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十九章 爬树
    萧麒看看旁边淡定观赏的青奕,觉得不会那么简单,否则他们肯定要过去收尸的。不管怎么说,也是逍遥门内事务。

    果然,不过一会儿,竟然在那庞然大物下的缝隙里钻出来一个人影,那人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穿着和青奕身上一样的衣服,应该是青云门弟子。

    青奕和杉泽看着艰难挣扎出来的小师弟没有一丝的同情心,反而在旁边调笑地说道,“怎么?现在都还不能灵活掌握?这可辜负了小师弟你的天才名头呢。”

    少年也不管自己的头发、衣服有没有乱,只是径直愤愤地向青奕走去,鞋底和地砖相触,“啪啪”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广场上格外的响亮。

    少年走到青奕身前的时候,抬头一脸求安慰的表情,“二师兄,那飞豚着实可恶,他就是看我年纪小修为低才一直欺负我!”

    青奕失笑,整理着少年因为愤怒顾不上的头发,口中还不忘安抚着,“那等会儿师兄陪你,把飞豚欺负回来,好不好?”

    少年乖乖地任由青奕打理自己,并未同意青奕的话,“哼,区区一个飞豚,哪里用得到师兄出手。一个月不行就两个月,两个月不行就三个月,我还就不信,我不能收服它!”

    青奕似乎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并不多劝,领着少年来到萧麒等人身前,介绍他们认识。

    那些幼童早已被那“砰”的一声给震醒了,看着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有些茫然,一个个呆呆的样子看着十分可爱。

    青奕按着少年的肩膀,“这是我的小师弟,名叫青桓。”

    旁边的少年一脸傲娇的负手而立,“你们就是新来的弟子?也不用告诉我你们叫什么,毕竟三个月之后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你们!”

    留下一句让众人心惊胆战的话,少年心情极好的又去和飞豚奋斗了。

    青奕看着青桓故作老成的样子微微一笑,为众人解释青桓的话,“青云门只收天赋绝佳、勤奋刻苦的弟子,所以你们入门之后会有一场为期三个月的比试,现在不过只是开始,能不能留下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青奕抬手一挥,萧麒眼前光芒四射,刺的根本睁不开眼睛,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山顶。

    山顶树木参天林立,格外高耸。耳边能听到潺潺流水声,应是不远处就有山涧。萧麒四下打量着,还能看到在枝丫中翻腾跳跃的小松鼠。

    青奕指着自己上方的木屋,“这就是你们在之后的三个月里居住的地方。”

    众人这才发现,那高耸的树木上竟然搭建着数个木屋,因为枝叶遮掩,在树下也不过就能看到个轮廓罢了。

    青奕继续讲解,“以后你们三个月的活动范围就是这座山顶,每日都会有门内的师兄弟们来为你们授课,三个月后,能够领会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说罢转身就走,一点儿也没给这些可怜的孩子们留点儿反应时间,总算有一个反应快的孩子在青奕下山之前叫住了他,“师兄,现在太阳已经下山了,我们今晚要怎么才能去树屋?”

    别的幼童这才回过神来,是啊,他们这些人里可是有人不会爬树的啊!

    青奕依旧笑得温和,却让幼童们觉得有些恶寒,“各凭本事!”

    说完之后看着从始至终毫无反应的萧麒,又加了一句,“在这育才峰上,禁止使用本门功法之外的任何功法。”

    说罢便飘飘然的下山了,只剩下似懂非懂的幼童和如遭雷劈的萧麒。

    不信邪的萧麒试着运转功法,调动自己的内力,果然毫无反应。

    看着四周,已经有幼童开始爬树了,萧麒叹口气,找了一个爬的最高的幼童学着他的样子往上爬,可是天地良心,身为一国太子,这个技能真的没有掌握啊!

    萧麒只看到自己的参考对象已经麻溜的爬到了一半,而自己才不过离地一尺而已,这差距,想想就心酸。萧麒叹了口气,接着往上爬。

    就在萧麒为了自己今晚的睡眠努力奋斗的时候,头顶上传来孩子还带着稚气的声音,“大哥哥,你这么大了都不会爬树?”

    萧麒扒着树干,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会不会爬树和年龄大小有关系吗?

    那孩子也不管萧麒什么反应,自顾自地继续说着,“大哥哥,我叫张二,是我们村子里爬树最快的,我教给你!”

    说完就看着萧麒的动作指挥他,一会儿说腿再抬高点,一会儿说手应该往左偏一点。

    萧麒对张二的指手画脚很是不满,但是发现自己在他的要求下确实爬得快了好多,便也没有多说什么了,只是沉默不语的埋头向上爬。

    在张二的帮助下,萧麒很快就爬到了木屋上,爬到上面才发现张二的木屋离自己所在的木屋居然相隔着五六棵树的距离,和张二道了声谢便进屋休息了。

    另一边的张二却并没有休息,他找准位置,在树枝间灵活的攀爬跳跃,不一会儿就到了萧麒的木屋里。

    “大哥哥,大哥哥。”张二一进木屋就兴奋的不行。

    萧麒对着这个指导自己爬树的小师傅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摆出了一副温和的面容,在张二跑到自己跟前拽着自己衣角的时候,后退一步极为郑重地冲着张二鞠了一躬。

    张二睁着自己那双懵懂无知的大眼,“大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若不是得你指导,今夜我怕是都爬不上这木屋,”萧麒自嘲般地勾起一笑,“总是要谢你一谢的。”

    张二的脸立刻就红了起来,边摆手边说,“使不得,使不得。”

    看着张二的反应,萧麒笑得越发温和,“你过来找我是要做什么?”

    听罢萧麒的话,原本只是面颊微红的张二,双耳也渐渐地被红晕浸染,不过一会儿的工夫,两只耳朵已经变得红彤彤的。

    他微垂着头,双手捻着衣摆,声音小得萧麒都快要听不见,“大哥哥,我没有吃的东西,你能给我一点吗?”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