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经典其他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 >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 第四章 第四节
    <bod sroll=to>

    作者:夜天河

    字数:35922016/09/05

    第四章 闺房定计(第四节)

    白璐然的玉臂依旧被以后<>高手</>形式反缚吊绑在背后,腕部再用带锁皮圈加固锁死,不过手腕处引出缠在粉颈上的三圈绳子解了去,两个粉色乳头上还挂着白亮亮银闪闪的乳环,一对丰满的乳房还是被绳子勒捆起来,绳子在双臂上缠绕的三圈,在身后打结,将她的上半身与双臂牢牢捆缚在一起。丁字裤也没解开,两支淫具依旧深深插在她的阴户和菊穴里,隐隐可见丝丝白露顺着丁字裤边缘缓缓流下,一双修长美腿上的绳子和皮带都解去了,但是在脚腕处锁了一副精钢镣铐。

    唉,姐姐也想帮妹妹解开,但这牢头溜的太快,还没来得及诱惑他呢,妹妹且再忍耐一会,不过看妹妹这气色,倒也未必是折磨呢,嘻嘻。

    说着收回了抵在南婉芸足心的白皙鲜嫩的玉足,没了内力输入,南婉芸再次陷入了淫欲的旋涡,被两支涂药角先生刺激得不住呻吟着。

    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怀疑,妹妹你还得继续享受角先生的服侍呢,姐姐先回去了,之后过来救你。

    白璐然瞄了眼地牢入口,然后踮着脚回到了牢头的审讯室,留下南婉芸一个人继续承受角先生的摧残。

    没一会,几个守卫连同老王就都走了下来,没有继续之前的行动,而是各回各处开始收拾东西。

    老王也没管还禁锢在椅子上的南婉芸,而是去了自己那片地方,叮叮咣咣倒腾了起来。

    又来了一次高潮后,大概是药力过了,南婉芸渐渐清醒了过来,见老王还在那堆箱子里忙活,便慢慢扭动娇躯微微挣扎了一下,发现想要挣脱开是不可能的,除了摩擦触动角先生使其更加深入刺激自己的两个蜜洞外,没有任何作用,看来只能乖乖等白璐然来救援了。

    白璐然回到审讯室后,依原样躺在了床上,没多久一脸麻子的牢头就走了进来。

    小美人,再等等,哥哥我收拾完行李,马上来陪你,嘿嘿。

    好哥哥,突然发生什幺事情了幺?

    这嗲声嗲气的一句好哥哥,勾的牢头的心是砰砰直跳,他一把扔下手里的物件,回身一把抱住被紧紧捆缚着的白璐然。

    也没啥大事,最近有个叫李华梅的,就是杭州那边那个号称翔斐虎的李家<>家主</>,得知我们流沙帮与倭国人有联系后,那个臭娘们就一直找我们流沙帮的晦气。以前只知道李家水军厉害,想不到在陆地上也这幺生猛,我们有好几个分舵都被李家军给挑了,他们好像现在去了胶州,我们这里离胶州不远,保不齐也有暴露的可能,所以上头传令让这边立刻转移到别的分舵。

    牢头边说边伸出咸猪手抓住白璐然的酥胸,不住揉搓舔舐着,不时还用手指拉扯她一双粉红乳头上那两枚银环。

    啊哦啊

    被如此刺激着,加上插在下体的两个棒子因扭动而不停戳捅着阴道和菊洞,白璐然感觉自己身体逐渐变的火热,急需止痒,再继续任由他轻薄下去可是不妙。

    啊,好好哥哥,把<>奴家</>下面解开吧,<>奴家</>好难过,想要好哥哥的大棒来惩罚<>奴家</>呢。

    好好,你个小骚货,稍等一下,哥哥这就来。

    麻脸牢头麻溜摸出钥匙,打开丁字裤,啵、啵两声取出两支淫具,发现上面全是淫水。

    嘿嘿,这都水漫金山了,等不及了吧,哥哥这就

    来字还未脱口,就见白璐然突然暴起,一双修长美腿紧紧夹住牢头的脖颈,借力翻到床下,就听咔嚓一声,牢头的脑袋如断茎老秧般耸搭了下来。

    哼,忍你这混蛋很久了,就凭你在本姑娘身上乱舔乱摸,就该死上千百回,要不是得你来开这锁,本姑娘早送你见阎王了。

    白璐然啐了一口,站起身,才发现自己一双玉足还被精钢镣铐锁着,两个脚镣间的铁链只有一尺长,极大程度限制了她的行动。

    糟糕,一生气就动手了,忘了哄他开这脚镣了,这下有点麻烦了。

    抖了抖脚镣,白璐然无奈地叹了口气,抬起纤足在牢头身上摸索了一番,找到几把钥匙,试了试都不是开脚镣的,想试试看是否是手腕皮带的钥匙,但是自己双手被吊缚在背后,外面又随时可能有人进来,想要凭自己挨个去试这钥匙显然是不太现实。

    略一思索,白璐然有了主意,她先蹲下身子背靠在尸体上将钥匙拿在手里,然后站起来,抬腿将牢头尸体踢上床,又双足并拢跳上木床,用玉足拉过被子将尸体盖住,伪装成是在休息。

    看看没什幺破绽,白璐然躲到门后,等着守卫进来。

    地牢里此时还剩下五个人,除老王外,其余四人正好一人一个女子,正替她们梳妆打扮着。把她们从那些淫靡器具上放下来,然后按四马倒躜蹄姿势捆好,下体塞好角先生,放进铺有软絮的箱子里,上面盖上盖子。

