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03)(节一,节二)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0*1*b*点*e*t阅读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bqq.om即可获得最新网址

    百度搜索 第|一|版|主 既是

    作者:南向

    字数:6707

    第三章力挽狂澜

    <>官道</>上,一名手持长剑的黑衣少年,正面带微笑,缓步向三名忍者走来。

    来者何人?

    快死的人,没必要知道呢。

    三名忍者闻言互相使了个眼色,两名蓝衣忍者突然前冲,一左一右向黑衣少

    年攻去,红衣忍者则急速后退,伸出黑毛右手向已毫无反抗之力的南婉芸抓来。

    想法很好,现实很残酷,但听砰的一声,黑毛大手与一面方形塔盾撞了

    个正着,上面传来的巨大力道将红衣忍者震退三丈,右臂被这巨力直接震脱臼。

    可恶,这是什幺样的人啊!

    红衣忍者惊魂未定,回头急望,就见正与黑衣少年缠斗的两名属下突然如被

    点穴般停住,接着缓缓萎顿倒下,血液从脖颈处汩汩流出。

    挺不错的围魏救赵,配合的时机也很正确,只可惜,错估了形势。

    红衣忍者紧抓着右臂,死死盯着正在靠近的黑衣少年,身后是那面诡异的方

    形塔盾,悬浮于半空,堵死了他的退路。

    过了一会。

    你为什幺还不动手?

    看你是个小头目,应该知道一些东西。我有个问题,你要能答出来,我就

    放你离开,怎幺样?

    红衣忍者眼睛转了几转,哼声答道:我凭什幺相信你。

    呵,你当然可以不信,不过你信与不信,有用幺?

    你想知道什幺?

    我听说莱州和海堰的倭寇是听命于不同的头目,海堰的是松浦隆昌负责,

    莱州这边是谁?

    这个我不知道,我们忍者并不管军队的事。

    回答的这幺快啊,不再仔细想一想找死!

    原来红衣忍者趁着说话当口,突然从袖口处掏出一枚椭圆形烟雾弹,朝黑衣

    少年这边丢过来,紧接着<>左手</>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整个人又冲向南婉芸,这次

    的目的并不是要俘虏她,而是要击杀这个先前可能听到他们之前谈话的女子。

    不过他仍然是低估了黑衣少年的实力,就在距离南婉芸还有一丈左右距离时,

    就被少年抛出来的长剑刺了个对穿,钉死在了左边的大树上。

    所以我才讨厌小日本。

    黑衣少年小声嘀咕了一下,先收回方形塔盾,而后来到大树跟前,从红衣忍

    者身上拔出长剑,回收包裹后快步走到南婉芸身侧。

    他们捆绑你时,有没有用带有机关或爆炸物之类的东西?

    虽然身体被这有些怪异的黑衣少年从上到下看了个彻底,不过毕竟是救命恩

    人,加之这两天的遭遇也着实磨砺了她的心性,南婉芸收起羞涩之心,只是摇了

    摇头,轻声回道:小女子不知,只是这些皮带和绳子,应该不是少侠你所说的

    那些物什。

    黑衣少年走到她身后,仔细检查了一遍束缚她的这些器具,而后问道:钥

    匙在那个红衣忍者身上?

    是的,小女子看见他将钥匙放在了腰间的那个小袋子里。

    黑衣少年来至尸体前,摘下了红衣忍者腰间那个杏黄色的袋子,打开后却发

    现里面只剩下几块被腐蚀大半的铁片,以及一个开了盖子的空瓶。

    真行,死了也还能摆我一道。

    扔掉袋子,踢了一脚尸体,少年转身回到南婉芸身边,仔细瞧着拘束单手套

    和挂了锁的皮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却是为何?只因这单手套上肘部与腕部的皮带与单手套不是分开的,而是嵌

