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二十章 张二
    萧麒一怔,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不过十岁左右的孩子在一个个高耸入云的树木之间穿梭竟只为了一口吃的!默然转身,解开身上的包袱,拿出一份糕点递给张二。

    张二欢喜的接过,刚才讨要糕点时的害羞窘迫早已消失不见,打开糕点就往嘴里送去,吃得狼吞虎咽、粗鲁至极却没有让一丁点的糕点碎屑掉到纸袋之外。

    萧麒看着他的吃相,莫名的有些心酸。就算自己可能时日无多,在皇宫中经历各种黑暗,争权夺利,可是从小到大,从未有人敢缺过他的吃食。他第一次觉得,对于一些简单的人来说,是极容易满足的。哪怕只是一份糕点,对他们来说,都是极好的。

    不过一会儿,张二就把袋子里面的糕点吃得干干净净的了,极为满足的打了个嗝。萧麒在旁边看着他吃完之后把水囊递给他,张二也不拘谨,对着萧麒灿然一笑,接过水囊就仰头猛灌起来。

    萧麒只觉得奇怪,张二此人不过算是中人之姿,可是当他接过水囊抬头对他笑着的那一刻,他的眼睛就像是明珠一般流光闪烁,萧麒就那样被他晃了神。

    张二吃完,神情状似不满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萧麒在旁边笑着问道,“怎么了?还没吃饱吗?”

    张二肯定地点点头,瘪了瘪嘴,笑得如同朝阳一般的说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我已经有好几年不曾吃饱过,更别说迟到这么好的东西了。”

    萧麒看着他的笑颜,实在想不通像他这样连温饱都不能保证的人为什么有如此灿烂的笑容。他在宫中见多了生活在底层的太监和宫女,他们若不是有一副阴险毒辣、一朝得志便不懂遮掩的小人,便是麻木不仁、对自己所遭遇的一切早已习惯的行尸走肉。对于像张二这样在底层奋力挣扎过,至今仍然还在奋斗中的保留着最灿烂微笑的人,萧麒无疑是喜爱的。

    他这时候才有些明白,父皇曾经对他说过的,“绝不能囿于宫廷”到底是什么意思。宫外的师姐如此宽广,即便宫内的人可以执掌天下,可是他看不到自己执掌的大好河山,看不到百姓疾苦,看不到天灾人祸,更看不到人情冷暖,父皇是不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人吧。

    原来父皇早就明白皇宫对人的改变,所以,才想要让他出宫一段时间,可是他在宫内的日子本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若是出宫,恐怕连小命都不能保住,再三思量之下,父皇还是放弃了这个决定,毕竟如果连命都没了,明白什么也都没有用了。

    萧麒想着对自己从小便照顾有加的父皇,随口便问道,“你的父母呢?”

    “早就死了。”张二浑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过片刻就转着眼珠做出泫然欲泣的模样,因为刚刚吃过东西的原因脸上泛着一层红晕,那双原本就格外璀璨的眼睛有了泪水的浸润更加明亮了几分,整个人看起来可爱极了。

    “大哥哥,我,我明天还能过来吃早饭吗?”

    萧麒看着他这个样子就想起来他刚进来的时候也是如此可怜的来蹭晚饭吃的,不由笑了笑,看来这个张二对自己的优势掌握的很清楚,显然这种事情他也不是做过一次两次了。

    还不等萧麒说话,远处就传来一声响亮的鹤鸣声。

    “你的早饭,可以过来吃。”萧麒边说边向门口走去,张二紧随其后。

    两人向外望去,就见树下有一个长相英俊的少年,脚边放着几个孩子加一个大人绝对吃不完的饭菜。

    少年冲着探出头来观望的幼童们招招手,“快下来吃饭吧,我是你们的师叔归言,以后每天早晚都会有饭送过来,你们直接过来拿就好,不会每次都这么提醒你们的。”

    归言笑得无比温和,树上的孩子们却只剩下呜呼哀哉了。要知道他们可是刚刚费劲了力气才爬上了这树屋,刚刚躺下休息都还没有顾得上吃饭,如今却还要再爬下树然后吃完饭再爬上来?

    可是看着没有说话明显是在等他们下去的归言,众人还是不敢不从。张二倒是二话没说,直接从树上溜下去,动作流畅至极。

    张二下去之后就在树旁等着萧麒,看着萧麒一点点的往下蹭,他也没有吭声,只是在旁边静静地等着。等到萧麒落地之后,张二立刻欢喜的扑了上去,很是开心的拽着萧麒去吃饭了。

    孩子们都还在长身体的年纪,谁也吃得不少,不过在这其中有一个人就极为显眼了。孩子们的饭量相差不大,大部分的人都是一起吃完的,而这唯一的例外就是张二。

    其他人都已经吃完饭,可是张二还是在一碗一碗的加饭,在旁边看着张二吃饭的人都已经惊呆了,可是张二还是一副没吃饱的样子吃的狼吞虎咽的。等到张二准备再去添饭时,萧麒止住了他的动作。

    “你许久不吃东西,不能吃的如此多,再这样继续吃下去,你会出事的。”

    张二瘪着嘴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望着萧麒,“可是我真的没吃饱…”

    眼看着萧麒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张二牵着萧麒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大哥哥,你摸摸你摸摸,我的肚子真的还是扁着的…”

    萧麒只觉得触手便是一片皮包骨头,摸了摸他的肚子,倒真的像没吃饭似的瘪瘪的,再往上摸了摸,也没有哪里有特别肿胀的地方,萧麒这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没有允许他再这样肆无忌惮地吃下去。

    “只能再吃一碗饭。”

    “哦。”垂头丧气的张二起身又去盛饭了,不过等到吃着香喷喷的米饭,他的心情已经好了起来,整个人又变得神采飞扬,亮晶晶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米饭就没有挪开过视线。

    萧麒在旁边看着以防止他一会儿再去盛饭,另一边自幼童们下来之后就没有说过话的归言若有所思的盯着张二,微垂着头刘海遮掩下眸中神色变幻,面上笑意渐渐隐退,整个人无悲无喜似的坐在那里。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