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01)
    作者:南向字数:3040

    第一章屠神现世

    明初开始,倭寇对中国沿海进行侵扰,从辽东、山东到广东漫长的海岸线上,岛寇倭夷,到处剽掠,沿海居民深受其害。

    明初时筑海上十六城,籍民为兵,以防倭寇,取得了一些成效。至嘉靖时,倭寇又猖獗起来,并与中国海盗相勾结,对闽、浙沿海地区侵扰如故。

    夜已深沉,本该是万家安歇之时,但莱州西北一处小村此刻却被大火包围,赤焰熊熊,黑烟滚滚。

    村头大道上,一黑衣少年手提长剑,看着已被烈火吞噬入腹的村落及遇害的几十户原住民,表情平静。身后,躺着杀人放火的元凶共五十三人,他们的头颅被堆放在岔路口,正大睁着眼睛望着他们所犯下的罪,可惜不再有机会忏悔。

    “师傅,您走好。徒儿会大开杀戒,前方哪怕是十八层地狱,徒儿,也要杀开一条通天大道。”

    少年向仍在燃烧的村子拜了三拜,又回身遥向西北拜了三拜,手挽剑花,甩去上面还未凝固的兽血,接着回剑入鞘,向登州方向走去。

    海堰,总兵白醒遇刺后的第二天,白醒之女白玉凤辞别母亲,正往帅府走去,就见面前一传令兵急速跑至,来至身前拜道:“禀白小姐,有一武林人士前来拜访白总兵,秦、李二位将军名小人前来通报小姐,让小姐尽快赶去。”

    白玉凤暗暗称奇,这是何人来至,能让两位将军一齐迎接。心下好奇,脚步也就加快了一些。

    来至帅府,得知三人已去往父亲灵房,白玉凤立即赶了过去。

    见白玉凤到来,秦、李两位将军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发声,而是依旧紧张地看着那位正给白醒检查的黑衣少年。

    难道这位就是那个武林人士?他在探查父亲的死因?!因两位将军并无反对,白玉凤也就耐着性子,屏声静气等着。

    只见少年右手搭在白醒总兵的肩头,然后沿着胸口向下至腹部,之后停留了一会,但见白光绽现,听得叮的一声,一枚金针从老将军下身飞出,跌落在地上。

    少年回手停功,抬左手擦去额头上细细汗珠,对着秦、李二位将军一拱手道:“幸不辱命。”

    “少侠辛苦。”

    见得少年出手,秦、李二位将军不敢怠慢,忙抬手还礼。

    “这位想必就是白小姐了,在下刘少冲,祖籍辽东,来此只为诛杀城外倭寇。”

    白玉凤亦是颇敬佩其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功力,急忙施礼,而后起身道:“敢问刘少侠,来此除倭,可是有什么缘由?”

    “在下前日拜望家师,发现其所在的村子遭到倭寇洗劫,连家师在内二百余村民全部遇害,儿童遭食,妇女遭凌,在下虽草莽之人,但也一身血性,此等禽兽,当以雷霆之势,尽数除之。方慰遇害百姓在天之灵。”

    虽惊于对方身上隐隐显现的煞气,不过鉴于海堰当前形势,白玉凤还是同意了刘少冲的请求,让其先在自己身边担任助手。

    是夜三更,帅府大堂之上灯火灰暗,只有帅案之上点着盏小灯,白玉凤端坐在椅上,单手托腮双目闭合,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看着已然睡去,旁边站着一个妙龄少女,身材纤弱,穿着淡绿色的衣装,甚是清丽淡雅,唯独秀气的小脸上下垂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坚毅愤恨的神情,这正是李朝义老将军的次女李红玉。李朝义老年得此女,从小全家宠爱有加,因是将门之后,故取此名希望能像宋朝名将梁红玉一般成为巾帼女杰,李红玉倒也十分争气,自小习文练武,一副娇滴滴的摸样,倒有着一身不俗的好武艺!今日得知长兄李英阵亡,悲痛之极,请得将令,陪伴在玉凤身边,以期擒获刺客为兄长报仇!

