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三十二章 感觉真好
    玄一拿出一套茶具,跪坐在地上煮茶,不再说话。

    玄锦看着茶壶内翻滚起伏的茶叶,示意玄一将茶杯给他,“罢了,你下去吧,我自己来。”

    “是。”

    玄一的身影如烟般消失,桌上的玉盒也渐渐虚化,直至没了踪影。

    萧麒在玄锦走后,立刻返身关紧门窗,将手里攥得紧紧的玉冠松了松,轻声唤着,“夭夭…夭夭…”

    身后传来桃花妖不耐烦的声音,“别叫了,在这里呢。”

    萧麒转过身来,就见冷淡着一张脸的桃花妖问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擅自行动,我不是只让你查看那里的守卫情况吗?”

    “学识阁里门窗紧闭,连盏灯都没有,我怎么查看?根本什么都看不到!”萧麒烦躁的说着。

    清淡的眉眼染上一抹怒气,桃花妖喝道,“那你可以回来,我们再从长计议,你如此鲁莽,出了事怎么办?”

    看着桃花妖为自己担忧气怒的样子,萧麒心中的烦躁消失殆尽,只余满心欢喜,他的嘴角微微翘起,眼中的雀跃几乎要满溢出来,温声劝着,“好了,我这不是没有事吗?”

    桃花妖仔细打量着他,确认没有受伤,怒气平息了些许,仍是叮嘱道,“此次乃是侥幸,以后万不可如此鲁莽!”

    “恩,我听你的。”

    桃花妖诧异地看着他,只觉得萧麒现在的情况实在诡异,他竟然如此的好说话。

    在桃花妖的注视之下,萧麒面色渐红,竟有些羞涩之感,这下桃花妖再也忽视不了,张口问道,“你到底怎么了?如此…诡异?”

    萧麒的面色更红了,渐渐向耳垂蔓延,慌忙摆着手,“没事没事,就是天气有点热了。”

    “是吗?”

    萧麒不再回答她的话,努力忽视身上那道让自己面红耳赤的目光,开始说起学识阁内的情况,“我此次进入学识阁,地形、守卫情况,什么都没有打探到。只那里漆黑无比,门口有一个人盯着随时进出的弟子。”

    “漆黑无比?那你进去如何查看书籍?”

    “阁内有烛台,虽不太亮,但是只挑几本书却是尽够了。”

    桃花妖点点头,“如今你在学识阁内闯祸,下次再去定然不好行事。不如多和其他门内弟子接触一下,向他们打探些情况。”

    “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有些奇怪,玄锦师兄今日在学识阁内扮鬼吓我,究竟是有意试探,还是无意为之?”

    想到他装傻拿着烛台去砸玄锦,桃花妖就有些想笑,“依我看,你那师兄的性子一直都不怎么着调,应该不至于是故意的。”

    萧麒看着桃花妖粉嫩的面颊如同三月桃花般娇嫩,带着笑意的眸子让他的心都颤了颤,很想上前用手去摸一摸。

    好不容易压制住自己的蠢蠢欲动,这才说道,“我为《道德经》在师门内故意表现的单纯呆板,只怕玄锦师兄也是另有所图。”

    桃花妖眨眨眼,想不出来玄锦为何如此,“那他此举到底有何目的呢?更何况他还白送了灵草呢。”

    萧麒摇摇头,没想到桃花妖的戒心竟然这么弱,倒是有些单纯,边想边给她解释着“我不知道他为何如此,不过以后势必得防着。他即便再不着调,在逍遥门内生活几十年,有些事也不会不懂,竟然在那种情况下吓我…不像是他平日所为。”

    桃花妖可有可无地点头,反正她不用管那个玄锦师兄是干什么的,只要保证萧麒能拿到《道德经》就好了。

    “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回去了。”

    桃花妖好不容易才出现一次,萧麒委实不想让她回去,慌忙说道,“还有件事。”

    再次被桃花妖的目光盯着,萧麒涨红着脸拼命地想,终于想出一件事来,大声说道,“今日在学识阁,我叫你出来,你为何不出现?”

    “你在怪我?”桃花妖温声细语,只是那紧蹙的眉毛却说明她的心情实在不好。

    “不是,不是,我就是…”看到桃花妖生气,萧麒憋红了脸才想出一个理由来,“我就是想问问你当时是不是有什么危险?不然你肯定不会不出来的。”

    桃花妖这才舒缓神色,“确实如此。我当时感觉到外面有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那股气息让我觉得,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斩杀我。”

    萧麒大惊失色,“什么?怎会如此?”

    桃花妖失笑,“怎不会如此,这里是天下第一的修仙门派,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天之骄子。说不定哪个不知名的小山头上就隐居着不世大能呢。而我…”

    她伸出芊芊素指指向自己,嘲讽一笑,“不过是个没有宗门,没有传承,修行不过千年的小妖。像我这样的妖精,被这些自诩名门正派的修仙者不知杀了多少。”

    “那你怎么陪我来这里?你随时都会丧命的。”

    看着萧麒担心的样子,桃花妖觉得心情不错,她从未被人担心过,原来是这种感觉,回话的声音也温和了些,“我虽不通世事,但还知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道理。”

    又歪着头想了想,换了个说法,“只要我救了你,我就可以带着小莲妹妹依靠着皇室在尘世修行,不用随时担心被人发现是妖怪,成为过街老鼠。”

    萧麒上前两步,满眼痛惜的看着这个云淡风轻的女子,坚定地说道,“我会护着你,一辈子!”

    桃花妖仰头看着他,一张脸笑得如同骄阳般灿烂,“我信你,不过你得好好活着,才能护着我。我可不想让自己像那些在窥尘镜里看到的妖精一样,被人活活折磨致死。”

    似乎想到了什么,桃花妖打了个寒颤。

    萧麒看着这样的桃花妖,终于还是忍不住自己的渴望,又怕她拒绝,抬手轻轻地环住了她。他想护着她,让她就像刚才那样笑得如同骄阳一般,什么都不需要管,只要开心的笑就好。

    桃花妖被萧麒温暖的怀抱包围着,觉得有些稀奇,很是兴奋地对萧麒说,“原来人类的怀抱是这样的,你们人类的女子真幸福,被人抱着的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