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二十六章 前朝遗孤
    见状,中年壮汉怒了,朝着人群喊道,“还不赶紧挑徒弟,再看热闹我就把他们都送下山!”

    人群中陆续走出几个男女,一人挑了一个,挑中萧麒的就是那个中年壮汉,他很是欣慰地看着萧麒说了句,“欺凌弱小,我喜欢!”

    萧麒:……,他明明就是正常比试,怎么就是欺凌弱小了?而且明明是他们几个人先过来围殴我的,你没看见?

    挑走张二的是个中年美妇人,只是从头至尾冷着一张脸,白白可惜了那副好样貌。

    挑完弟子之后,众人渐渐散去,于泽峰上又恢复了他往日的冷寂。

    天立峰上,萧麒默默跟在中年壮汉身后,只觉得这山上真是空旷,走到现在竟然只看见一座院子。院落建筑也很是简朴,有一种农家小院的感觉,不过比之育才峰上的树屋却是要好上许多。

    中年壮汉把萧麒领到一处清澈见底的小溪边,指着不远处的平坦之地道,“你住那里,行不行?”

    萧麒看了看,地势平坦,只是四周空空荡荡,除了石头,什么都没有,难道师父是想让自己以天为盖,地为席?

    中年壮汉看着萧麒错愕的样子,懒得给他解释,挥手之间,光华闪过,萧麒的眼前已经出现一座农家小院,单论外观来说,和他刚才看到的那座一模一样。

    萧麒这才明白,原来师父是让自己挑选建院子的地方。弯腰拜下,“谢谢师父。”

    中年壮汉摆摆手,转身准备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顿,说了一句,“一会儿有师兄过来教你规矩。”这才离开。

    “是。”

    萧麒打量着小院,布局简单,摆设大方,觉得比想象中好了许多。迈步朝屋内走去,刚推开门,就看到那个让自己日夜担心的人斜倚在宽大的椅子上,微阖着眼,眉宇之间透着疲倦,面色也比之前苍白一些。

    萧麒放轻步子,桃花妖已经睁开了眼睛,“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听到她这样说,萧麒本来放轻的步子重重的落在地上,心中只觉得冤枉,明明是不想打扰她,却被她说成是鬼鬼祟祟,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你之前去哪里了?”

    “问这个做什么?”

    看着桃花妖不配合的样子,萧麒气急,“我这是关心你。”

    桃花妖打了个哈欠,懒懒地回道,“谢谢,你不给我添麻烦就好了。”

    “我在逍遥门安安稳稳的做新弟子,能给你添什么麻烦?”

    “是吗?”桃花妖优雅地翻了个白眼,还是没打算把之前的事情告诉他。开始说起了自己的打算,“你知道逍遥门的修炼功法都存放在哪里吗?”

    萧麒摇摇头,“在育才峰上的时候连以后是去是留都不清楚,不会有人告诉我们这些东西。一会儿有师兄过来,我问问他。”

    桃花妖点点头,“恩,小心一些。不要太刻意,你打听到之后就多去那里面看看,守卫情况暗中观察一下,如果能盗走的话,是最好的。”

    桃花妖继续说道,“我的情况不能在外面呆太久,你头上的玉冠一定要时刻带着,不要轻易拿下来,否则我出来之后找不到你。”

    “我知道了,不过…你是藏在哪里的?”萧麒试探地问。

    桃花妖笑了,“取下你的玉冠看看哪里不一样。”

    萧麒依言取下,只见玉冠纯白无暇,之前看到过的嵌在玉冠内的那抹粉红已经消失不见。

    萧麒惊讶地看着桃花妖,“你藏在这里?”

    桃花妖得意的看着他,“好好看着!”

    话音落下,佳人芳踪已失,萧麒连忙看向玉冠,只见玉冠之上已经又多了一抹粉红。

    伸手摸了摸,玉冠表面光滑无比,看来是嵌在玉冠里面的。又想到桃花妖是藏在这里的,赶忙把手缩了回来。

    萧麒不由暗想,自己每天都带着玉冠的话,岂不是每天都把夭夭挂在了头上?

    正愣神间,外面传来一道好听的男声,“师弟,你在里面吗?”

    萧麒往外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红衣的男子站在门外,看见萧麒出来,朝着他招招手,说道,“师弟,你干吗要把屋子建的这么远?建到我那附近,我们两人还能热闹些。”

    萧麒不好意思的笑笑,对着红衣男子行了个礼,“师兄好。”

    男子摆摆手,“师弟太多礼了,唤我玄锦就好。”

    “玄锦师兄,你可以唤我萧麒。”

    玄锦侧目,“萧?大丰朝国姓?”

    萧麒没想到在逍遥门内竟然也有人知道大丰朝,连忙回道,“正是。”又想到玄锦的姓氏,“不知师兄是?”

    玄锦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一脸正色的大义凛然道,“大丰朝前朝遗孤!”

    萧麒没想到认个师兄都能认出仇敌来,又看到对方面上的悲怆,实在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能说些什么,尴尬的要死。

    玄锦笑了笑,“你不必如此,天下王者,有能者居之。朝代更迭,本就是大势所趋。我如今拜入逍遥门下,若连这些东西都参不透,又如何敢称为逍遥门弟子?”

    “师兄心胸宽广,在下惭愧。”

    玄锦让萧麒扶住自己,带着他遥遥向上飞起,扭头对他说道,“走,让师兄带你看看逍遥门的风景。”

    萧麒从高空俯瞰逍遥门全景,耳边风声呼啸,只觉得畅快无比!

    玄锦在前方喊道,“怎么样?滋味不错吧!师弟,等你领略过大好河山随你尽揽,移山倒海也只在翻手之间的感觉后,就知道人间王位也不过如此,不值得你为此哀怨。”

    萧麒大声回道,“师兄,我懂你的意思了。”

    萧麒知道这是玄锦在开解他,怕是他以为自己是在宫内折戟才来逍遥门的。虽然事实不是如此,不过对于玄锦的好意,萧麒记住了。

    玄锦带着萧麒在逍遥门上空绕了一圈,才慢慢降低高度,以方便萧麒能看见各个山峰景色,依次指给萧麒,给他讲解各个山峰的来历,又着重讲了各真人居住的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