与私密之处的紧密摩擦,使得松浦雪子不由得夹紧双腿,娇躯也不住阵轻颤。

    黑衣太监又拿出双佛郎机的透明水晶高跟鞋给松浦雪子穿上,并将脚环锁好,将她的双秀美玉足禁锢其内,然后将她的双腿并拢,并用绳子从纤腰处开始直绑到膝盖,在膝盖上方缠绕数圈系好,最后为她戴上了副皮革脚镣并上锁锁好。

    “这样就可以了吧。”

    松浦雪子脸戏谑地寒声问道,眼睛却看向松浦隆昌和山本宏义。

    倚靠在躺椅上喘息的白玉凤见到眼前幕后,不禁对松浦雪子的遭遇唏嘘不已。

    “那个,公主,王将军说,她们两个也要上妆,作为陪嫁丫鬟并入府。”

    松浦隆昌边说边瞧向站立边的女忍姊妹。

    “你们!”

    “公主,还请不要责怪他们了,我们姐妹愿意入府服侍公主。”

    千夏彩夏见松浦雪子有震怒之势,急忙跪了下来,含泪说道。

    “你们这又是何苦呢。”

    见唉,两女只是低头垂泪,松浦雪子叹了口气,看着正拾取拘束器具的太监、收起匣子垂手而立的黑衣人,以及唯唯诺诺不敢抬头的松浦隆昌和山本宏义,突然间竟微笑了起来,顿时帐内如百花盛放,空谷兰香。

    “你们呐,还有那个王将军,如此这般的欺辱算计弱女子,哪里还是成大事的人呢?你说对不,刘公子。”

    营帐门帘骤起,就见四面塔盾砸将进来,将四名正欲抬起黑匣的黑衣人拍倒在地,又反复砸拍了好几次,直至四人全都晕了过去。接着蓝白两道人影闪入,男的直取松浦隆昌和山本宏义,女的则拖住了扔下绳索皮带想要擒取松浦雪子的黑衣太监。三人虽皆奋力抵挡,奈何武功差距悬殊,不出片刻皆被点穴擒下。

    松浦雪子,不,已经在心里为自己改名为松浦雪姬的松浦军的公主大人扭动仍被紧紧束缚着的诱人娇躯,来至来人面前,盈盈下拜道:“落难女子雪姬,感谢刘公子及夫人搭救,助我姐妹们脱离苦海。”

    这

    句话却是问的有些微妙,既然看出这男女二人的关系,却又称对方为公子,雪姬心里的小算盘拨拉的是哗哗直响。

    “想来却是瞒不过公主,胸中自有定见,不愧是松浦家的黑姬君。”

    来人正是中枪坠河的刘少冲和闻信后日夜兼程赶过来的师姐——妙手医仙云梦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