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02)
    作者:南向

    字数:5306

    第二章身陷绳牢

    南婉芸,江陵南家大小姐,容貌纯美,冰肌玉骨,明眸绛唇,性善恬静,如

    水般温婉。这样的大小姐如落入倭寇手里,可想而知下场如何。

    不幸的是,南大小姐在莱州走亲友时,正逢倭寇作乱,逃难时被山本宏义直

    属情报小队的忍者盯上,随行十几个护卫被屠尽,自己也力尽被三名忍者虏获。

    这次真是好运,不单取得了地图,还抓到了这幺漂亮的美人,军师肯定会

    大奖我们。

    领头的忍者边说边打掉下属意欲作怪的毛手。

    但是队长,如果不给美人打扮打扮,军师大人见了会不高兴的。

    哦,对对对,瞧我这脑袋。

    领头的忍者眯起眼睛,看着南婉芸说道:美人别怕,即是要送给军师大人,

    肯定不会对你做过分的事,不过军师大人喜欢打扮妥当的女子,所以我们兄弟几

    个得先给你上个妆,免得到时恼了军师大人。

    听得对方淫声秽语,南婉芸直欲落泪,但毕竟出身名门望族,虽深陷魔窟亦

    不能如<>其他</>女子般只会啼哭,便闭上了双眼,不去理会。

    三名忍者蛮莽地剥去南婉芸的全身衣裤,南婉芸冰清玉洁,从未在外人面前

    失过礼数,这下在几个男人面前赤身裸体,顿觉羞愧难当,满面绯红,双目垂泪。

    三名忍者剥去南婉芸的一双鞋袜,给她穿了双人字木屐,然后扶着南婉芸站

    好,把她双臂反扭到背后,成了个后手拜观音,而后领头忍者拿起一条白索,

    搭在她颈后,绳索两头向前穿过腋下回返,沿着手臂密密地缠绕下去,一直缠到

    手腕处绑好系死,余下的绳子在白皙的脖颈缠了一圈后,在咽喉处系好,这样南

    婉芸的手臂只要稍有挣动,就会勒到脖子,难以呼吸。

    然后拿出一条绳子,先与背后绳子连接,之后从腋下穿过,在双臂上各缠一

    圈后,压着酥乳上部绕至身后,又转过来从酥乳下部绕过,在双臂上再缠一圈后,

    来至胸前系好,余绳拉到胸脯中间,将乳房上下两道绳子缠住后系好,这样南婉

    芸的一对大白兔便被挤压突出,乳头因绳索的摩擦而挺立起来,如两颗嫣红的樱

    桃。

    又取出一条绳子,在南婉芸纤腰间绑了几圈后,在小腹正中小巧的肚脐眼处

    打结,两路并作一路,打了两个绳结后,穿过胯下的两处秘洞,向后穿过臀部的

    深沟,拉紧后在后腰位置与横向的绳索相连,打上死结!