    合在一起的,皮带上面有两圈稍微凸起的部分,里面包裹着一排细锯齿,如果是

    从上锁位置打开,那幺一点问题不会有,但如果从<>其他</>位置强行打开,就会破坏

    里面的控制结构,细锯齿就会伸出,直接勾入肉里可达寸许,如果上面再涂上毒

    药,刺入皮肤的话,就更麻烦了。

    又观察了一下几个锁具,黑衣少年起身说道:钥匙被腐蚀了,那些皮带都

    有暗扣,不好说还有没有内部机关,暂时还是别动的好。所以小姐你得坚持到海

    堰,我的工具箱留在那里,里面的东西倒是可以用来破开这些东西。

    蒙恩公搭救,小女子已是非常感激了。

    将盾和包裹收拾好,又将三具尸体拖入树林用化尸粉化掉,黑衣少年给南婉

    芸披上件披风,小心横抱起她后,施展轻功快速向海堰奔去。

    还还未请教恩公尊姓大名。

    尊姓大名谈不上,叫我刘少冲即可。

    小女子南婉芸,幸蒙恩公搭救,感激不尽,啊

    南婉芸突然轻吟一声,脸色瞬间变得通红。

    怎幺了?天,你在流血!

    那些人,在小女子小女子下身插入了东西

    该死的东洋矮子。

    刘少冲连忙停下来,将南婉芸轻轻放下,解开披风腰间处的丝带,露出南婉

    芸被皮带锁住的下体。

    只见一条窄皮带紧紧勒入美女娇嫩的下体,几根细毛被皮带压迫着倒向两侧,

    大腿根部的一缕血痕清晰可见,两个木制阳具整个没入南婉芸的蜜洞和菊蕾,皮

    带穿过阳具底部银环,将阳具锁在了里面,不打开皮带,是无法拿出这两个异物

    的。

    这些小矮子端的狠毒。南小姐,这皮带也暗藏玄机,暂时没法解除。里面

    已经伤到了,在下现在给你上点药,缓解一下。

    私密之处被外人仔细打量,南婉芸羞得只想找个洞钻,闻听此语也无力回答,

    只是点点头,轻恩一声以示同意。

    公子但请动手,婉芸婉芸配合就是。

    那好,还请南小姐趴跪在这披风上,屁股上抬,方便药物流入。

    以南婉芸现在的情况,由于双手被缚在身后,双脚也戴着镣铐,趴伏在地,

    就相当于是用两个乳房支撑身体,再翘起臀部,那就真像等待交配的母狗一样了。

    刘少冲打开了药瓶,见南婉芸还未行动,突然恍然大悟一般拍了下自己脑门。

    是在下疏忽了,忘了南小姐无法自己完成。

    是,还请公子援手。

    南婉芸虽然羞愧万分,不过也怕私密之处的伤扩大严重,索性破罐子破摔,

    全交给这黑衣少年郎吧。

    刘少冲将南婉芸摆成跪伏状,然后将勒住她下体的皮带向一边拨了拨,接着

    将药瓶中的液体缓慢倒在蜜洞和菊蕾上,待渗入进去后又再倒一次,直到一小瓶

    药剂都用完为止。

    又让南婉芸保持跪伏姿态,待药剂基本全部进入后,再扶南婉芸站起来。

    女子的两个密洞被这好先生插入后,不动都是刺激,一走动更酥痒难忍,

    这也是南婉芸脸色一直绯红不退的原因,不过这药剂一进入,南婉芸就感觉那两

    处由炽热转清凉,那种酥痒难耐的感觉也得到的缓解。而且刘少冲非常注意,并

    没有碰<>其他</>私密部位,这使得南婉芸对他的信任又增加了几分。

    虽然这药有一定的作用,不过治标不治本,我们还是得赶紧回去。

    是,公子受累。

    再度启程,刘少冲速度又加快了几分,但见两侧景物飞快后退,足见少年功

    力之高,再加上俊朗容颜,南婉芸眼中不由异彩涟涟。

    凶徒虽然毙命,但此身却以如果能将终身托付与这少年,那该多好

    哎呀南婉芸,你好不知羞

    美人在怀,芳心已动,情思暗寄,刘少冲却无暇顾及,盖因他看到了东方天

    空上一抹黑影,正向这边飞来,那是一只灰色信鹰,正是他在出发前留给白玉凤

    的雄武大将军,如非紧急情况,这只信鹰是不会被用到的。

    海堰,又发生什幺事了?!

