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03)(节四)
    o可o获o得o最o新o网o址

    作者:夜天河

    字数:4115

    第三章力挽狂澜(第四节)

    不得不说黑衣人反应很快,闻声扬手向后打出两支手里剑,同时身形向前爆

    射而出,直扑向被一动不动禁锢着的柳如黛。

    看着越来越近、几乎伸手可得的美人,黑衣人不由得再次咧开了嘴,哪怕其

    余的几个都未到手,得了这一个尤物,也不枉此行奔波一趟。

    不过当他看见面前这美人嘴角也露出迷人微笑时,心下一惊,暗道不好,硬

    生生止住前冲之势,拧转身形躲向一旁,就听耳边呼呼风声,一面塔盾铺天盖地

    砸了下来,轰的一声巨响,刚才站立的地面被砸出一个丈宽大坑,但就像测

    量好的,大坑边缘,正好刚刚到柳如黛脚边,把她避让了开。

    还未等黑衣人站落地面,刘少冲拳风已到,一瞬间,黑衣人就感觉自己像一

    块被随意扔在草原上的卷边地毯,上面跑过了成百上千匹疾驰奔马,还都是钉了

    铁掌的那种。

    虽然柳如黛在笑着,但泪水却顺着眼角不停滑落。刘少冲不是那种脾气暴躁

    之人,而是那种很静很沉稳,一肚子墨水,一叠叠计划,不声不息就能挖坑埋人

    的少年,而这样的人一旦真正发怒,往往猛如烈火,势若惊雷,焚尽敌对的一切。

    刘少冲此时的状态,已经有些失控,尤其还是受了如此严重的伤。

    几息之间,黑衣人已经挨了不知多少拳,骨骼全断,内腑全碎,除了那颗被

    穿胸而过的手掌攥着的已经泛黑的心脏还保持着完好的形状。

    刘少冲缓了几缓,嘴角慢慢扯出笑容,哪怕鲜血正顺着嘴边成股流出,也依

    旧在笑着,我师傅曾经说过:男儿应谦谨,执言需践行,上对父母恩,下称

    妻子信,亲朋为所向,左右报所忠,怒发冲冠势,杀人盈野途,事毕拂尘去,功

    名于我无。他老人家一生治学,死的却如此凄惨,八十岁了,全身上下中了七

    刀,肠子散落满地,还想着保护邻居家的小栓子,可惜除了小栓子手上的串珠,

    也没再保住什幺。

    咽回一口血,刘少冲看着黑衣人渐渐无神的眼睛,继续说道:二百余村民,

    一个留下完好尸身的都没有,女子胸部下体尽数被割去,儿童被放入大锅煮食。

    能做出此等事,可谓是丧尽天良。所以你们,该死。

    手上一用力,捏爆了那颗黑心。

    从尸体腰间的口袋中拿出钥匙,刘少冲走到柳如黛身边打开了她身上这些锁

    具。

    少冲

    刘少冲没有言语,而是疾步回到板车边,伸手将几女手脚上的绳索镣铐解开。

    柳如黛匆匆穿好衣服,赶至刘少冲身边,就见他双目无神,脸色惨白,唇无

    血色,急忙伸手扶住了他。

    盾牌里有戚家军图,找

    撑着说完这句话,刘少冲喷出一口血,整个人登时软倒在柳如黛怀里。

    柳如黛立刻出手替刘少冲止血,又输入内力暂时压制他体内紊乱的内力,然

    后将少年放在板车上,吻了下他的额头,辛苦了少冲,先睡一下吧。

    在柳如黛的护卫下,众女带着神谷铃音和宝生舞回到海堰,在戚莹莹的接应

    下从后门悄悄进入总兵府。

    白玉凤、朱颖琼、秦香玉三女还好,丁蓉中了毒后一直未得到有效治疗,面

    色惨白,冷汗不住流下,待得在后堂站定,终于是挺不住栽倒下去,幸好朱颖琼

    见状不妙,及时出手扶住了她。

    白玉凤见状大惊,急忙问道:小师妹,你怎幺样?

    师姐我先前被神谷铃音的毒针所伤,倒翻在空趁血液倒流之际点

    住右手的穴道,只是<>左手</>受伤时人已正了过来封穴稍晚,方才疗伤之时运功

    逼住毒气本以为已无大碍,是以之后相搏时又动用了内力,岂料岂料这

    毒性十分诡异,刚刚突然强攻入脑,这下只怕要不成了!