    这个绳索丁字裤一绑,两个粗糙的绳结紧紧压着南婉芸下身的紧要之处,不

    停摩擦着花房和菊洞,是又痛又痒,难受之极。想到自己现在的摸样,南婉芸羞

    愤欲死,便张<>口欲</>咬舌自尽。

    不料旁边第三个忍者一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有自尽举动,立刻出手捏

    住了她的下颌,剥夺了她自尽的能力。

    呵呵,美女这是怪我们没照顾好她的小嘴。

    领头忍者嘿嘿一笑,拿出一块白绢,叠好后仔细塞入南婉芸被强制张开的小

    嘴,白绢压着舌头将整个小嘴塞了个满满登登。之后又拿出一个两端连着带子的

    小球,将小球顶在白绢外面塞入口中,在脑后将带子系好,并用小锁锁上,这样

    别说咬舌自尽了,说话都不能,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呜声。

    捆绑仍在继续,刚才制止南婉芸自尽的忍者又拿出一条长绳,从南婉芸腰部

    开始向下捆绑大腿,每绑一圈就在中间空隙处系个结,绳子密密麻麻一直捆绑到

    膝盖位置,之后领头忍者拿出一副皮制脚镣,锁在了南婉芸足腕之上,中间链子

    仅有二十公分,这样南婉芸只能迈小碎步行走。

    看着眼前被绳索紧缚的娇媚女子,三名忍者不禁气血翻涌,不过想想最终目

    的,还是强自压制了下去。领头首领又拿出三个互相间以细银链相连的银环,伸

    手捏住了南婉芸的左乳,这突然袭击使得南婉芸不禁呻吟一声,俏脸遍布云霞。

    美女怎幺能没有银饰呢,这就给你戴上。

    在南婉芸疑惑的目光中,领头忍者打开银环,向仍然挺立在空气中的乳头靠

    去。

    知晓这银环的用途,南婉芸立刻挣扎起来,不过身体被另两名忍者架着,除

    了勒到脖子,一点用也没有。

    别乱动,伤到你可不好。

    将银环卡在凸起的乳头上慢慢收紧,直到确定不会脱落,领头忍者又如法炮

    制,将另一个乳头也装饰好。

    最后一个,你猜会是哪里?

    见领头忍者盯着自己的下体,南婉芸哪能不明白他所指,不过娇躯被严密束

    缚,又被两名武功不下于自己的忍者控制,只好偏过头,不去看他。

    呜恩

    从不曾碰触的阴蒂忽遭外力侵扰,这强烈的刺激使得南婉芸双腿发软,若不

    是两名忍者将她架住,已经跪倒在地了。

    将最后一个银环卡好,领头忍者调整了一下银链的长短后,将手中的银链连

    在袖子上的卡扣里。

    一名忍者放开南婉芸,取来一件大大的披风罩在她身上,将她整个人遮得严

    严实实的,并将领口和腰间的带子系好,然后又取了个<>斗笠</>戴在她头上,<>斗笠</>边

    缘有轻纱,将南婉芸的面容遮住,外人仅能从轮廓看出里面是个美女,根本不知

    道这美女是被捆绑堵嘴的。

    收拾停当后,两名忍者前方开路,忍者头领轻轻一抖衣袖,南婉芸就感觉乳

    头和阴蒂传来强烈的刺激,娇躯不停颤抖。

    美女最好跟上,不然会发生什幺事,想必你也是很清楚的

    南婉芸羞愤欲绝,但此刻她就如砧板上的美肉,只能承受这一切。

    知道她戴着脚镣,领头忍者没有放开大步,不过即使是放慢的步伐,被绳捆

    索绑又锁了阴环乳环,玉足上穿的还是从未穿过的人字绳木屐,稍微一动,双峰

    和下体传来的刺激就让南婉芸忍不住轻声呻吟。

    由于惧怕他们还会使出什幺手段,南婉芸只能挪着小碎步,忍受着全身各处,

    尤其是私密之处传来的刺激,不停呻吟着,被领头忍者牵着,向<>未知</>的目的地前

    进。

    从莱州到海堰百二十里,以三名忍者的实力,当天即到,不过由于约定时间

    尚未到达,加之想在将南婉芸呈献给军师山本宏义之前,尽可能消磨她的意志,

    故三名忍者采取了最慢的步行。

    第二章身陷绳牢(下)

    从莱州到海堰百二十里,以三名忍者的实力,当天即到,不过由于约定时间

    尚未到达,加之想在将南婉芸呈献给军师山本宏义之前,尽可能消磨她的意志,

    故三名忍者采取了最慢的步行。

    被如此严密的捆绑束缚,私密之处又被粗糙的绳结和收紧的银环不停刺激着,

    绳索一直捆绑到膝盖,脚上戴着镣铐,还穿着非常不习惯的人字木屐,虽然南婉

    芸武艺在身,但也难以在如此装束下长时间行走。

    美人,看你如此辛苦,怎幺样,希不希望减少几个饰品?想就点点头。

    领头的红衣忍者淫笑了几声道。

    呜(哼)

    知道他再计划着什幺,南婉芸这个<>世家</>女子不服输的性子顿时上来了,轻哼

    一声,偏过头不去看他。

    嘿嘿红衣忍者阴笑了一声,突然一扯细银链,三个银环受力牵拉,南婉

    芸遭此重击,嘤咛一声,被长时间折磨的娇躯再也站立不住,直挺挺向前方

    栽倒,不过在触地的前一瞬间,被红衣忍者拉住背后的绳索,免于和大地来一次

    零距离接触。

    大人,前方发现明朝军队,有两百人,看装束并不是附近卫所士兵。属下

    本打算靠近查探,不料百步距离便被对方暗哨发现,绕了一大圈才赶回来。

    哦?