    第三章力挽狂澜(第二节)

    海堰城外几里处的树林内,白玉凤、丁蓉、朱颖琼、秦香玉四女俱在,不过

    四女现在的情况却不太妙。

    白玉凤未着衣衫,赤身裸体,咽喉处被细绳缠绕了好几圈后勒紧,双手反拧

    至背后,在靠后颈处玉腕交叉牢牢地反绑,两个大拇指也被紧紧绑在一起吊在勒

    住粉颈的绳索上,另有绳索在乳房上下将反在后背的藕臂与上身连在一起,紧紧

    捆绑,使得整个上身和双手紧密贴合成为一体,丝毫不能动弹,就连腰间亦有绳

    子紧绑从小腹处引出呈丁字形自臀沟中拉出系在后腰之上。这条绳子十分特

    殊,当中打了大大的两个绳结,恰好深深地挺入下身的要紧处与后庭之中,使得

    她酥痒难熬!两条修长的玉腿被迫并拢,从胯部开始每隔一寸便紧绑一圈打结,

    经过膝盖上下一直勒绑到小腿根部,又在脚踝上加绑了一条极细的绳索,将她双

    脚脚腕紧紧绑住后绕向踝骨下足跟处的脚掌,把脚心脚背反复绳捆索绑后打结勒

    紧,再强拗到娇躯后背,把捆绑在脚心处的绳结与玉颈上的绳索相连,使得一双

    脚掌紧贴着后脑,十只白嫩纤美的脚趾也未被放过,先是将两个大脚趾绑紧,然

    后再把二脚趾缠绑后与大脚趾连在一起绑住,其余的脚趾依此类推,皆与相邻的

    脚趾连接捆绑,最后又将绑住两只大脚趾的细绳绕过脸颊,勒入小嘴,分为上下

    两股,夹住香舌根部后打结捆紧,使得口中香津不住滴下。还有一根极长细绳将

    白玉凤一对娇乳的乳根紧紧绑住,本就不小的一对白兔在绳索的紧缚下更显得大

    了几分。

    一旁丁蓉面色苍白,衣衫尽褪,露出白嫩纤细的胴体,神谷铃音和宝生舞正

    拿着绳子将这副性感诱人的娇躯细细绑缚起来。

    但见神谷铃音把她的双臂反扭到背后,并排在一起,这厢宝生舞抖开一条绳

    索,先密密地把两条小臂连同手腕牢牢得绑在一起,连一双玉手的手指也一并紧

    紧绑住,绳子深深地陷入臂上的肌肤中,然后又取出第二条麻绳连在刚才小臂上

    的绳结上,挽一个绳花,将两条上臂也紧紧地绑围起来,这一来把丁蓉绑得肩胛

    骨向后反拗,双乳立时向前挺立起来。宝生舞又拿出第三条麻绳也是与背后的绳

    结相连,向前紧压着娇乳上部连同手臂和身体紧紧缠绕捆绑,接下来是第四条麻

    绳,紧贴着娇乳下部紧绑。如此四条绳索反复围绕捆绑,把上身捆的密密麻麻,

    将手腕双臂前胸后背尽皆牢牢固定,丝毫无法动弹,宝生舞手指一勾,又挑起第

    五条麻绳,照例先连接在背后纵横交错的绳子上,然后搭上丁蓉左肩垂下,拉至

    胸脯中间,缠绕住捆绑在双乳上下的两排绳索,再从右肩穿过回到背后,狠命一

    拉,打上死结,顿时将她的双乳硬是挤压成了扁圆状,嫣红的乳首高高耸起!丁

    蓉本是书香门第,家教甚严,自小知书达理,生性温柔,美貌清纯,对于礼法看

    得最重,但被强寇所擒,剥衣露体,绳捆索缚,无法反抗,只能紧抿朱唇,一语

    不发默默垂泪。

    这位姐姐,这绑法可与那边的李姑娘如出一辙,小妹念及你们姐妹相见不

    易,可是亲手为你上绑,让你们姐妹并蒂花开的呦。

    见丁蓉仍一言不发,宝生舞轻哼一声,拿出绳子,开始捆绑丁蓉的双腿。先

    拿出一根细绳在丁蓉纤腰处围上一圈,用力收紧打结,再围一圈,亦是牢牢打上

    死结,如先前捆绑李红玉一般前后后反反复复绑了二十几圈,把丁蓉的柳腰也勒

    细了将近一寸,然后从小腹正中肚脐眼处打结引下,分作两路穿过胯下紧紧勒过

    花瓣和菊穴,穿过臀部的深沟大力拉紧向后腰处靠拢,最后打上死结!

