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 第四章 第六节
    作者:夜天河字数:32392016/09/19

    第四章闺房定计(第六节)

    两位侍女应了声,来至囚车边,并未直接打开囚车,而是先将白色瓷瓶扔到白玉凤身边道:“女侠请先服下这松筋软骨散,我们姐妹俩才好为女侠打扮。”

    见朱丽叶和宝生舞两女仍未被释放,且两女囚车边也均站有两名女忍看护,白玉凤叹了口气,打开瓷瓶,将药丸吞下,不会药力即发作,但觉周身使不上点力气,内力运转也十分不畅,就是强行打开囚车后用六脉神剑能击倒二三人,也无甚大用。为今之计,只能暂且屈身就缚,等待另边的刘少冲等人处理掉偏营倭寇指挥官后能及时察觉,前来救援。

    确认药力真正发作后,樱子梅子两女打开囚车,将柔若无骨的白玉凤架了出来,先将她身上的白色长裙及内里的半透明纱制小衣亵裤尽数除去,露出白皙

    ∓mp;tere4

    绑肘部的绳子系在起,

    这样白玉凤的双臂反绑在背后呈“”形,肘部挨着捆到起,迫使她的双肩向后尽量张开,对丰满白嫩的乳房分外挺翘,乳头挺立如两颗红艳诱人的樱桃,梅子见状轻声笑,取出乳头夹夹住了白玉凤那香艳诱人的粉红色乳头。白玉凤的双纤纤玉手被如此绳缚铐锁,根本无法用手指去触碰绳结,凭她自己的力量是绝不可能脱绑的。接着梅子又拿过几根稍短点的绳子,先在白玉凤腰间缠绕几圈后打结,将根较粗但较短的阴茎棒“好先生”塞进了她那还未经人事的娇嫩蜜穴里,这根带有纹路的木制阴茎棒进入白玉凤的体内,就触碰到了机关,开始向内缓慢旋转,直进入到她的蜜穴深处,紧挨着那层象征女性贞洁的处女膜才停止。

    紧接着白玉凤感觉自己的后庭阵冰凉,不知道什么液体被汩汩注入进了她的肛门,直至小腹微微隆起,然后用个木制肛门塞给堵住,说是肛门塞,其实就是个比蜜穴内阴茎棒稍小些的假阳具。

    做好这切,樱子将白玉凤腰间余绳并拢,打了两个核桃般大小的绳结后,沿小腹向下从她的私处拉了过去,当绳结经过蜜穴和菊蕾时,强烈的刺激使得白玉凤忍不住发出了几声细微的呻吟声,樱子见状故意来回拉动了几下,使得白玉凤的蜜汁不断从被折磨的小穴中流淌出来。樱子把绳子向上从内侧穿过白玉凤后腰间的绳子,再向外用力拉,两个绳结死死卡住了白玉凤的蜜穴与肛门,刚好把阴茎棒和肛门塞卡住,私密之处被如此紧缚,内里又有如此淫靡之物作怪,白玉凤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缓慢摩擦着,试图缓解蜜穴和菊蕾处的骚痒,蜜汁不断的流淌出来。

    梅子脱下白玉凤脚上穿的锦鞋布袜,露出双娇美秀足,然后锁上佛郎机专门用来防止女性奴隶逃跑所使用的奴隶鞋,这奴隶鞋就是个钢制圆环,内衬毛皮护套,上有弯曲厚铁片,绵延到脚跟即止,在铁片下方铸有个小圆环,奴隶鞋锁在女奴隶的脚上后,由于圆环着力不稳,需分外小心才不会跌倒,更别说正常行走奔跑了,所以锁了这奴隶鞋,哪怕白玉凤会脚发六脉神剑,也无法自如使用。

    接着个钢制项圈被锁在了白玉凤的脖子上,上面条细长的锁链连到松浦雪子手中的手环上,虽然雪子公主直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个侍女将白玉凤白女侠以如此淫靡的姿态细细绑缚,但手上的火枪是刻不离,只要白玉凤有任何出格的异动,便扣动扳机。

    团白色棉布被塞进了白玉凤的小嘴里,接着个硕大的马具型口球也勒到了她的嘴上,马具型口球的皮带在脑后扣死,皮带上的眼罩正好罩住白玉凤的眼睛。然后只皮头套从她头上套下,在颈下用皮带扣好锁死。

