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十八章 师叔
    “我名唤青奕,你唤我青奕师叔就好。”青年又给萧麒介绍桌后已经闭上眼睛的仙师,“这是杉泽,你可以唤他杉泽师叔。”

    “青奕师叔”又转向闭着眼睛的杉泽,“杉泽师叔”

    青奕很是欣慰地点了点头,杉泽闭着眼睛没有丝毫反应。

    “杉泽为人有些冷漠,不过你和他熟悉之后就会知道,他为人是极好的。”青奕又指着屋子侧面的一道门,“去那里面歇着吧,等收完弟子之后,我们就回逍遥门。”

    萧麒推开门发现屋子里面有四个幼童,最大的不过十岁的样子。看到萧麒进来,几个孩子都很是好奇地围过来,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你也是青云门的仙长吗?”

    “青云门是不是在天上的?那里面有凤凰吗?”

    “仙长,我们还要在这里呆几天?如果时间还长的话,我可以先回家一趟吗?”

    “仙长,你怎么不理我们呀!”

    被围在中间的萧麒一脸的无可奈何,他安抚性地摸了摸孩子们的头,“你们容我慢慢和你们说,好不好?这样太乱了,就算我说了,你们也听不见的。”

    这时候的萧麒早已没有了生人勿进的冷漠,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整个人如同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孩子们听到他的话,很是乖巧,不再说话,昂着头带着期盼的目光很是安静的看着他。

    看到这些乖巧的孩子,萧麒早已平和下来,什么救命功法、命不久矣,早已忘到了一边,只剩下面前这些干净乖巧的孩子了。

    他蹲下身来,揽住就近就近的两个孩子,“我并不是青云门的仙长,和你们一样,都是新被招收的青云门弟子。”

    “啊?”

    孩子们的失望显而易见,萧麒笑着问道,“我现在不是仙长,以后会是的,你们也很快就会是青云门的仙长。”

    “恩恩。”刚刚眼中还布满失望的小萝卜头们因为萧麒的一句话就重新充满了期望,萧麒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孩子们果然是最容易满足的人。

    萧麒和孩子们在一起玩笑,时间倒是过得挺快,不一会儿便已经到了晚间。

    青奕和杉泽走了进来,“我们该走了。”

    “现在就去青云门?”萧麒看看外面的天色,“我没看错的话,已经是快到晚上了吧?”

    青奕笑了笑,“晚上也不会影响赶路的。”

    可是会影响我们睡觉啊!

    萧麒的怨念没有人能够体会,只有一个孩子声如蚊呐的暗自嘀咕着,“那可怎么睡觉呀!”

    几人走至台上,懒洋洋的杉泽随手甩出飞行法器,破天荒的说了一句话,“你们可以在这里面睡觉。”

    萧麒只觉得华光闪过,一艘极为豪华的大船便停在了青云台上,那豪华程度丝毫不亚于父皇的龙舟,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由此可见,青云门的富裕程度,单单一个出来接引弟子的青云门人就能用得起如此豪奢的东西。

    青奕首先登上飞行法器,众人依次跟上。

    看到所有人都已经坐好之后,为了不让那些幼童过于惊讶,青奕还是出言提醒了一下:“我们现在乘坐的这个飞行法器是扁舟,现在要起程了。”

    幼童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萧麒则没有任何表示,笑话!这比龙舟都大的东西叫做扁舟?

    不过一会儿之后萧麒的观念就被打破了,云海之上,茫茫无边际,刚才看起来很雄伟的扁舟现在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太过渺小。

    不得不说能被青云门选中的孩子们胆子还是极大的,扁舟起程之初还趴在外面看着四周云海翻腾,这是身为凡人的他们从未见过的美景。不过看过半天之后这美景便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青奕将他们一一带回房间休息。

    扁舟载着众人历经一天两夜终于到了青云门。

    萧麒醒来的时候天色还只是微亮,身下早已不是扁舟上绵软厚实的床榻,而是硬邦邦又透着丝丝凉意的东西。

    萧麒慌忙睁眼查看,那几个孩子在他的旁边躺着,应该是还没有睡醒。青奕和杉泽在不远处说话,萧麒努力竖着耳朵,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听不到。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格外宽阔的广场,以萧麒现在的目力,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这应该就是青云门,萧麒暗想着。

    广场上的地砖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格外的光滑。萧麒坐在地上,感觉地砖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渗透进自己的身体里,格外的舒服,萧麒索性整个人又躺了下来,反正这偌大的广场也没有别人,只有他们几个人而已。

    萧麒躺在地上仰望天空,这青云门的天似乎都和外界的不大一样。外界的天是蓝色的,就算云朵比较多的时候,也是蓝天的底色。可是这青云门的天竟然就是白色的!

    白茫茫望不到边际,就和在扁舟上往外看到的颜色一样。

    就在这时,白茫茫的天际竟然出现一个黑点,渐渐地,那黑点以极快地速度由小变大,最后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一头猪。

    萧麒有些惊讶,那是猪吧,虽然形体不太像,但是头部还是比较相像的,不过这个猪的颜色可就实在差强人意了,竟然是只通体黑色的猪!

    不过最让萧麒诧异的,还是猪后背的两扇翅膀,那两扇翅膀十分巨大,落地之后竟然可以将整只猪都包裹在其中。要知道这只猪的体积可以很大的,差不多要比得上萧麒在皇宫的起居殿了,怪不得那么远的时候就能看到这只猪了。不过如果这种体积的也算是猪的话,那眼前的这只怎么也算是加强版的飞天猪了吧。

    飞天猪越来越近,萧麒打量地也越来越仔细了,那猪的皮毛竟也是油光水滑的,没有一根杂毛。可是萧麒越看越不对劲,那飞天猪在落地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减速,直直的向着广场坠下。

    砰!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萧麒觉得自己坐着的地砖似乎也颤抖了一下,看着广场上那个庞然大物半响没有动弹,不由觉得那东西不会是死了吧?摔死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