    白玉凤听知道小师妹乃是医学的大行家,对自己伤情判断必定不会错误,见

    她如此情形,立时便要毒发身亡,一泓清泪登时夺眶而出!

    一旁的戚莹莹这时开口说道:白姑娘,你先莫要伤心,我倒知道一种法子

    或可暂救丁姑娘,只是需要你的六脉神剑相助!

    白玉凤听得此话顿时眼前一亮道:戚姑娘有什幺方法尽管说来,别说六脉

    神剑,便是要我以性命相抵,也是使得!

    戚莹莹微笑着道:这个却是不必,白姑娘只需抵住丁姑娘脚底的涌泉穴,

    以施展剑气的法门输入内力将她血液逼得加速流动,我自她头顶百会穴着手,使

    其血脉倒流,两厢运力或可把毒性排出手中的伤口!

    白玉凤喜道:好法子,我们这便动手罢!

    拖过一把椅子,在丁蓉对面坐好,脱下双足上的鞋袜,用秀美的大脚趾分别

    抵住丁蓉娇小纤柔的脚掌涌泉穴处,缓缓输入内力!

    戚莹莹除下左脚上的紫色绣鞋,内里未着罗袜,这一来便露出了一只雪白玲

    珑的小脚来,将秀足曲起默运功力,众女见她本是白皙柔嫩的脚心逐渐泛红慢慢

    变作粉色,又过得一会,周围扬起一圈白雾来,红色渐浓,到得最后晶莹如玉的

    脚心竟呈嫣红之色,娇艳之极!

    戚莹莹清啸一声,右足一点地面,飞身跃起,整个人如同一只小鸟轻轻落在

    丁蓉的头顶之上,左足趾尖正正点住百会穴,内力贯下,白玉凤见小师妹原本惨

    白的面色立时红润了起来,急忙加紧运功。

    一盏茶功夫,只听丁蓉双手掌心之中嗤嗤两声轻响,标出两股黑血来,开始

    色泽墨黑,后来却变成了鲜红色,戚莹莹见状与白玉凤交汇了一下眼色,同时收

    力,她自上飘落地面却毫不停留左脚迅速顶在丁蓉前胸膻中穴之上,将内力催入

    她体内,直到丁蓉娇哼一声悠悠醒转这才撤下脚掌,坐到一旁的木椅之上。

    丁蓉自昏迷中醒来,张开眼来只见众人满脸关切之色,白玉凤与戚莹莹坐在

    对面,笑吟吟地瞧着自己,回想起刚才毒发的情形,不禁懵然。

    白玉凤将刚才的经过向小师妹道出,这才恍然大悟,向戚莹莹点头示谢道:

    戚姑娘,多谢你啦!

    她与白玉凤同门情深,救援原是应当,戚莹莹却是朝廷命官,戚家军的重将,

    官拜副指挥那可是从三品的职位,身份显赫,日前才得以相识,似这般耗损内力

    相救,这份情可欠得大了,是以连忙道谢。

    戚莹莹微笑道:丁姑娘不必言谢,我刚来时身受重伤,原是仗你解救,现

    下大家只是扯了个直,谁都不用客气啦!

    停了一停又道:我自幼也曾习修医道,方才见这毒性诡异,竟连丁姑娘也

    无法克制,便猜想这毒药属性阴柔,偏生我练得烈阳功走得是刚猛路子,似乎正

    巧是它的克星,冒险一试,虽然得手,却是侥幸地很,丁姑娘身上这毒这会儿也

    只是勉强压制,要真正去除只怕还是非要解药不可,想到此节,我心中可甚是不

    安!

    丁蓉点头黯然道:戚姑娘说的是,这毒性的确十分阴狠,若要根除确实还

    需在十天之内服下解药,想那神谷铃音断然不肯轻易给予,不过此番大难不死,

    相信命中早有定数,各位也不必过于担心了!

    房中众女见她竟将生死看得如此淡泊,心下均是敬佩不已,白玉凤急道:

    小师妹你放心,做师姐的无论如何都要将这解药取来,救你性命!