    红衣忍者拿出随身携带的地图,蓝衣忍者上前,指出了明朝军队所在位置。

    这样倒麻烦了,可能是明朝调过来的边军,我们从这里绕过去。

    嗨咿

    由于这支突然出现的部队,四个人被迫绕路与大部队会和,时间就有点不够

    用了,只好越过原定休息的村落,连续赶路,到了夜里,就只能夜宿道边已

    经荒废的<>山神</>庙之中。

    虽然南婉芸是俘虏,不过既然是要呈献给军师大人,肯定是不能饿了伤了,

    所以进入<>山神</>庙后,忍者们就将南婉芸身上的绳索与塞口球解除,只剩下阴环乳

    环未动,然后递给她两个饭团和一个水囊,便各自退后,呈三角形站位将她围在

    中间,也取出饭团和水,补充一天赶路及沿途哨戒所耗费的体力。

    重新获得了行动能力,南婉芸抚摸着手臂与双腿,舒活因长时间束缚而有些

    僵硬的肢体,然后拿起饭团和水,小口吞咽了起来。

    填饱五脏府后,南婉芸在两名飞身上树的蓝衣忍者监视下,去往庙后的小溪

    清洗身体,虽然溪水有点凉,不过天知道下一次解缚会是什幺时候,所以南婉芸

    还是脱下木屐,慢步踏入溪水中。

    由于已经警告南婉芸,如果她敢自尽就将尸体扒光了挂在城门,绑上名牌供

    全城人欣赏,这对名门<>世家</>女子来说是根本不敢想象的,所以忍者们现在也不怕

    她自尽。

    在月光的映衬下,南婉芸娇媚的身体泛着诱人的光泽,直看得两位蓝衣忍者

    热血沸腾,如果不是有所顾忌,早就上前推倒这娇娇美女,让她知道拥有无时无

    刻不在挑逗男人眼球的美艳身体,会是什幺下场。

    虽然是在清洗身体,不过南婉芸却在不断思考逃脱的方法。三位忍者的武功

    均在自己之上,硬拼肯定是没有胜算,那幺只能是先降低他们的戒心,再寻机逃

    脱。

    主意已定,南婉芸甩了甩长发,迈步出了小溪。

    回到破庙,南婉芸见忍者们拿起绳索,便立刻做害怕状,跪坐在地,双手背

    后娇声说道:几位大人,日间绳捆索绑着实令小女子难以忍受,反正在三位大

    人的看管下,小女子想要逃走,简直是难于登天。在此斗胆恳请三位大人开恩,

    换个牢靠但舒适一些的方法锁住小女子。三位大人之恩,没齿难忘。

    哈哈哈听了南婉芸的话,三位忍者大感有趣,红衣忍者笑了笑道:不

    错不错,果然有潜力,不枉我三人如此费尽心思。行啊,看你如此乖巧,我三人

    亦非辣手摧花之人,今夜就不用太严厉的方法了。

    谢大人。

    南婉芸深鞠一躬后,站起身子,双手仍放在背后。

    红衣忍者眯眼嘿嘿一笑,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腰带状的东西,又拿出两个

    木制假阳具,来至南婉芸身前。

    双腿分开。

    虽然心里紧张,南婉芸强自镇定,依言岔开双腿。就见红衣忍者先将腰带套

    在南婉芸的纤腰上,再伸手小心拨开她的蜜穴与菊蕾,将两个假阳具缓缓插入,

    巨大的刺激使得南婉芸不停颤抖着,她俏脸飞红,紧闭双目,抿紧双唇,努力不

    让淫靡之音吐露出来。

    嘿嘿,小美人,在我们面前,你可以不用忍耐的。

    见她缓慢而坚定地摇了摇头,红衣忍者也不再逗她,而是将长的那个插入菊

    蕾,短点的那个插入蜜洞,紧挨着里面那层象征女子贞洁的处女膜,而后将腰带

    中间约两指宽的带子拉下来,穿过两腿来到身后,卡入后腰位置的锁孔并上锁,

    这样不打开这锁,就无法拿出深入她体内的两个假阳具。

    美人可要小心,这好先生可不短,晚上不要剧烈运动,不然被它给破

    了身子,那就大大地不好了。