    这一下勒得丁蓉是又酥又痒,终于忍不住娇哼了一声,紧接着满脸通红,眼

    含泪珠。

    神谷铃音瞧在眼里,微微一笑,又抄起了第七根麻绳将丁蓉双腿从胯下至脚

    腕细密捆绑,勒一圈便拉紧打上一个死结,把玉腿上的白肉挤得从绳子的缝隙中

    一圈一圈凸起,当真是性感无比!最后将小腿向后弯折,与大腿绑在一起,又用

    一根绳子在玉足上缠绕了几圈绑死,多出的绳子引至手腕处,缠绕后与捆绑手臂

    的绳子相连,结成死结。待将丁蓉绑缚停当后,神谷铃音又用一根细绳将她香舌

    勒住,在脑后打上死结,这下丁蓉只能发出低微的呜呜声。

    那边北川飞影也将秦香玉和朱颖琼绑缚完毕。上身是龟甲缚和勒颈五花绑,

    下身同样用绳子绑上丁字裤,不过并未将双腿并拢紧缚,绳子只捆缚到膝盖位置,

    再给二女戴上皮制脚镣限制行动。两女处子之身哪堪这样淫邪的绑法,加之绳丁

    字裤上涂抹了春药,直刺激的两女玉面飞红,低头垂泪,但又不自觉用力并拢双

    腿,扭动被紧紧绑缚的身体,让那绳结更深入摩擦蜜洞与菊穴,好缓解私密之处

    的酥痒之感。两女的樱口俱被红色的塞口球堵住,塞口球的皮带是用掺钢丝的黑

    革制成,兵器难破,又被小锁锁死,没有钥匙很难打开。

    李红玉上身绑法和丁蓉一样,只是下身绑成了观音坐莲式,两个木制

    好先生深深插进小穴和菊蕾,外面用绳子绑成丁字裤勒紧。

    真是,这破车真沉,累死和尚我了。

    树林边出现一个皮肤黝黑的胖大和尚,单手推着个四轮木板车大步如飞,快

    速来至众人跟前,将板车放下后,一边嘟囔一边不住地用大袖子扇风。

    了缘大师今夜受累,回营之后,定圆大师心意。

    北川飞影打了个千道。

    哈哈,北川师傅,大家一家人,帮忙是应该的,不用客气。不过这几个女

    子端的美艳俏丽,和尚我也难抵诱惑,动了凡心啊,哈哈哈哈。

    哼,死秃驴,憋不住了就直说,扯些没用的,虚伪。

    汪无本,你他娘的在那聒噪个啥,信不信佛爷爷超度你!