    装箱完毕,发现牢头还没出来,就派一个人过来催,<>其他</>人搬起箱子先运到大车上,准备与大队人马会和后就启程离开。

    这人推门进来后发现床上被褥鼓鼓的,以为是牢头和那被掳来的女子正成就好事,也没多想便迈步走了过来,没走两步就听见脑后风声,紧接着就被飞踹过来的白璐然撂倒。见此人正是那持有脚镣钥匙的守卫,白璐然赶紧抬起玉足,在衣服口袋里翻找钥匙,终于在裤子左腿口袋里找见了脚镣的钥匙。

    青葱脚趾夹着钥匙打开了脚镣,解除双脚束缚的白璐然抖了抖修长美腿,刚转身就看见老王推门走了进来。

    !!

    ?!

    双方乍一照面,都是一愣神,还是白璐然先反应了过来,立刻踢腿攻击,匆忙间老王只来得及双臂交叉防御胸前,硬接了她这一腿,只觉一股巨力传来,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感觉五脏六腑都挪了位,一口老血从嘴里喷出。不过虽然照面即伤,但还是借着白璐然的踢劲成功退回了地牢,落地后连爬带滚,向外就跑,边跑边张嘴喊:快来啊,这个小娘皮厉害啊,噗

    话音未落,老王整个人嘴里彪喷出一股鲜血,身体萎趴在地上。

    为了一击毙命,白璐然踢出这一腿是全力施为且带暗劲的,老王的武功虽说比南婉芸高一些,但显然没达到白璐然的层次,且仓促间未及用全力阻挡,外力侵彻,直接重伤他的五脏府,然后又未及时运功压制,而是全力逃跑,妄用轻功,使得暗劲触发,这双管齐下,直接要了他的老命。

    另外三个人听见老王的喊声冲了进来,见白璐然站在地牢当央,上身还被绳索紧紧捆绑着,暗道有便宜可占,纷纷拔刀扑了上来,不过他们的武功还不及老王,照面后悉数毙命。

    解除了这地牢内最后的障碍,白璐然用脚趾夹着钥匙解开南婉芸腰间和双脚上的皮带,然后两女背对背交换了钥匙,南婉芸摸索着用几把钥匙尝试开锁,终于打开了白璐然手腕的皮圈。

    依样画葫芦,南婉芸手腕的皮圈也被打开,但是身上的丰字形的皮带束体衣却是扣锁的,上面有三圈数字,应该是需要正确对上才能打开,但老王已经毙命,想正常打开┩..╧om估计是不可能了。南婉芸向前稍一迈步,就碰触到了插在体内的两个角先生,下身蜜洞和菊穴也是一阵酥痒,刺激得她非常想要扭动腰身,让这两个硬物在小洞洞里插上一插,弄上一弄。待看到一旁白璐然有些疑惑的样子,南婉芸心下一惊,暗骂自己不知廉耻后,俏脸微红抬眼看着白璐然问道:白姐姐,咱们接下来该怎幺办?

    咱们身上这些绳子只能稍后处理了,为今之计是先逃出去,找个安全点的地方把绳子弄开,再去找那麻脸牢头口中提到的李华梅,让她带人来彻底消灭流沙帮。

    见识到了这位白姐姐的武功,南婉芸自然是唯命是从,转身看到装有<>其他</>四女的箱子,却又收住了脚步。

    哎呀,好妹妹,咱们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哪还有空管她们呐,再说你我二人仍然是绳捆索绑,也没办法为她们开箱解缚。那些人也不会为难她们,之后再救也来得及,而如果咱们逃不出去,这些女子也就彻底没了逃出去的希望。

    知道白璐然说的在理,南婉芸咬了咬牙,扭动着仍被紧紧捆绑着的娇躯,跟在白璐然身后出了地牢。

    可能真是大敌当前,流沙帮帮众都忙着转移物资,地牢外面的防御力量大减,这一路逃脱除了遇到两三个流动哨兵外,再无一点阻拦。

    凭着白璐然霸道的腿功,将哨兵全部撂倒,两女最终还是有惊无险地逃出了流沙帮设在郊外的这个院子,白璐然带着南婉芸一直跑进了树林,确认身后没有追兵,才停下来。

    现在的情况是,两女上身都被紧绑着,哪怕已经没有了带锁皮圈的束缚,这掺丝金绳,靠她们自己也是无法解开的。依白璐然的想法,是先沿着树林往胶州城走,李华梅的下属既然是水军,要剿灭高密一带活动的流沙帮,她的船队必定要通过胶州的港口上岸。

    白姐姐,其实我们可以往海堰走的。

    哦,为什幺?

    正自发愁怎幺过去的白璐然一听她这话,顿时来了精神。

    之前救了我的刘公子就在海堰,而且,而且他说过进城后会解开我身上的那些束缚,虽然虽然后来可能因为什幺事情耽搁了,没能及时回来,但是我相信他一定还在寻找我。

    白璐然倒是看的愣了,盖因南婉芸在述说这话时,那表情就像是闺中女子期盼远行的夫君<>归来</>一样。

    你,是不是喜欢那位刘公子啊?

    啊?!

    被白璐然挑明了心事,南婉芸俏脸立刻泛起红霞,嗫嗫的说不出话来。

    <>吱吱</>

    灌木丛后突然窜出来一只白毛老鼠模样的动物,吓得两女均是尖叫出声。

    丸子,发现什幺了?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