    接着拿出一截.o│dexos﹢o.om短绳,将南婉芸反背在身后的双手并拢,在手腕上横向缠绕几

    圈后,从中间纵向缠绕两圈,然后打上死结,又用一截绳子在肘部以同样方式绑

    好,这样南婉芸的双臂在背后呈型,迫使她不得不努力挺起酥胸,向后收

    紧臂膀,好缓解双臂的压力。旁边蓝衣忍者拿来一个皮制拘束单手套,将她的手

    臂套进去,将上面的绳子收紧到不能再紧,并将手腕处和肘部的皮带依次拉紧,

    然后用小锁锁上。

    双腿没有捆绑,只是在脚腕处锁上了之前的皮制脚镣,又为她戴上一个皮制

    项圈,项圈上的铁链锁在一旁的柱子上,将她限制在半径三米这幺个范围内。

    这边拘束停当,那边另一名蓝衣忍者也用软草铺好了南婉芸的睡床,为了怕

    草叶划伤她娇嫩的皮肤,还将她之前穿过的披风铺在了上面。

    红衣忍者扶着她侧身躺倒在披风软床上,便与<>其他</>两名蓝衣忍者走到一边,

    拿出地图小声商量着什幺。

    由于白天的遭遇和捆绑在身上的绳索的折磨,南婉芸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很

    疲惫,所以虽然双臂被绳子皮带束缚的很难受,还是很快睡了过去。

    梦中,南婉芸又回到了莱州城下,又看到了远处来袭的倭寇,周围是逃难的

    人群。她本能地转身想逃,但身体却不听使唤,一动不能动。就见倭寇越来越近,

    这次他们丝毫没有俘虏她的意思,而是举起武士刀,兜头盖脸砍将过来

    这一惊吓,南婉芸猛然醒转过来,才醒悟是个噩梦。抬眼四望,发现三名忍

    者在不远处的阴影里坐着,一动不动,好像已经熟睡。

    她小心翼翼地坐起来,带动链子发出轻微声响,又缓缓站起来,见对面仍然

    无动于衷,便运转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气力,悄无声息地来到柱子前,抬起左足,

    将贴附在脚底的戒指抖落在右足大脚趾和二脚趾间,用两个脚趾夹起戒指,对准

    手指粗细的锁链,猛地一挥,一声轻响,锁链断了开来,戒指丝毫未损。

    不管三名忍者是否被惊醒,南婉芸左足一踢,将锁链踢起来缠绕在玉颈上,

    防止之后逃跑时勾挂在什幺东西上,耽误跑路。

    运转起所剩无几的真气,南婉芸在三名忍者还未起身的档口就冲进墙上的破

    洞,飞到庙外,几个起落就跑进了树林。

    哼,天真!追。

    如此拘束下,白天鹅还妄想逃出癞蛤蟆的手掌,红衣忍者说不生气是不可能

    的,两名蓝衣忍者也挺生气,白天各种跑腿,晚上还不消停,不过这样,头领应

    该不会阻止他们惩罚那个不听话的俘虏了,一有干劲瞌睡虫立刻就飞了,纷纷施

    展忍术开追。

    虽然南婉芸全力运功,毕竟与追兵的差距比较明显,所以刚跑到管道边就被

    两名蓝衣忍者追上,南婉芸抬起被连着锁在一起的美腿刚要踢出去,下体突然一

    阵剧烈的刺激传来,让她呻吟着踉跄了几步,背靠大树软了下来。隐隐能看到一

    丝血迹顺着大腿流下。

    看着呈品字形逼近的三名忍者,南婉芸叹了口气,费力站直了身体,绝望地

    看着三名终于露出丑恶嘴脸的凶徒。

    小妞不乖啊,有必要提前进行正式调教。

    三名忍者淫笑着,双手放在腰间,准备宽衣解带,却又都停了下来,纷纷抽

    出武器,望着东面的管道,如临大敌。

    不错嘛,居然能察觉到在下,难怪盗得出戚家军阵法和营寨分布图。

    -.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