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二十五章 担忧
    张二猛地抬起了眸子,亮晶晶的眼睛含着期望,“大哥哥不怕我?”

    萧麒挑眉,“怕你还来你这里干吗?”

    张二开心的扑到萧麒身上,“大哥哥你放心,我以后会少吃一些的。”说完又举着手学着人类发誓的样子说,“我真的没有吃过人,也没有吃过生肉。”

    只是饿得狠的时候会吃些木头之类的东西。

    萧麒将他的手拿下来,“我相信你,不过你以后可以放开肚子吃饭。我以前是怕你吃坏肚子,如今既然没有这些顾虑,你也不必强忍着。”

    张二埋在萧麒的怀里兴奋点头,等到高兴够了,才想起来萧麒刚才说过的话,“大哥哥身边有个桃花妖?”

    萧麒点点他的鼻头,“还是个很漂亮的桃花妖。”

    张二对这话倒没有什么反应,草木本就是吸取天地精华,化形之后无一不是钟灵毓秀之辈。不过对于能够在萧麒身边待着还不被自己发现的妖怪,张二还是很好奇的,“大哥哥,桃花妖在哪里?”

    萧麒试着唤了两声,桃花妖没有现出身形,也没有回应。他以为桃花妖不愿在人前现出身形,倒也没有在意。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估计是不在这里。”

    张二有些失望,不过毕竟是不相干的人,既然不在这里那就不看她了。

    之后的几天,萧麒无聊的时候总是会坐在空寂的树屋里,一声声地唤着“夭夭…”,可是无论他唤了多少次,都没有人回应。

    时日渐久,萧麒开始担心起来,也不知道桃花妖去了哪里,到底多久才能回来。

    这日吃饭的时候,李壮端着碗神秘兮兮地跑过来,手捂着萧麒的耳朵,凑到萧麒的耳边悄声问道,“萧大哥,你这两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你身体不舒服了?”

    李壮点点头,声音压得更低了,“不只是我,张岩、修柏他们两个这几天也都是头痛欲裂,昏昏沉沉的。”

    萧麒退后一些,看了看他清亮的眸子,没把他说的话当一回事,“你这也叫昏昏沉沉?”

    李壮看他不信,不由有些着急,“你别不信,自从那日被离魂钟弄得晕过去之后,真的是特别难受。可是这几日送过来的饭食似乎与前几日不太一样,每吃过之后都觉得比之前好点儿,难道你不觉得?”

    萧麒不以为然,“我被离魂钟弄晕之后,第二日醒来什么事情都没有。”

    李壮挠着头,“奇怪,张二和你都没事,怎么就我们有事呢?”

    萧麒这才有些恍然,张二没事估计是因为他是饕餮,本身体质就比人类好上许多,而自己没事,怕是因为桃花妖的原因吧。

    拍拍李壮的肩膀,萧麒说道,“小小年纪,不宜思虑太重。”说完起身离开了。

    只要想到自己是因为桃花妖出手才没有难受,萧麒想见到她的心情更加迫切了,回到树屋就开始唤着桃花妖,可是如同以往一样,没有半点反应。

    许久之后,萧麒幽幽一叹,第一次知道度日如年是什么滋味。

    就这样,萧麒每日白天上课修炼,晚上回去之后呼唤桃花妖,没有一次是有反应的。

    转眼三月已过,萧麒他们该去于泽峰检验自己这三个月的学习成果了。

    逍遥门占地极广,大大小小的山峰数百个。可是弟子数量却是极少,合起来一共才百来个,因此闲置的山峰不少,即便是这样,每个山头上还是显得空空荡荡的。

    挑选弟子乃是大事,逍遥门所有人都聚集在于泽峰上。平常空旷清冷的于泽峰今日倒是热闹了许多。

    育才峰五人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安安静静,没人肯多言一句。实在是几人对于今日之后的命运有些忐忑,还不知道能不能被门内真人挑中收为弟子。若是没有被人挑中的话,就只能被送下山。

    挑选过程极其简单,五人混战,周围的真人有人看中了,就将人挑走,剩下的人接着混战。一刻钟后停止,若没有人被挑走,则五人将被遣送下山。

    逍遥门众人站成一个圆圈,将萧麒五人围在中间,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壮汉上前一步,那些窃窃私语的弟子们不再言语,四周顿时安静了许多,“规则你们都清楚了?”

    萧麒等人点头。

    中年壮汉也不多言,直接说道,“开始!”

    另外四人直接扑杀出去,两两一组打了起来,萧麒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被屏蔽在了战斗之外。

    看着周围的指指点点,萧麒有些无奈,他也不想这样的,可是又实在对小孩子下不了手。

    萧麒在旁边安静的看着打斗的四人,决定等他们打完之后,自己再和最后一个人打,虽然有些乘人之危,但总比自己在四个孩子中鹤立鸡群比较好。

    显然有人和萧麒的想法不同,打斗中的李壮、修柏忽然朝着萧麒扑来,张二和张岩看到,也立刻朝这边扑来。

    局面瞬间转变,另外三人围攻萧麒,张二在萧麒身前艰难护着他。

    此时已经不是萧麒想要不打就不打的,看着护在自己身前的张二,萧麒出手了

    “砰砰砰”,只一招,三个孩子便倒在了地上。

    那三人还在迷茫,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失败了,不过回过神来之后,眼眶已经变红,水光莹莹的眼睛看起来可怜极了。

    虽然压抑着不想在众人面前丢脸,可毕竟还是孩子,三人转眼便成了泪人。

    萧麒黑线,他就说不和他们打,可是他们非要来招惹他。这种架,打输了尴尬,打赢了更尴尬!

    几人入门三个月,多学的还是些理论知识,修炼时日尚短,最多也就是力气可能比上山之前要大上一些。如今于泽峰上又不禁止使用内力,萧麒自然一招就打倒了他们。

    中年壮汉看到这样的情况,连忙出声安慰,“没事没事,打输打赢都不影响真人挑弟子的。”

    刚刚说完,张岩看了一眼说话的人,被他吓得哭得更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