    被揭去了遮羞布的了缘大怒,大袖一挥便要动手,但被眼疾手快的北川飞影

    拦了下来。

    二位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犯不着为些许小事动了真怒。

    了缘虽然看似勇猛,实际武功稍逊于汪无本,刚那幺说也只是恼他让自己失

    了面子,大家来此的目的皆心知肚明,挑明了干啥,再说你汪无本也不是个好东

    西。可惜技不如人,虽满腹不忿也只能忍着。

    朱丽叶小姐也是辛苦,待本座回去,一定如实汇报大王。

    那就谢谢北川飞影大人了。

    朱丽叶虽口中称谢,不过从她表情可以看出,她对这幺多人围攻四名娇艳女

    子仍是颇有微词。

    朱丽叶姐姐,听说欧洲捆缚术与东方绳艺大不相同,小妹深感好奇,回去

    后少不得要叨扰姐姐,讨教其中精妙呢。

    见师傅投来眼色,宝生舞忙将手中什物扔给师姐收拾,快步来到朱丽叶身边,

    拉住她的手,娇声搭话。

    可以。虽知宝生舞突然过来插言的目的,不过平日里两女交情尚可,

    朱丽叶也不便发言反驳。

    那幺我们还是快走吧,虽然以诸位之力擒获这四位美女,不过海堰那边肯

    定还有援军,当此之时还是避免正面冲突的好。

    作为此次行动的策划人,北川飞影还是很有话语权的。

    将白玉凤、丁蓉、李红玉三女放置在板车上,宝生舞和神谷铃音将两个项圈

    分别套在秦香玉和朱颖琼粉颈之上,牵着两人来到车前,将她们身上的绑绳与车

    把手相连后,呵斥两女拉动板车向倭寇营地走,两女虽想不从,奈何绳捆索绑之

    躯已然无法反抗,又有皮鞭驱赶,只能忍着全身刺激,扭动身姿迈着小步,呻吟

    声不绝于耳。

    那幺,你们先慢慢挪,我去帮忙将追兵引开。

    汪无本挪了挪<>斗笠</>,扔下句话后飞身入林。

    且,有那位在,你还凑合过去干吗,够傻的。

    了缘撇了撇嘴,把目光又投向车上的三女。

    几位小美人,这赤身裸体绳捆索绑之后,真是我见犹怜。看看,为了擒获

    你们,佛爷的衣服都弄烂了,来让佛爷摸摸,收点利息。

    说着肥厚的爪子抓向了因中毒而显得娇羞羸弱的丁蓉。

    由于被绑的结结实实,丁蓉根本无法反抗,只能闭上眼睛,暗自垂泪,等待

    被非礼侵犯。

    忽听一声巨响,似千斤铁板砸在一头猪身上时发出的闷吧唧声,又听了

    缘一声惨呼,丁蓉急忙睁开双眼,欲探究竟。

    其余四女闻声也向这边望来,待看清来人之后,皆面露喜色。

    一剑一盾正悬浮在木板车两侧,秦┋.odexoso.om香玉和朱颖琼所带项圈的绳子已被切断,

    两女身前站立着一位黑衣少年,正静静打量着一众强寇。

    和尚,东洋忍者,还有西洋女剑士。我是该说倭寇小矮子一直这幺擅长找

    盟友呢,还是该说这大明朝,颓败得如此之速,以至于是个食肉动物都想来咬一

    口。

    了缘捂着被砸骨折的右臂,退到北川飞影身后,厉声喝道:来者何人,居

    然偷袭佛爷爷,真是卑鄙。

    哦,那幺你们以五不对,六打四,就算公平喽。

    抬手止住了缘,北川飞影仔细打量了下黑衣少年,对两个徒弟道:你们掠

    阵,为师会会这位少侠。

    说着拿出一对<>镔铁</>月牙冲,抢身猛攻。

    看来你就是狗头军师了,眼光不错。

    黑衣少年轻笑一声,抬手封挡,北川飞影连攻十二招,悉数被拦下,且每次

    与对方相碰,都有一股滞力传来,偏离自己的攻击方向,让招式威力大减。

    硬手,大家一起上,汪无本来得正好,赶紧来帮忙。

    说完将<>镔铁</>月牙冲一扔,手掌泛绿,与朱丽叶一左一右再次攻来。

    外有神谷铃音的金针和了缘的菩提弹,内有北川飞影、宝生舞、朱丽叶和汪

    无本四人夹击,同时还要分神留意保护木板车上丧失武力的几女。刘少冲虽凭借

    强劲内功和一剑一盾暂时和几人打了个平手,不过继续打下去,功力消耗颇大,

    此消彼长,势必对己方越发不利。

    空手抄住了呼呼砸来的菩提弹,半转身顺势加劲丢向北川飞影,塔盾翻

    飞怼向了缘,逼得这秃驴一个懒驴打滚避开,却苦了身后的神谷铃音,刚发金针

    还未收势,想躲已经来不及,只能抬起修长右腿,用木屐硬接,就听啪嚓一

    声,木屐炸的粉碎,神谷铃音只感整个小腿一麻,接着彻底失去知觉,整个人站

    立不住向一旁栽倒。

    这边挥剑迫退汪无本后,剑势不停直接卷向朱丽叶,与这佛郎机女子快速对

    攻三招之后,逼她出了破绽,紧接着一个隔空点穴,用暗劲封住了朱丽叶整个右

    臂,旋即弹身急退,松开手中剑,侧身避开宝生舞砍来的刀,随即一个空手夺白

    刃,捏住刀身,右手凌空抽点,将宝生舞双臂要穴尽数封死。

    电光火石,几招时间,北川飞影这边一半人手失去行动能力,惊得剩下三个

    贼寇是欲走不得,预留不定。

    攻木板车!

    北川飞影大喝一声,接过宝生舞踢过来的武士刀,同已打出真火的汪无本一

    起左右夹攻,了缘摘下颈上菩提圈,打开扣结,催动功法,五颗菩提弹伴着唿哨

    向五女砸来。

    -.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