    坐在椅上的白玉凤自然是装睡,心中却是思绪万千,昨夜便在此地陪伴父亲,现下却已阴阳两隔,可怜自小离家只相聚了短短数日。

    城外的倭寇虎视眈眈,自己领军抗敌又必须表现出沉着镇定的摸样,满胸的悲苦一直无从宣泄,幸好现今破了刺客杀人的秘密,又喜获强援。盼只盼那人早点到来,若得以生擒此人必然要好好折辱,加倍还报,方稍解恨……

    正自沉思,忽见隐身侧房的刘少冲推门而出,疾步走到大堂之上,右手拔剑点地,但听“轰”的一声,砖石破裂,碎片断石中,一条黑色人影从地下急窜而上,飞向大堂顶上的房梁,但才至一半,人影就如撞见透明屏障一般反弹回了地面。

    正待要动,白玉凤在旁已一足点出,足尖虽然未到,但耳畔尽是嗤嗤之声,端的是剑气纵横,她刚才在地道之中已被强大气劲震的七荤八素,知晓厉害,立即用尽所有功力左手格出,不想玉凤脚踝一转,挡了个空,剑气仍是扑鼻而来,慌忙中身形一矮,却被李红玉的峨嵋刺刺个正着,“噗”的一声没入左肩,活生生钉在了身后的柱子上,这一边将头一侧,六脉神剑的剑气已至,只来得及勉强把头一转,蒙在脸上以及包着头部的黑巾随风而裂!

    这黑巾一断,一头乌黑的秀发立时散落下来,刺客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一对纤细弯曲的眉毛下长着一双黑如点漆的眼睛,小巧的鼻梁鼻尖微翘,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瓜子形的脸上被剑气割出条淡淡的血痕,因为疼痛稍稍有点扭曲,但仍掩不住精巧的五官和雪白的肌肤,容貌极为娇美,并不输于白、李两女。白玉凤和李红玉齐齐一怔,这卑鄙阴毒的暗杀者竟然会是一个绝色少女!

    “不想死的话,最好别动。”

    见少女还想顽抗,一直未再出手的刘少冲冷声说道。

    摄于其武功,少女举手捂肩,停下身形,沉默不语。

    “我有个问题,你答了,便放你离去。”

    一旁李红玉闻声刚要开口,被白玉凤抬手阻止。

    少女低声道:“我为什么信你?”

    刘少冲话音转沉,轻哼一声道“你可以不信,但你没有选择。”

    少女点了点头,扬声问道“什么问题?”

    “莱州方向,倭寇的指挥是谁?兵力多少?”

    少女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实不知。”

    话音未落,顿觉身上竟一丝力气也无,娇躯竟软绵绵倒在地上,而且一股劲气正向气海穴涌去。少女大睁着眼睛,死死盯着面前仗剑而立的刘少冲。

    “放心,死不了。在下还不至于做这等无品之事。不过你未答上在下的问题,就先留在这里吧。”

    果如刘少冲所言,劲气在到达气海穴前忽然尽数隐去,仿佛从不存在一般。

    惊于面前这黑衣少年的武功,少女叹了口气道:“我叫宝生舞!今日技不如人,被擒于此,也是应当,但若不杀我,它日你必后悔莫及!”

    “呵呵,这话,你师父北川飞影尚且不敢说,你这女娃口气倒大得很呐。”

    被道破来历,宝生舞瞪大眼睛紧紧盯着刘少冲,仿佛要把他的相貌牢牢刻印在脑海中。

    “白小姐,人犯已经拿下,现交给你处置。”

    “哼,自己也还是个毛头小子,说话却老气横秋的。”李红玉取回自己的峨眉刺,见刘少冲已离开大堂,撇撇嘴回到白玉凤身前哼声说道。

    “红玉”,白玉凤止住李红玉,吩咐军士将宝生舞捆绑在大堂中央(捆绑细节可参看原荡寇志,本白在此不再赘述),便领着李红玉来至自己闺房。

    “凤姐姐,今晚你怎么一直顺着那人啊?”

    李红玉撅起小嘴,坐在白玉凤身边,拉着她的手撒娇道。

    “小玉,你难道没发现,刘公子比咱们更厌恶倭寇么?刚才他虽然那样说,其实是动了杀机的,不过可能为了某些目的,才没有动手。”

    “杀机?那还说要放了那女杀手!”

    “傻红玉,难道没看出他是要放长线钓大鱼么?”

    “姐姐倒是很赏识他呢,还封他做你的副手。”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白玉凤粉脸微红,见李红玉没有注意,急忙深吸几口气,照着她那丰满的臀部拍了一下,“小妮子,就你话多。”

    “咯咯,姐姐居然打我屁股,我也要打回来。”

    不提姐妹俩打闹在一起,单说刘少冲回到自己屋子后,略一歇息,从包袱里拿了个物件,出屋和秦老将军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运起轻功来至城外倭寇军营,停在军营外一棵枝叶茂密的大树上,略一打量远处的倭寇军营,便伸手入怀,掏出那个物件,原来是个单筒西洋镜,又从左到右观察了一遍后,将西洋镜收缩放好,微皱眉头离开藏身大树,返回海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