    接着名女忍牵过台木驴,这木驴的形状就和真的驴子差不多,只是四只驴蹄换成了四个轮子。这几个轮子连着驴腹中的系列齿轮机关,最后连到驴背上放置的排球链。这球链上每个球都大如鸡卵,以西洋琉璃制成,通透光滑。只要这木驴移动,四个轮子带动齿轮机关,这驴背上的球链就会被牵引着前后移动。倘若此时驴背上坐着位女子,那她的私密处将会受到天下最淫荡最刺激的惩罚。而现在,美艳女侠白玉凤就要骑坐在这能令无数女性心惊胆颤又爱又怕的木驴刑具上,且由于双眼被蒙,白玉凤并不知道这木驴刑具已来到面前。

    樱子梅子两女将白玉凤架起来,双腿分开,骑放在木驴上,私密之处正好压在球链上,琉璃珠顶得白玉凤不断小幅度挣扎,不过被两女牢牢压制着。在木驴背部靠近驴尾的地方竖着个十字型架子,十字架的横木大概到白玉凤的腋窝位置,本来骑着木驴受刑的女子双手应反背身后架过十字架的横木,然后紧贴着十字架的竖杆往下垂,再用绳索进行捆绑。由于白玉凤已被严密绑缚好,所以就被牢牢地压靠在这十字架上,道道小指粗的麻绳把她的身体紧紧地捆缚在竖杆上,又在她的玉颈上缠了条丝巾,丝巾的另头拴在了十字架的交叉处,不至于窒息,但又不让她能够剧烈挣扎。

    白玉凤的小腿被向上折起,紧贴着大腿,然后用几道绳子把大腿和小腿绑缚在起后,又向上延伸,挂在了十字架的横木两头,打结系好,再从膝盖处各引出道绳子向下来

    ∓mp;“∓mp;“点0'1^b∓mp;“点e∓mp;“t^

    至木驴腹部系好。如此捆缚,使得白玉凤除了乖乖地骑坐在木驴上承受这淫荡酷刑外,别无它法。

    此刻,白玉凤的小穴和肛门里正插着两根粗壮异物。私密处给这两根带着许多疙瘩罗纹的东西插进来,已经是十分的难受。更何况,这两根假阳具在木驴背上球链的碰撞顶触下还在不停地抽动。

    “好了,本宫先行步,你们带着这位女侠回去,路好好照顾她。还有,记得从营后进入。”

    “是,公主。”

    松浦雪子将手环交给樱子,展开轻功向倭寇大营方向赶去。

    樱子和梅子对视眼,示意外围两名女忍上前,推动木驴。

    这动,骑在上面的白玉凤可受了罪,由于遵照松浦雪子令要“好好照顾”白女侠,故两名女忍推动速度并不均匀,时快时慢,有时还停上小会,再突然前进。相对地,那被轮子牵动的球链的移动速度自然也会不停变化。对此刻骑在上面的白玉凤来说,这种变速的摩擦抽动,比起那种匀速的摩擦抽动来,更加令人难受也更加刺激,因为她不知道身下的球链什么时候停,什么时候走,体内的假阳具肛门塞什么时候快什么时候慢,

    往往在她被抽插得正要达到高潮的时候,假阳具及球链的抽动速度反而逐渐减慢,甚至干脆停了下来,那种濒临高潮又落回谷底极度空虚的感觉简直要令这未经人事的女子发狂;可是有时候她刚刚被球链棒棒折磨达到高潮后,假阳具却越插越快,球链又越动越急,往往会在极短的时间里再度把她送上顶峰。坐上这木驴才个时辰左右,白玉凤就已经高潮了好几次,全身早已泻得筋疲力尽,没有绳索固定早就软倒掉地了。木驴的背上,满是她的淫水。可是,随着木驴的突然再次加速,她知道,她的又次高潮就要来临了。

    “呜呜呜呜!!!”

    白玉凤全身突然阵剧烈的抽搐,双目紧闭,被堵着的小嘴里发出了丝荡人心魄的呻吟声。这呻吟声,带着丝痛苦,但更多的是那飘飘欲仙后的满足。

    “呜呜嗯”

    随着高潮的逐渐平息,她的呻吟声也渐渐缓了下来。

    “看这妮子爽的,已经陷进去了。”

    “毕竟是坐在这鬼东西上,咱们这些姐妹都没有个不怕的,她这鲜嫩娇雏儿哪受得了。”

    耳边传来两名女忍的私语,白玉凤不由得满脸通红,幸而戴着头套,遮挡住了,不然岂不羞死。

    公子,你在哪里?凤儿落入囹圄,不单被裸身捆绑,又被这淫靡刑具淫辱折磨,公子你快点赶来救救凤儿吧。

    “呜?(不要,它又动起来了,啊我我受不了啦!哟慢点嗯快点再快点啊公子哦)呜呜呜呜!”

    海堰城东,被白玉凤寄予厚望的刘少冲、李红玉、丁蓉三人,却是遇到了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