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十六章 压制
    “妖修?”萧麒咽了咽口水,“什么…妖?”

    “桃花。”

    萧麒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豺狼虎豹之类的东西,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句话来形容姑娘,再恰当不过了。”

    桃花妖:…,她能说不愧是同一个人吗?

    知道对方是个妖精,萧麒脑中飞快的转过无数个想法,抬起头时却早已压下眼底的算计,“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桃花妖好整以暇的看着萧麒,“我叫夭夭,桃之夭夭的夭夭。”

    看着女子眼中的笑意,萧麒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有深究,只是随口说道,“姑娘这名字倒是贴切。在下萧麒,麒麟的麒。”

    “是吗?这个字可不是谁都能叫的?可不要辜负了它才好。”

    萧麒:…,这么明显的看不起究竟是怎么回事?越发的不想理会她了。

    这次萧麒倒是理解错了,桃花妖看在他的修炼资质上对他是真的一片期许之心,可惜她的殷殷叮嘱却没被接受到。

    萧麒虽然不想理会桃花妖,可是如今形势比人强,自然由不得他愿不愿意。只能当做没有听出来桃花妖的轻视,开始说起修炼功法的事情来了,“我仔细看过这些功法的特点了,就道德经吧。”

    “你想好了?”

    萧麒点点头。桃花妖依旧神色坦然的坐在那里,萧麒想了想还是开口道,“这道德经,是逍遥门的修炼功法吗?”

    桃花妖叹了一口气,“是呀,怕是不好弄到手呢。”语气却很是漫不经心。

    “那你打算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喽。”

    萧麒明白,这是不打算告诉自己的意思,也就不再追问。

    两人就这样静默地坐了有半个时辰,桃花妖站起来拍了拍萧麒的肩膀,“走吧,小旗子,该去逍遥门了。”

    “现在就走?”对于那个自己很不待见的称呼,萧麒自动忽视了。但是对于午饭问题可是没有办法忽视的,毕竟现在已经快要到吃饭的时间了。

    桃花妖没有回话,只是朝着萧麒勾了勾手指,当然,手指尖萦绕着一丝红光。直接出门去和陈桂花夫妇道别,半点都不担心萧麒有没有跟上。屋内的萧麒发现自己身体的主权又不是自己的了,竟然身不由已的跟在桃花妖的后面走着。

    陈桂花热情挽留他们两人在这里用过饭再走,被桃花妖拒绝了。全程萧麒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一脸笑的扭曲的表情静静站在桃花妖的身后。当然在中途他有试过发表自己的意见,可是不幸的是他的嘴现在是张不开的。

    离开陈桂花家里之后桃花妖就徒步向镇上走去,被逼无奈且已经被施了术法的萧麒只能乖乖地跟在后面。两人一直到日落西山才走到了离村子最近的镇上,一到镇子,桃花妖就朝着酒楼走去,萧麒终于有了一丝精神,可以吃饭了。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一直在小二上了菜桃花妖竟然都没有把他的禁锢解开。

    萧麒:…,武力值高了不起啊,最好不要有让我赶上她的那一天,哼!

    桃花妖拿起筷子夹着吃了一口,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环视四周,转到身后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你在这呀,不好意思,我都忘了。”

    “没…事…”,两个字说的要多咬牙切齿就有多咬牙切齿。

    桃花妖把自己身旁的椅子拉开,“快坐快坐,你看我这记性,真是不好,你多吃点儿,别记在心上。”

    萧麒已经开始大口朵颐,狼吞虎咽了起来,再也顾不得桃花妖在旁边说了什么。而他没注意到的是,旁边坐着的桃花妖看着他不顾形象的样子笑得狡诈的像只狐狸。

    桃花妖托腮看着萧麒吃完饭后文雅地拿帕子擦手,淡定地吐出两个字,“结账。”

    萧麒没有反应,继续收拾自己的仪容,心里暗暗反思着,刚刚的举止太粗鲁了,以后绝不能再有。

    不一会儿,小二过来,“客观,一共三十八两银子。”

    桃花妖点点头,抬手指了指萧麒,小二会意,又对着萧麒重复了一遍。

    萧麒:…,为什么自从醒来之后就这么悲催?什么时候连吃顿饭都得自己掏钱了?心里一边默默地吐槽一边从怀中摸出一枚玉佩,“没有银子,这枚玉佩拿走吧。”

    桃花妖挑挑眉,玉佩已经转到了桃花妖的手上,在小二看起来就像是萧麒扔到了桃花妖手上似的。

    “玉佩我收下了,这顿饭钱我就帮你付了吧。”桃花妖顺手掏出银子扔给小二。

    萧麒已经快要气得说不出话来了,敢情这位大佛没吃饭还是怎么的?或者也可以换个说法,萧麒是敢怒不敢言,被桃花妖死死地压制了。

    两人在镇上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夜半,萧麒悄悄出门,放了一枚信号弹,客栈上空升起一朵形状怪异的绿色烟花。另一间屋内的桃花妖睁眼笑了笑,翻了个身便又睡了过去,如今她已经可以很容易的入眠了。

    第二日吃过早饭,两人又开始赶路了。这次萧麒很是乖觉,倒也没用桃花妖动手。

    “我们要去哪里?”

    “不是说过了吗?逍遥门啊!”

    “你知道在哪里?”这次萧麒是真的震惊了,逍遥门可是第一大修真门派,门人行踪缥缈,就算出世,也从不以逍遥门弟子自居。故知道逍遥门地址的人少之又少。

    “不知道啊。”

    萧麒瞠目,还以为她知道呢,“那我们这是要往哪里走?”

    桃花妖叹口气,“你不能动脑子想想吗?今天是十月初十。”

    “十月初十…十月初十…”萧麒反复念叨着这个日子。是了,每年十月十五逍遥门门人都会来各国选拔资质出众的幼子前去逍遥门拜师修炼。

    “你要在逍遥门门人回去的时候,偷偷跟在那些门人身后潜入逍遥门?”

    桃花妖摇摇头,“不是我要潜入,是你要潜入。”

    “你莫不是自己弄不到修炼功法,想让我去送死不成?”萧麒气愤难平。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