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二十七章 打探
    等到玄锦讲解完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

    玄锦将萧麒带到自己的院落,让他进屋坐着,“你不知道,逍遥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我的性子又实在喜欢热闹。入门后的这些年简直要闷坏了,如今你来了,终于让我找到个说话的人。你先坐着,我去做饭吃,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说完也不等萧麒的回应,转身就去了厨房。

    萧麒四下打量着,发现玄锦的房间和自己的房间布局、摆设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只院中的花草有些不同,便知道这应该都是师父随手建出来的。

    萧麒往厨房看去,玄锦动作熟练,显然是没少做过饭。

    看见萧麒过来,说道,“我之前的时候也是锦衣玉食养大的,初来到山上的时候,住的地方倒是可以将就,可是我这张嘴却是半点儿将就不得。反正在山上也没人陪我说话,闲的时候我就自己做饭吃,做了这几十年,总算把厨艺练出来了。”

    “几十年?”萧麒看着满头黑发,皮肤白皙,一丝皱纹也没有的玄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玄锦不以为意,“对啊,都和你说过我是前朝遗孤了,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都改朝换代多久了。”

    “我以为…你是他们的后代。”萧麒有些艰难的说。

    玄锦摇摇头,“你知道前朝宫门被破之时,有一个小皇子失踪了吧,我就是那个小皇子。”

    说到最后,已是洋洋得意了,玄锦又接着调侃,“你的祖宗能力不行,竟然让我这个还不足月的小孩子逃过了。”

    萧麒:……,被人当面质疑自家祖宗的能力,而且自己还没有反驳余地的感觉真心不怎么好。

    玄锦起锅,叫着愣在原地的萧麒,“在那里呆着干什么,过来盛饭!”

    在皇宫中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萧麒连皇宫厨房的门都不知道朝哪边开的,这会儿做起来不免有些手忙脚乱。

    玄锦背着手在一旁窃笑,看萧麒实在做不来的样子,才开口道,“好了好了,你起来吧,越帮越乱!”

    萧麒赶忙后退,看着玄锦麻利地装盘、摆盘,跟在玄锦的身后将盘子端出去。

    两人落座,这是玄锦自上山之后第一次有人陪自己吃饭,很是兴奋。曾经学过的那些宫廷礼仪在这几十年间早已丢的所剩无几,拿起筷子就给萧麒夹菜,“尝尝我做的这道扒广肚,这可是我跑了两个山头,从清泉里捞上来的鱼做的。”

    萧麒夹起来尝了,果然不错!

    鱼肉即柔且嫩,入口即化。将筷子放下,夸赞道,“玄锦师兄这道菜可比宫中的御厨做的还要好,鱼肉格外的鲜嫩爽滑,好吃!”

    玄锦听罢,笑得越发肆意,口中还不忘谦虚道,“是我们宗门的食材好,清泉里的鱼可不是凡间的鱼能比得上的。”

    萧麒笑而不语,埋头吃菜,玄锦看他如此,一边往碗中夹菜一边嚷嚷着,“你是饿了多久了?吃得如此速度?学过的礼仪都扔到狗肚子里了?”

    萧麒仍是不答,两人如同孩童一般争抢着将桌上的饭食一扫而光。盘子里面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剩余,萧麒这才开口,“育才峰上虽有饭菜,却实在是难以下咽,猛然吃到玄锦师兄做的饭菜,不弱于珍馐。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玄锦摊在椅子上都懒得看萧麒一眼,揉着肚子说着,“刚吃完我做的饭,你就跟我打官腔!”

    萧麒失笑,“好,那我就不和你打官腔了,师父今日说让你过来教我规矩,不知都有什么规矩?”

    玄锦竖着一根手指摇着,“就一条!”

    萧麒挑眉,“果真?”

    “那当然,不过此一条胜过万条。听师父的话,不得忤逆!仅此一条!”

    萧麒默然无语,果然一条胜过万条,规矩只在师父一言之间。

    玄锦看萧麒沉默,开口解释,“这一条其实是逍遥门门规,也就是说,其实所有逍遥门弟子需要守着的规矩也就是师父立下的规矩。不过我们的师父为人直爽,性子还有些护短,除要求我们品行端方之外,再无其它。比起其它山峰那些有着奇怪癖好的真人来说,好过不知多少。”

    “奇怪癖好?”

    看萧麒提问,玄锦兴趣大增,“例如云天真人闻不得烟火气,所以她所在的山峰便被禁止生火,你们这一批弟子里就有一个小弟子被云天真人带走了。”

    听着这个道号,倒像是个女子,萧麒问道,“云天真人?是女子吗?”

    玄锦点头,“对,就是今天挑徒弟的那些真人里面,唯一的那位女真人。”

    萧麒不禁为张二默哀,也不知他认了师父之后还能不能吃上顿饱饭。

    想到桃花妖嘱咐的话,萧麒问道,“之前在育才峰的时候,师兄们也只是教导过如何引气入体,那引气入体之后该如何呢?”

    “你现在还没有被师父传授修炼功法,等过上三五日,师父会找一本适合你修炼的功法给你,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听师兄的意思,宗门里有许多功法吗?各人的修炼功法竟是根据个人情况任意挑选的吗?”

    玄锦以一副看土包子的样子看着萧麒,“那当然了,修炼功法若是不适用的话,轻则修为停滞不前,重则爆体而亡。”想了想,又有些不放心的说道,“天启峰上有学识阁,里面有修真界各类记载。包括一些前辈的修真经历和奇遇,也有一些功法之类的东西。不过你记住,这些东西你可以看,可是在修炼之前却必须请教师父或我,否则出了问题,可不是闹着玩的。”

    萧麒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就能得到消息,端起桌上的清茶饮了一口,“师兄放心,我不是胡来的人。”闻着鼻息下的茶香,萧麒问道,“师兄的泡的是什么茶,味道如此清冽,回味无穷。”

    说到入口的东西,玄锦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极为开心的说着,“逍遥门山峰数百个,我为了找些好吃的东西,几乎将逍遥门各个山头都翻遍了。这茶就是我在西北角的一个连名字的没有的小山头上找到的,当时因为看它叶子长得比较好看,就摘了些带回来。倒没想到,被我炒制一番,泡出茶来,格外的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