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十七章 逍遥门弟子
    相比萧麒的暴躁,桃花妖显得胸有成竹许多,“听我的话,你不会死的。”

    死的又不是你,你当然不担心了。

    桃花妖看出来萧麒的不忿,继续说道,“堂堂西国太子,这点儿勇气都没有?”

    “西国太子怎么了?太子就不是人啊!”

    桃花妖很是认可的点头,“对,很快你就不是人了…是人修。”

    萧麒:…,说话不要这么大喘气,成吗?

    五日后,萧麒挺着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乖乖地跟在桃花妖的身后去了五里镇上的逍遥台。

    逍遥台原本是一个戏班子的地方,后来戏班子经营不善倒闭了,这个台子便闲置了下来。逍遥门招收弟子的时候见此地宽阔,便掏钱买下来在此招收弟子。久而久之,这个原本供人消遣的台子地位也越发的尊贵起来,镇子上的人渐渐地就称呼它为逍遥台。

    除了招收弟子的时候,逍遥门禁止弟子在凡间以逍遥门弟子走动。即便如此,逍遥门在凡间的声望也是极高的。

    两人走到逍遥台的时候,台前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

    桃花妖本想先看下逍遥门的收徒流程如何,却发现幼童上台之后都是直接进了屋子,不久之后要么就是让下一个幼童进去,要么就是没通过的幼童直接出来。

    既然已经看不到逍遥门的收徒流程,桃花妖也不想浪费时间,悄悄地勾勾手指,萧麒已经附耳过来。如果忽略萧麒那一脸憋屈的神情,两人此时倒像是正在说着悄悄话的夫妻。

    萧麒对于桃花妖这种根本不打招呼,就越过自己操控自己身体的行为已经快要麻木了,当然掩在心中的还有深深的忌惮。

    桃花妖看着逍遥台的方向,目光深邃而悠远,“去排队吧。”

    萧麒觉得自己不多的忍耐力已经快要消失殆尽了,尽力稳住自己的语调,却还是在不自觉间加重了几分,“逍遥门招收弟子的标准是幼童!”

    桃花妖挑眉看着他不说话,萧麒皱着的眉头立刻平缓下来,“你有办法?”

    “到台上后,什么都别多说,只说想看看自己资质如何。”

    “只要这样就可以了?”萧麒不敢置信,若是逍遥门有这么好进,那台下的那些人不都进去了?

    桃花妖白了萧麒一眼,连自己的资质如何都不清楚的人,她实在懒得理他。本以为一国太子怎么也会有些威势,结果醒来之后的这些日子,怎么觉得这人就越来越蠢了呢?

    因为前来逍遥台的人众多,又不想给逍遥门的仙师留下不好的印象,众人很是自觉的在逍遥台下排着长队。

    萧麒顶着暴晒的日光足足等了一个上午才轮到他,鬓角、额间的汗渍在烈日照耀下微微闪着光。

    原本在队中时,因为很多孩子都是有大人陪着的,萧麒倒也没有显得有多突兀。可是此时已经到了最前面,在只有幼童存在的队伍中,萧麒算得上是鹤立鸡群了。

    萧麒站在队首很是淡定地忽视了来自身后的窃窃私语,毕竟身为一国太子,脸皮的厚度也是不低的。

    前面的幼童垂头丧气跟着逍遥门的仙师从屋中出来,仙师走到逍遥台边,看见萧麒明显怔了怔,“你也想要入我逍遥门吗?”

    “是”

    听到肯定地答案,仙师仔细打量了萧麒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让他跟着。

    萧麒便在身后那群幸灾乐祸的目光中登上了逍遥台,和之前的幼童一样,萧麒上台之后也是直接进了屋子。屋子里面很是空荡,只有一张桌子,三把椅子,桌前一把,桌后两把。

    带领萧麒进来的仙师示意萧麒坐到桌前的那把椅子上,他自己则是坐到桌后那把空闲的椅子上。

    萧麒进来的时候,桌子后面已经坐了一个看上去很是温和的青年,貌似和萧麒差不多的年纪。

    萧麒刚刚坐下,桌后的青年端着笑容满满的面孔,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甚至能从他的语调中听出一丝好奇来。

    “你不知道逍遥门招收弟子的规矩吗?”

    萧麒的脸有些泛红,目光也透出了一丝窘迫,不过他很快稳住了心神,仍旧保持着自己那副见到外人时候生人勿进的面孔,“不是想要挑战青云门派收弟子的规矩,只是想要看看自己的资质罢了。”

    桌案后的青年听罢也不生气,示意萧麒把手伸过来之后便敛眉沉目专心的开始查看萧麒的根骨,时间渐逝,青年的神色越发的欣喜。

    萧麒虽然不明所以,不过也明白桃花妖的谋划怕是要成功了。

    就在此时,青年对着旁边无聊的闭目养神的仙师说道,“师弟,你也来看看此人的根骨。”

    仙师睁开眼睛,有些诧异地看着青年,“你确定?”

    青年肯定地点点头。

    半响之后,两人对视一眼,神色很是郑重。

    萧麒只见两人的笑意渐渐消逝,只觉得此次结果怕是要失望了。就算是信誓旦旦的桃花妖,也猜不到这个结果吧。

    桌案后的青年起身移步行至萧麒身前,抬手行了个道礼,“这位兄弟资质甚佳,不知可愿随我前往逍遥门?”

    本以为此次无望,骤然听到这个消息,萧麒有些反应不过来,板着一张脸带着几分傻气,“我可以入逍遥门?”

    “正是如此。”

    萧麒大喜,参照着青年人的行礼方式回了一个不伦不类的道礼,这才回话,“敝人仰慕逍遥门已久,若能入门一观,便也不枉此生了。”

    “以你的资质,入门之后,定是我的师弟了,还怕不能参观吗?”

    萧麒对于自己的资质实在没有什么了解,只能试探性的问道:“我的资质…很好吗?”

    青年看着萧麒完全懵懂的样子,拍了拍萧麒的肩膀,很是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凤毛麟角啊!”

    萧麒突然有一种自己手握宝藏却不自知的感觉,当然这种感觉也没错就是了。

    萧麒转身看向屋外,朝着桃花妖的地方隐蔽的看了一眼,那里已经没有人影。他并不知道桃花妖去了哪里,不过想到对方本就是为自己寻求救命功法才让自己潜入逍遥门,应该不会丢下自己不管。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