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十五章 谈话
    桃花妖指着床边坐着的男人,“他刚刚醒过来,麻烦大夫给他把个脉,看看他的身体如何了?”

    大夫上前把了脉,“公子脉象从容和缓,没什么事。”

    “谢谢大夫了。”对于这个结果,桃花妖很满意。

    陈桂花:…,敢情他们都拿昏迷当睡觉的吗?昏迷了那么久刚刚醒,竟然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送大夫出门的时候,陈桂花又是赔礼又是道歉,对于拖着大夫过来看昏睡的病人结果昏睡的人已经自行醒来这件事很是抱歉。大夫倒是没有多少恼意,只是说“病人没有事是最好的了。”

    虽是这样说,陈桂花还是给了大夫一两银子才罢。

    萧麒醒来后看着眼前的一切很是陌生,可是多年来的习惯还是让他没有出声,只是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是一处简朴的民房,屋内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都是很破旧的样子,桌子边缘甚至都有一些已经破皮,露出里面带着棱刺的木头,一个不小心就会划伤桌边的人。墙壁上也挂着些欲掉不掉的东西,原谅萧麒实在不知道那是什么,他自小在宫中长大,所接触的物件无不贵重,就算是最落魄的那几年,却也没有住过这么破败的房子。显然他已经忘记他住过的连张床都没有的寒冰洞了。

    屋中的女子倒是为这屋子增色不少,那女子单单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你,便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就连在这破败的民房中,似乎也不觉得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陈桂花送完大夫回来,看到的便是屋内的两人静静对视着,没有一人开口说话,空气中都似乎弥漫着一种香甜的气味。

    屋内的两人听到脚步声,齐齐看向她,陈桂花顿时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有些忐忑的开口道,“要不…,我先出去吧,你们先聊着。”说着就往外走去。

    桃花妖叫住她,“桂花嫂子不必如此,如今我朋友已经醒来,实不便在此叨扰了。”又从怀中掏出一绽金子递给陈桂花,“这些日子多谢嫂子照顾了,一日三餐甚是费心。区区心意,还望嫂子不要嫌弃。”

    看到桃花妖手中的东西,陈桂花吓了一跳,慌忙摆手,“使不得使不得,不过是些粗茶淡饭罢了,如何用得这许多?”

    两人又推拒了一番,桃花妖看陈桂花实在不肯接,这才收了起来。不过又拿出了一绽银子坚决给了陈桂花,陈桂花实在推不了,这才收了起来。

    陈桂花走后,两人又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气氛中,萧麒毫不避违地打量着桃花妖,思忖着她到底是什么人,桃花妖目光望向屋外,没有任何反应地任由他打量。

    许久萧麒收回目光,桃花妖神色淡淡的开口,“打量完了?可得出什么结论了?”

    萧麒没有理会她的问话,只是自顾地问着自己的问题,“我怎么会和姑娘在这里?”

    桃花妖皱着眉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萧麒只觉得眼前之人就连皱眉都是美丽的,倒也不是那种张扬的美,她就是静静的,温和的,舒服的。就连皱着眉,也让人感觉不到多少恼意。

    萧麒笑得风流倜傥,“结论吗?姑娘实在貌美,不知姑娘可是钦慕在下?可愿跟随在下回家,在下甘愿纳之,定不负卿之心意。”

    桃花妖冷笑,“纳?阁下可是太高估自己了。”

    “是吗?在下可不觉得。”萧麒有些深邃的眉眼盯着桃花妖,倒是显出几分严肃来。

    桃花妖不理会萧麒的否定,“钦慕就更谈不上了,不过嘛,跟你回家我却是愿意的。”

    萧麒有些发懵,却还是不动声色,“那敢问姑娘想要以何身份随我回家?家中长辈极重礼数,轻易怕是不会同意的。”

    桃花妖摆摆手,“无妨,你长辈那里我已经送过信了,他们不会有异议的。”

    萧麒听了这话,心下一惊,只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有何意图?”

    桃花妖将交易内容告诉他,“我会给你找一份适合你的修炼功法,在此期间,你得乖乖听我的话。三年后,我随你回家。”

    萧麒嗤笑一声,“凭什么?就凭你一份不知真假好坏的功法,就想当投名状?”

    桃花妖眼中光芒一闪而过,伸出手指朝着萧麒点了点,一道红光闪过,萧麒已经动弹不得。

    桃花妖挑眉看向萧麒,“投名状?我还不需要那东西。不过是不想占你的便宜罢了。现在,你觉得呢?”

    萧麒恨恨地盯着她,不发一言。

    桃花妖不打算和他计较,于她而言,萧麒将将二十岁,不过是个孩子罢了。不经意的挥了挥手,萧麒身上的禁锢已经去掉。

    又抬手丢给萧麒一份竹简,竹简丢在身上倒是没有多疼,却还是让萧麒很是气愤。毕竟从小到大,还没有几个人敢这般态度对他。

    没有理会萧麒,桃花妖用她平稳带着两份笑意的口吻说道,“这竹简上是适合你修炼的几本功法,你看看想要哪个,我给你弄来。”

    那么坦然的语气,好像弄来一本修炼功法是件手到擒来的事情一般,可是萧麒身为太子,自然可以接触到一些隐秘的事情。他可是知道,那些隐世的修行之人有多难打发,武力值又高的离谱,每每总是让他和父皇忧虑不已。这般想着,看向手里这份竹简的目光便愈发的晦涩不明。

    萧麒打开竹简,看到的第一份功法就是《道德经》,顿时心下大惊,抬眼向桃花妖看去,却见那女子依旧坦然地坐在那里,唇角带着三分笑意。萧麒压下心思,继续看下去,《南华真经》、《冲虚经》、《古兰经》、《心经》。

    萧麒细细地把各个修炼功法的长处和短处都看了一遍,心里有了底之后问道,“你修炼的是哪种功法?”

    桃花妖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我是妖修,这些人修的功法我不能用。”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