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三十章 学识阁
    萧麒红着脸搓着手不好意思的说着,“玄锦师兄,你也知道我厨艺不好…”

    话未说完就被玄锦打断,“你厨艺不好,给我煮面条我就不说什么了,可是你为什么只用清水煮面条?连根菜都不给我放!”

    玄锦想到什么,弯下腰拿起筷子夹了一口,接着骂道,“而且连盐都没有放!”

    萧麒羞红着一张脸小声嘟囔着,“我不知道煮面条得放菜,我这里也没有菜。”

    想到厨房里应该有盐,赶忙提声道,“你稍等,我这就去厨房给你盛些盐来。”说着就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玄锦就看到萧麒拿着一个碗进来,等他走进一看,碗里竟然是满满的盐!

    玄锦这会儿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萧麒简直就是个厨艺白痴!

    看着一脸期盼端着盛满了盐的碗站在自己面前的萧麒,玄锦起身绕过他去了厨房,既然主人指望不上,那就客人自己做!

    等到玄锦麻利地做完饭,端着盛好的饭去吃的时候,萧麒很开心的去厨房拿了碗盛饭吃,结果揭开锅盖发现,锅里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留下,只剩下一个油光锃亮的锅底。

    萧麒放下碗,委屈着脸去找玄锦,刚刚走到他身边,就看到玄锦指着桌上剩下的那个碗说,“喏,吃吧!”

    萧麒的心情瞬间就多云转晴,自上山之后第一次真心实意的说了句,“谢谢师兄。”

    玄锦极其不耐的翻个白眼,继续吃饭,再和他计较简直就是给自己找罪受。

    “师兄,你做的饭真好吃!”萧麒吃着碗里的饭,很是真心的夸赞着。

    “恩。”

    “师兄,我以后会努力学习厨艺的,一定不会再给你做今天这样的煮面条了。”

    “恩。”

    再给我做这样的面条,我就一脚把你踢下山去!玄锦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复,一边腹诽着。

    “师兄,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吧?”萧麒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玄锦的神色,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出来。

    “恩。”

    没看见我都不和你说话吗?这叫不生你的气?

    “师兄,师父说让我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你,麻烦你了。”

    “恩。”

    你就这点儿麻烦我吗?你吃的饭都是我做的!

    “师兄,师父说如果我要下山的话,就和你说一声,让你带我去。”

    “恩。”这又是要麻烦我的!这次怎么不说麻烦我了?

    “师兄,那你明天带我去一趟学识阁吧。”

    “恩。”又要麻烦我!等等,玄锦终于反应过来,“你去学识阁干什么?不对,你竟然诓我!”

    萧麒慌忙摆手,“没有,我没有诓骗师兄。”

    “你前面说了那么多,不就是想让我带你去学识阁吗?本以为你是个傻的,结果鬼点子这么多!”

    “我真的没有骗师兄,之前看师兄在生气,我才询问师兄的,后来是想到了要去借书,这才拜托师兄。”

    “当真?”玄锦紧盯着萧麒,果然看他一脸真诚,没有一丝躲闪,心下信了几分。毕竟这个师弟自上山之后就一直有些呆,应该是没有这个心计的。

    萧麒回望玄锦的目光,没有一丝躲闪,“当真!”

    玄锦继续扒着碗里的饭,一边问道,“怎么想起去学识阁了?”

    “师兄不是说,学识阁有许多修真记载吗?我如今练功无聊的时候都找不到事情做,就想去学识阁借些书回来,无聊的时候也好翻看一二。”

    玄锦听他说着,突然想起来下午师父让自己去找他的时候,当时他走的方向…

    玄锦突然问道,“你之前不是锻体,是要徒步去学识阁?”

    萧麒一愣,没想到玄锦竟然想起来了,很是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点点头,又怕玄锦生气自己下午没说实话,慌忙解释,“师兄,我那时候不是成心不告诉你的。”

    “哈哈…”玄锦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刚才的阴郁气愤一扫而空。

    “你…你竟然想着…徒步去”玄锦抱着肚子打嗝,“哎呦…不行了…肚子疼…”

    想到师弟上山后的这两天,自己比之前在山上的几十年笑得都多,玄锦顿时觉得师父这个徒弟果然收的十分称心。若不是院子里还有几株需要照料的灵草,玄锦简直连晚上睡觉都不愿意回自己那孤零零的院子了。

    次日醒来,玄锦心情极好的来到萧麒的院落,手里还拎着糕点。

    玄锦把糕点放在桌上,喊着萧麒,“过来吃些吧,以你的厨艺,还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出来呢。”

    萧麒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谢谢师兄。”

    学识阁,位于天启峰之巅。整座天启峰上只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学识阁,再无其它建筑,学识阁外空无一人,大门紧闭,门口的两只白泽神像威风凛凛。

    两人落在门前,萧麒纳闷道,“师兄,这里为何关着门?”

    “只是因为看管学识阁的真人不喜阳光,所以这里终日大门紧闭。”

    玄锦上前两步,抓住门上的铜环扣了两下,便立在一旁安静等待着。

    不过一会儿,“吱呀”一声,大门从里面缓缓打开,萧麒只见一个身穿蓝色长衫,脊背微驼的影子消失在一片漆黑的学识阁内。

    玄锦朝萧麒招招手,示意萧麒跟上,便抬腿向学识阁内走去。

    萧麒有些胆寒,这学识阁内怎么这么黑?这要是进去了,还能看到什么?不过想到没有《道德经》,自己命不久矣,咬咬牙,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萧麒刚刚踏进门内,身后的大门“砰”地一声便关上了,他的心都随着关门的声音揪了起来,打了个寒颤。

    萧麒紧随在玄锦身后,都不敢离开他半步远,在这一片黑暗之中,除了自己身前的背影,萧麒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莫名地觉得心悸。

    终于前方有微弱的光亮传来,似乎是点亮的蜡烛。

    两人的速度都快了许多,走到烛台跟前的时候,萧麒终于松了一口气,拍着旁边的玄锦道,“终于到了,吓死我了。”

    只见左边的人幽幽转头,声音低哑晦涩,“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