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二十二章 多吃一碗
    归言虽然有心想要狠狠教训众人一番,可是手下还是有分寸的。下晌的时候,众人陆陆续续清醒了过来,只是还有些轻微的头痛。

    当时疼的太过厉害,现在他们就是相忘也忘不了。不过大多数人对于这场无妄之灾还是迷迷糊糊,只以为是逍遥门对他们的考验,不然若是知道是受了张二的牵连才有了这场无妄之灾,众人怕是饶不了他的。

    张二就在众人的脑补中躲过了一劫。

    醒过来之后,已经两顿没有吃饭的萧麒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很是迅速的溜下了树。

    地上放着中午的饭食,张二已经坐在那里狼吞虎咽的吃上了。萧麒盛了一碗饭坐到他旁边,问道,“这是第几碗了?”

    张二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将脸埋在碗里头也不抬,含糊着说道,“两碗。”

    萧麒尝了一口饭菜,味道比起宫中来说差了不知道多少,勉为其难地咽下一口,意味深长的看着只剩下一半米饭的木桶,“是吗?其他人好像还没有吃饭,你确定只吃了两碗?”

    张二有些心虚的瞄了萧麒一眼,将手中的碗抱得更紧了些,抬起那张咧着大嘴笑得有些谄媚的脸,晶亮的双眼还透着一抹委屈,“大哥哥,我真的饿了好久…”

    萧麒看着他惹人疼的样子,板着自己的脸说,“知道你饿得厉害,可是一次不能吃太多,吃完这碗就不许吃了。”

    说完扭过头不再看他,貌似很专心地吃着面前的饭。竖着耳朵听着旁边吃饭的声音明显慢了下来,萧麒淡淡的笑了。虽然小二有些调皮,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乖巧的,最起码自己说的话他会听,不像宫里的那些熊孩子,一个个简直是要翻了天。

    陆陆续续有人溜下数,众人围坐在一起吃饭。

    一个长得很是粗壮的孩子坐在张二的身边,看着张二盯着碗一脸委屈怨念的表情,揽住他的肩,“张二,还没吃饱?是不是萧大哥又不让你吃了?”

    张二没说话,只是眼中的委屈更浓了些,那晶亮的眸子似乎都有水光闪过,让旁边揽着他的少年看的很是兴奋。

    “先不说你吃那么多能不能消化的了,就为了看你这委屈的样子,我也赞成萧大哥阻止你吃饱饭。”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少年长得粗壮,声音也绝对配得上他的体型。就算没有特意大声说话,其他人也还是将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一时间吃着饭的人都笑了起来。

    众人早已一起相处过了好几天,互相告知过姓名。萧麒看着那个说话的少年,知道他叫李壮。

    在这些育才峰上课的人里,因为萧麒的年龄关系,只有张二对他比较亲近,所以萧麒也对他管束良多。其次就是李壮了,不过也只是说过几句话而已。其他人,根本连话都没有说话。

    看出张二的尴尬,萧麒笑了笑拉他起来,“天色已晚,今天应该没有人来授课了。走,带萧大哥去你的树屋看看。”说着便率先离开了。

    所有人吃饱喝足离开之后,装饭的木桶直直的离地而起,向着山下飞去。李壮是最后一个,走的时候不经意间回头望了一眼,就看见木桶朝着山下飞了下去,顿时惊呼出声。

    其他人被他的呼喊声招了过来,什么都没有看见,只听见李壮在那里惊讶地说着“木桶飞走了”。

    萧麒、张二听到声音向外看去的时候,连木桶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只看到另外两人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李壮。

    李壮见其他人不信自己,信誓旦旦的要守着木桶上山,其他人左右也无事,都被李壮拖了过来。

    到了晚间,木桶果真如李壮所言飞上山来,桶内盛着的是育才峰上所有人的晚饭,李壮自得不已。

    看着眼前满满一桶的粥菜,众人揉了揉肚子,刚刚吃完午饭没有多久,并不是太饿,不过还是都少少的吃了一些。

    众人盛饭的时候,萧麒正一脸头疼的看着拽着他衣袖的张二,实在是不知道对他说什么好。

    张二明显是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嘴里不停的碎碎念着,“大哥哥,我就多吃一碗,就一碗,好不好?”

    萧麒实在受不了他的唠叨,无奈的点了点头,张二立刻扔掉萧麒的衣袖,蹦跳着就去盛饭了。

    第二日杉泽来讲课,刚刚开始摇铃,就看到众人麻利的开始下树,对于这些勤奋的少年,杉泽表示很是欣慰。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切的缘由是昨天归言的成果。

    育才峰上一共就五个人,缺一个少一个很是明显。等到众人都下来以后,杉泽就发现有一个意外,张二竟然没有下来上课。

    杉泽亲自上树查看,就看到张二耳朵里堵着两个黑色的小球睡得香甜。杉泽将他耳中的小球取下,张二毫无反应。杉泽开始摇铃,张二终于有了反应。

    不过下一秒,一只臭袜子精准的飞到杉泽手中的离魂钟上,无论杉泽如何摇晃离魂钟,它都没有了声响。

    杉泽拿下离魂钟上的袜子,再次摇了摇,离魂钟就有了反应。

    笑眯眯地将臭袜子收到储物袋中,杉泽继续摇晃离魂钟,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来教一批未入门的弟子,都能收到法器,这买卖一点儿也不亏。”

    床上的张二听着连绵不断的钟声,终于睁开了眼睛,平时亮晶晶的眸子此时迷蒙着一层水汽,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深度,“今天怎么不把我们都弄晕就走了?”

    “谁把你们弄晕了?”

    “原来是换人了。”张二打了个哈欠,懒懒地抻了个腰,起身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衣物,也不管旁边的杉泽,直接下树站到了队伍的后面。

    杉泽有些不相信张二的话,可是看他的样子又实在不像是撒谎,下树之后直接问道,“你们昨天都学了些什么?”

    众人看着他板着一张脸,冷冰冰的样子,生怕因为没有学到东西被罚,半点都不敢隐瞒的将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