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二十四章 我心悦你
    猛然被萧麒推开,少女错愕转头,竟然就是桃花妖!

    萧麒呆呆的看着她,一时也分不清这是真是假。只是讷讷问道,“你,你是不是生病了?”除此之外,他再也想不出她为何为这样。

    桃花妖掩嘴一笑,仍旧是之前清冷的眉目却生生添加了三分魅惑,“你不知道我是妖精吗?怎么可能会生病?”

    萧麒讪讪的笑,“那…你怎会如此?”

    桃花妖面颊微红,垂着头双手无措地卷着垂在胸前的一律发丝,无比娇羞地开口,“我…心悦你。”收完头都不敢抬等着萧麒的回应。

    萧麒有些无措,整个人激动地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还不待他作出反应,就听得一道厉喝在耳边响起,“萧麒,你还不醒来!”

    萧麒瞬间清明,而眼前那个娇羞无限的少女身影则渐渐转淡,最终化为虚无。

    萧麒睁开眼睛,就看到在梦中那张无比娇羞对着自己说心悦自己的面庞在自己的正上方,不过此时桃花妖面上再无一丝娇羞,甚至有些嫌弃地看着自己,“区区幻妖,都能让你中了圈套?”

    萧麒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妖怪作崇,怪不得自己会做那样的梦,“幻妖是什么妖?”

    桃花妖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你在梦里梦到什么了?”

    萧麒:……,这种事情,打死都不能告诉她!

    看着萧麒那一脸大写的尴尬,桃花妖觉得看到他这样的神情也挺难得的,“幻妖就是将你心中最隐秘的欲望放大无数倍,让你身陷其中。若是不能及时清醒,就只能沦为它的养料。”

    “心中最隐秘的欲望?”萧麒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心中最隐秘的欲望竟然是她?

    看着萧麒被严重打击的样子,桃花妖背着萧麒吐了吐舌头,才一本正经的解释,“是不是最隐秘的欲望得视幻妖的能力而定,越是强大的幻妖挖到的欲望越隐秘。不过你放心了,这只幻妖明显是逍遥门磨炼你们这些新弟子用的,没那么大的能力。不过是挖出一些无关紧要的欲望罢了,最可能的就是一些新兴起的念头,自己可能都还没注意到的,你不必如此在意。”

    听了她的解释,萧麒这才缓过神来,不过听到桃花妖最后一句的时候,萧麒觉得更不好了,难道自己真的开始喜欢这个桃花妖了吗?故作镇定地稳住心神,“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没有热闹可瞧了,桃花妖无聊地说道,“和你一起来的。”

    “我怎么没看见?”

    桃花妖白了他一眼,“若是连你这种入门都没有的人都能看见,我还怎么进的来?”

    萧麒摸了摸鼻子,好吧,自己又犯蠢了,反正她不丢下自己就好了。萧麒怔了怔,不丢下自己,果然自己是害怕被她丢下的吗?难不成自己真的开始喜欢她了?

    桃花妖看着和自己聊天的人又开始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实在很好奇这个人到底看到了什么,竟然失神到如此地步。

    想到那个总是吃不饱饭的小饕餮,桃花妖开口道,“那个叫张二的小孩子,你为什么让他饿着肚子?”

    看着自己说完之后没有半点反应的萧麒,桃花妖挥手便隔空弹了过去,萧麒被术法打中,终于回神,“怎么了?”

    “那个叫张二的小孩子,你为什么让他饿着肚子?”

    萧麒很迷茫,一个小孩子吃那么多他都怕他吃坏肚子好不好,竟然还嫌少,“我没有让他饿着。”

    桃花妖顿了顿,确实没有让他饿着,毕竟饕餮本就是永远吃不饱的神兽,只得换了个说法,“为什么每次吃饭的时候,他去盛饭,你都不让他去?”

    “他不过是个孩子,我怕他之前饿得太狠,如今猛然吃得多了,伤了身子。”

    原来是这个问题,桃花妖恍然大悟,“这个你不用担心,饕餮即便是幼年,也不会被吃的撑到。它这一族,不给它吃的简直就是虐待。”

    “饕餮?”萧麒扭着眉头,“你在说张二?”

    桃花妖一脸的理所当然,“对啊,我们不是一直在说它吗?”

    反应过来的萧麒大吃一惊,“张二是饕餮?”

    “你不知道?”桃花妖想了想,自己好像确实没有和他说过这个,“现在既然知道了,以后就不必阻止他吃东西了,他撑不到的。”

    萧麒失魂落魄的点点头,也顾不上桃花妖还在这里,起身上床去了。

    第二日萧麒上课的时候,强忍着僵硬的身体和张二说话,他现在看到他就觉得害怕,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被他吃了。

    吃饭的时候,张二很是自觉的在吃了三碗饭后就不去盛饭了,端着一副求表扬的神色看着萧麒,这样的张二,就算萧麒明知道他是饕餮,也还是软了神色。

    张二虽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惹大哥哥生气了,可是大哥哥在看到自己没有多吃饭后明显缓和的神色,张二就知道自己做对了。

    萧麒稳住自己尚有些颤抖的手,轻轻摸了摸张二的头顶,“是不是还没有吃饱?”

    张二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乖巧地说道,“我知道大哥哥怕我吃坏肚子,放心吧,我不吃了。”

    看着这样的张二,萧麒有些心酸,“没吃饱就去吃,没事。”

    张二只觉得今天的萧大哥很是诡异,更加不肯去用饭了。萧麒无奈的笑了,决定晚上的时候再和他说吃饭的事情。

    下课之后萧麒和张二一起去了他的树屋,看着面前一脸忐忑的望着自己的孩子,萧麒实在不能想象这么乖巧的孩子,怎么会是人人惧怕的凶兽呢?

    “你…”萧麒叹了口气,将张二拉到自己身前,正视着他亮晶晶的双眼,“你是饕餮?”

    张二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睫毛垂下遮住了平时晶亮的双眸,失落地问道,“大哥哥怎么知道的?”

    萧麒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只觉得自己其实没必要如此害怕,毕竟如今张二不过是个需要关爱的孩子罢了,神色越发缓和,“因为我身边有个桃花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