    丁蓉凄然一笑,正待答话,就听一边照顾刘少冲躺下的柳如黛起身道:丁

    姑娘不必灰心,纵然那神谷铃音不欲交出解药,待得少冲醒来,自有办法为你逼

    毒,更何况少冲道破了北川飞影的真面目,想必她也不会在解药一事上纠缠不休。

    丁蓉暂时没了性命之忧,白玉凤的注意力自然转到刘少冲这边,就见她来至

    床前,对柳如黛说道:今夜如不是少冲和柳姐姐相助,我姊妹四人尽皆落入强

    寇之手,任其凌辱,玉凤这里先行拜谢。不知少冲情况怎样?

    三女见状,跟随白玉凤一起盈盈下拜。

    柳如黛忙起身相扶道:各位妹妹不必多礼,江湖儿女遇到这些倭寇,皆会

    出手,我和少冲也不例外。少冲内力损耗巨大,又受了那样的伤,虽然没有生命

    危险,但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何时醒来就不好说了。现下还是先把神谷铃音和宝

    生舞二人领来,问问解药之事。

    当下秦香玉出去将锁在仓房的两女带了上来,得知众女之意,神谷铃音眼神

    复杂地看了看白玉凤,之后对柳如黛道:这种毒是师北川飞影所制,属阴

    性,是由富士山脚下一阴生植物的果实,配合<>其他</>材料制成。它的解药所需要的

    主材,就在山的向阳一面,在当地十分普遍。

    白玉凤道:那解药可在你身上?

    神谷铃音摇了摇头,说道:除了解药,这种毒亦可由专门的功法解除,北

    川飞影即会此功,所以我们这次前来,并没有携带解药。丁姑娘虽然经你们治疗,

    眼下无碍,但明天黄昏时分,此毒便会再次发作,届时丁姑娘将全身瘫痪,如得

    不到真正有效的治疗,十日后,轻则成为废人,重则丧命。

    众女闻言不由一阵惊慌,倒是当事人丁蓉显得淡定如常。柳如黛玉手托腮思

    索了一会后,突然开口道:我倒是知道一种方法,可解丁姑娘体内之毒,同时

    也能治疗少冲的内伤,但是此法较为凶险,需征得丁姑娘同意,我想和丁姑

    娘单独说几句话。

    众女自然没有意见,又兼士兵报告说钦差来至,白玉凤便带着<>其他</>几女前去

    迎接,仍由秦香玉将被绳捆锁铐的两女带至仓房关押。

    od+ex≈os o.om待得众女离开,柳如黛上前拉过丁蓉的手,两位佳人一起坐在床前。

    柳姐姐,<>未知</>是什幺方法,可解我体内之毒。

    柳如黛闻言展眉一笑道:如少冲出马,自是功到病除。不过我先问一句,

    妹妹的身子已被少冲悉数看去,虽事急从权,但清白已失,不知妹妹是怎幺想的。

    丁蓉闻言面色一红,她本大家闺秀,遭此劫被强寇剥衣裸体捆绑,绝望之际

    被刘少冲搭救,虽男性贼寇尽没,但自己清白之躯被刘少冲看了个够也是事实。

    偷眼瞧了瞧仍然沉睡不醒的刘少冲,想起之前发生的种种,竟讷讷无声。

    柳如黛见状不由展颜一笑,道:其实妹子也算是没有了选择,幸好少冲样

    貌还好,武功不用说,品行也好,倒也不枉妹妹这样的可人委身于他。

    柳姐姐,不理你了。

    好好,我不说了。接下来就是重点,我虽然平复了少冲体内紊乱的内力,

    但没有一定的时间,他是无法苏醒的,而妹妹的情况又拖不得,姐姐我也有过类

    似的情况,当时也是幸得少冲相救脱险,目前也只能用他当时救我的方法来为妹

    妹逼毒。

    那

    柳如黛继续解释道:接下来是重点。少冲习过双修之法,但又与寻常不同,

    他的功法,需要女方身为处子,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用寸粗绳索以后<>高手</>五花

    绑和玉凤挂金宫两式捆缚,再用大绳吊置于施救人之上,待双方紧密相连

    后,少冲的双修功法会自动运转,妹妹你则需忍住各种刺激,将传过来的内力运

    至全身经脉,而后再传回少冲体内,这同时便会将你体内残余毒素由伤口逼出。

    而随着功法的运转,少冲的内伤也会更加快速的恢复。

    到此丁蓉俏脸已经嫣红欲滴了,不过却没有出言反对。

    妹妹如果同意,便由姐姐来施绑。柳如黛说着拿起先前放置在塔盾内的

    包袱,取出里面的两捆金丝缚凤索。

    -.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