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三十一章 家当
    萧麒觉得不对劲,抬头一看,原本被一袭红衣衬托的格外俊朗的玄锦师兄不知何时竟变成了一个挂着诡异微笑的青面獠牙的怪物!

    萧麒撑着桌子后退一步,“啊!”

    一声尖叫之后,伸手拿起桌案上的烛台就朝着怪物砸了过去,烛台被怪物挡了一下之后掉到地上,滚到了书架旁边,不过所幸没有烧到书架。

    此时的萧麒什么也顾不得了,看见怪物分毫无损,甚至还抬手向自己伸来,恐惧之下,立刻蹲身捡起烛台再次朝怪物扔去。

    谁知那怪物一个矮身躲了过去,烛台越过怪物直直向后飞去。

    有了光亮,怪物后方的景象便显示在萧麒眼前,那竟是一个极为古老的书架!

    萧麒渐渐隐入黑暗,抬手从头上取下玉冠,紧紧地攥在手里,看到烛台即将掉落在书架之上,似是极为惊恐。

    他攥紧的拳头青筋暴起,泛白的关节在黑暗中无人可见,萧麒双目圆瞪,拳头掩在口间,轻不可闻地说了一句,“你快出来!”

    然而玉冠毫无反应,萧麒的拳头攥得越发的紧,黑暗之中,好似一片寂静,又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萧麒紧盯着烛台,只差一点儿就要落到书架之上,他眼睛都不敢眨,提着心等待着。只见这时,烛台却再也靠近不了书架分毫,就像是碰到屏障似的,直直向下跌落。

    下一刻,烛光熄灭,萧麒眼前再次漆黑一片。

    “砰”地一声,是烛台落到地上的声音。

    萧麒的心也落了下来,桃花妖此时不知为何不肯现身,若是这烛台真的落到了书架上,自己怕是要被逐出逍遥门。

    松了一口气的萧麒直接瘫倒在地上,却听见玄锦的声音响起,“萧麒,这次你闯祸了!”

    萧麒下意识地绷紧身体,试探性地伸手向玄锦刚才发声的方向探去,颤巍巍地问道,“玄…玄锦师兄?”

    眼前突然出现微弱的亮光,玄锦拿着烛台向萧麒走来。

    想起刚才见过的怪物,心里毛毛的,萧麒说道,“玄锦师兄,我刚才看到一个长得特别丑的青面獠牙的怪物,他竟然和你穿着一样的衣裳。”

    一边说一边打量着面前的玄锦,又加了一句,“身形也与你相似。”

    玄锦走至萧麒面前,抬手弹了下他的额头,“那就是我!都要快被你蠢死。”

    萧麒一贯呆板的脸上瞠目结舌,反应一会儿之后才苦着一张脸看着玄锦,“师兄,你故意吓我…还害我把烛台丢到了书架上…”

    说到后面越发的委屈起来。

    看着他的样子,玄锦莫名觉得愧疚,手中的烛台似乎都开始烫了起来,“我本是打算吓一吓你就变回来的,谁知道你反应那么大,竟然拿烛台丢我,我挡开之后想要向你解释,结果你捡起来继续丢。我是真没想到你会是这个反应!”

    他是真没想到自家师弟平日里反应那么呆愣的人在看到怪兽之后,竟然如此凶猛!

    萧麒低头兀自委屈着,听见玄锦的话抬头辩解,却突然看到玄锦身后悄无声息的出现四个人影,慌忙拽住玄锦的袖子,一脸惊恐地说道,“师兄,你看!”

    玄锦回头,极为恭敬的向四人行了一礼,“各位前辈,我这师弟初入宗门,诸事不懂。此次冲撞了各位,我让他向各位赔礼道歉。”

    四人在玄锦身前站得笔直,并不言语,也没有其他动作。

    玄锦赔笑着将身后的萧麒拽出来,暗中捏了捏他的胳膊,萧麒十分乖觉地拱手说道,“抱歉,我不懂事,望各位别和我一般计较。”

    玄锦伸手一晃,手中出现四个玉盒,“这是我无意间得到的灵草,师弟年岁尚小,万事不懂,我这个做师兄的代他向各位赔罪。”

    说完微微弓身,双手平举,奉上玉盒。

    玄锦身前的那名黑衣人微微侧身,并不受玄锦的拜礼,只是拿过玄锦手上的玉盒,和另外三人分了,然后在萧麒目瞪口呆中如同一缕烟雾般渐渐消散。

    玄锦松了口气,伸出手指一下下的戳着萧麒的额头,“你知道我刚才送出去的是什么吗?啊?”

    萧麒低着头,怯懦地回了句,“不知道。”

    玄锦气急,“那是我这几十年的家当!我就存了这么点儿东西,因为你,今日都送出去了。”

    说完又嫌弃地看着萧麒,十分不耐烦的冲他挥挥手,“去挑你的书,挑完就走!”

    萧麒乖乖答应,转身就朝书架走去,身后传来玄锦气怒的声音,“拿上烛台!”

    萧麒就着烛台的光亮,随手拿了两本,就回到玄锦身边,“师兄,我挑好了。”

    “恩,走吧。”

    玄锦在前带路,两人缓缓而行,不知从哪里过来吹来一阵风,萧麒手中的烛台灭了,玄锦说了句,“别点了,跟紧点儿。”

    蜡烛熄灭之后,玄锦的速度明显加快,不过一会儿就到了门口,大门打开,门外的亮光透过来,门内门外终于不再是两个世界。

    两人刚刚出来,身后的大门便再度关上,只听门内传来一声极为清脆悦耳的声音,“三月之内一定要把书奉还,不得损坏。”

    萧麒一愣,守门的竟是个妙龄少女?

    玄锦将萧麒送到小院,丢下一句,“有事找我。”就离开了。

    萧麒估计他还在为自己送出去的家当心疼,也不敢多说什么。

    玄锦回到院子,就看到石桌上摆放着整整齐齐四只玉盒,赫然就是自己在学识阁内献出的家当,张口唤了一声,“玄一。”

    玄锦的身后,逐渐幻化出一个黑衣人的身影,他悄无声息地出现,跪在地上,“少主。”

    “既然给了你们,你们就收着。”

    “是。”

    玄锦静默良久,叹了口气,玄一劝道,“少主莫要思虑太多,萧麒来逍遥门怕也不只为了修行,定然有所图谋,否则又如何会在少主面前装疯卖傻。”

    玄锦移步,手指敲击着桌子边缘坐到旁边的石凳上,“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