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二十九章 匠心
    庄正真人随手扔了本书到萧麒的怀里,对他说道,“这本功法你先练着。”

    萧麒捧着书刚要细看,就被面前横插过来的一只手抢了过去。

    玄锦拿过书瞄了一眼,说道,“师父,这不是我刚入门时学的那本吗?”

    萧麒可不管是不是玄锦入门时学的那本,反正只要不是道德经,对他来说都是一样。趁着玄锦发问不注意,眼疾手快的将他手中的功法抢过来,也不在这里细看,直接揣进了怀里。

    不过萧麒有些疑惑,不是说功法需要按照个人情况来挑选吗?师父怎么会给自己挑和师兄一样的功法?

    庄正真人二话不说,直接朝玄锦甩了一个术法,硬是把玄锦轰到小溪里,下摆湿透模样狼狈地喊着,“师父,我错了,我错了…”,这才气愤地说道,“你懂什么?以你师弟的资质,他什么都能学,而且学什么都事半功倍。你这本功法,是我在你入门的时候找到的最好功法。你再这样不上心,就等着你师弟甩你十条街吧!”

    庄正真人骂完玄锦,立刻换上一副和缓的面孔对萧麒说道,“这本功法你先练着,有什么问题就问你师兄。他虽然不济了些,但是底子还是很牢靠的,过段时间,我再给你找些别的功法。”

    萧麒楞楞点头,虽然有些不太可能,不过还是希望师父过段时间找到的功法是《道德经》,这样就不用自己再折腾了。

    庄正真人接着叮嘱道,“你下山的话记得和你师兄说下,让他带着你也方便一些。等你学会飞行之术,就不用再找他帮你了。”

    “是,师父。”

    两人说话的工夫,小溪里的玄锦穿着滴水的衣裳上了岸,悄悄走到庄正真人身后,拎起衣摆就往庄正真人身上甩。

    下一刻衣摆甩出,玄锦面前的庄正真人已经没了踪影,只余下一个被玄锦恶作剧无辜殃及到的萧麒。

    萧麒惊愕抬头,和对面的玄锦面面相觑。

    玄锦看着萧麒那一脸呆傻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捂着肚子学着庄正真人的语气断断续续地说道,“麒儿…要知道…有些人的热闹…是看不得的。”

    萧麒:……,谁说我在看热闹了?我根本就没注意你在干什么,好吗?

    显然庄正真人和玄锦都不是这么想的,他们已经认定了萧麒就是在看热闹,所以对于萧麒被玄锦弄得衣衫半湿,两人没有半点愧疚。

    所幸衣摆能甩到的高度有限,萧麒如今也不过是将下摆弄湿了些许罢了,他也不太在意。

    不过抬头看到对面那个罪魁祸首的衣摆在眨眼之间就干净清爽之后,萧麒就无法不在意了。而且对方还在弄干自己的衣摆之后,一脸调笑地看着自己,简直就是在明目张胆地幸灾乐祸。

    萧麒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我的衣服呢?”

    “你的衣服当然在你身上穿着。”好像完全不知道萧麒为何有此一问。

    萧麒继续指着湿了的下摆道,“那这个呢?”

    玄锦本来还想看看这个总是呆愣愣的师弟会怎么让自己帮他呢,结果他竟是这样理所当然的要求帮忙。

    “啊,这个呀,”玄锦应了两声,好像刚刚想起来似的,一个弹指,萧麒身上的衣物已经不复刚才的狼狈。

    白了玄锦一眼,萧麒回了小院,从怀中取出功法,只见封面上书两个大字,匠心!

    萧麒一页页仔细翻看,这才稍微有些明白,匠心这部功法主修锻体,共分五层,不过修习匠心的基础是先要修习《匠气》。萧麒有些疑惑,匠气得去哪里找?

    就在这时,玄锦从门外进来,一脸嫌弃地说着,“你说你跑什么跑?没有我,有问题的话你还能问谁?”

    萧麒懒得理他,只作出一副懵懂的样子问,“书上说,要练匠心需先匠气。匠气是什么?”

    玄锦极其嘚瑟地拖了一把椅子到萧麒的面前坐下,翘起二郎腿儿摇晃了两下,这才从怀中掏出本书丢到萧麒身上,“喏,这就是匠气!匠气是宗门拜师后的弟子需要学的第一本功法,师父看到你的资质,高兴的把这事儿都忘了,还嫌弃我!要不是我,谁替他管他宝贝徒弟?”

    萧麒低头捧着那本《匠气》偷偷勾起嘴角,玄锦师兄一定不知道他和师父生气的样子有多幼稚。

    萧麒翻着匠气,遇到问题就问旁边坐着的玄锦,两人一问一答之间,不知不觉天色已然昏暗。

    萧麒揉揉额角,“已经这么晚了?”

    玄锦仰头靠在椅背上望着房梁,“你看完了?”

    “还没有,不过再多我今天也吸收不了。”萧麒甚至贪心不足的道理,现在这种程度,他都已经开始头疼了,再多看的话,怕是看了也是白看。

    玄锦端正姿态,一副长者姿势教训道,“还算你有分寸。”

    话音刚落就像没骨头一般趴到椅背上嚷着,“你这里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我今天自从早上来到你这里就没吃过东西了。”

    “修真之人不是可以辟谷吗?玄锦师兄你已经修行了几十年都还未辟谷?”萧麒好奇,虽说修真之人不是必须要辟谷,但是他们一旦闭关就是十几年,这种情况下,就是不辟谷也是不行的。

    玄锦有气无力地说道,“不饿就不能吃饭了?我的一日三餐都养成习惯了,习惯!知道吗?”

    萧麒把书放好,“我这就去给师兄做饭,玄锦师兄稍等。”

    萧麒去了厨房,磕磕绊绊,在把厨房差点烧了的时候终于煮好了一锅面条。

    玄锦看着面前摆放着的两碗清汤寡水的面条,显然萧麒是想让他从中挑一碗来吃,可是这种面条还有什么好挑的?

    不可思议地望着萧麒,“你就让我吃这个?”

    看到萧麒默认的态度,一拍桌子中气十足地指着萧麒鼻尖就开始骂道,“萧麒,你去我那里的时候我请你吃的是什么,你今天就给我煮两根面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