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十一章 桂花嫂子
    在见到自家婆娘的那一瞬间,小混混就知道要坏事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踮起脚尖捂住自己婆娘已经张开准备大骂的嘴巴,下一刻对面的人就已经横眉倒竖怒目而视,看到婆娘这样的表情,小混混已经吓得快要腿软了,可是身后那扇门里面的人可是更可怕的。

    为了自己和婆娘的小命着想,小混混还是顶着压力没有放开捂着自家婆娘嘴巴的手,苦于没有手可以用的情况,小混混只好张开嘴无声的说着,“去西屋,去西屋……”

    可惜被捂嘴的人完全没有领会到他的心意,也懒得去看他的嘴型,只是一意孤行的想要去东屋看个究竟。

    被逼无奈的小混混只好捂着自家婆娘的嘴,费力的将她推到了西屋里。

    进到屋里之后,比较强壮的女人一把挥开男人的手,张口就开始教训,“姓陈的,你长本事了啊,竟然敢往家里领姑娘了?我这两天太给你脸了是不?”

    男人没有理会女人的话语,松开手之后赶忙转身关门,将门栓都插好之后才回身对着女人笑嘻嘻的说着,“家里有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我哪里还需要去外面找小姑娘?”

    对于他的油嘴滑舌,妇人显然不当一回事,“陈强,你别在我这里给我打迷糊眼,说!东屋的人是怎么回事?”

    男人有些心虚,“我说了你别生气啊。”看着妇人现在就已经很是生气的样子,陈强对自己说完之后的下场有些担忧,偷瞄着妇人的脸色忐忑的继续说道,“今天隔壁的张二牛过来找我,说…说…镇上来了个神仙一样的美女…”

    注意到妇人的神色没有明显的变化,陈强这才敢继续,“我就和他一起去看了看,结果那个神仙一样的美女在肩膀上扛着个能顶她两个的男人。我们被吓了一跳,又不敢走,就…就只好把他带回来了。不过你别生气,那个女的说了,她不会在这里久待的,等她给那个男的治好伤,她就走了。”

    “她说要在这里给那个男的治伤?”

    听见妇人的问话,男人慌忙点头,“对,是她亲口说的。”

    妇人想了想,起身朝屋外走去,陈强在她起身的刹那拽住她的衣袖,“你别去招惹她们,那女的挺厉害的,你估计打不过她们。”

    妇人白了他一眼,“谁说我去打架的?那男的不是受伤了吗?我去问问用不用找个大夫。”

    张强讪讪的松开手,下一刻已经恢复油嘴滑舌的面孔,“还是夫人想的周到。”

    听到他这话,已经走到门口的妇人扭过头来,“别以为说两句好听话就行了,”指着床上被男人捧过来的东西,“我刚刚收拾好的屋子又被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弄乱了,若是我回来的时候你还没有收拾好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想到自家门口旁边放着的从山上拖回来的酸枣枝,男人打了个寒颤,“放心放心,肯定收拾好。”

    看着男人抱着一大团东西抓耳挠腮的样子,妇人加了一句,“不许随便乱放!”然后才朝东屋走去,身后是陈强拖长调子恹恹的声音,“哦。”

    妇人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走到东屋门口敲了敲门,“妹子,在里面没?”

    听到里面应声,才推门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在自家破败的八仙桌旁边坐着的身影,只一眼,妇人就知道陈强为什么将这姑娘带到家里来了。

    那女子坐在有些昏暗的屋子里,却半点不曾遮掩她的风姿,身着一件白色渐粉的裙衫,气质温和。可是只要看到她的眼睛,妇人就知道所有的温和都是表象,这个女子太过冷漠,被她的眼神一扫,妇人整个人都打了个冷颤。

    整个镇子上,只有自家的武力值是最高的了,怪不得陈强会把女子带回来。若是去到别家,怕是没有人能招待的了。想到这里,妇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真挚。

    “刚才听我家那口子说家里来了客人,我就过来看看。我叫陈桂花,我家那口子叫陈强。妹子要是不嫌弃的话,叫我桂花嫂子就行。”

    桃花妖默了默,“桂花嫂子好。”想了想,又接口道,“嫂子叫我夭夭就可以了。”

    “那行,夭夭妹子,我听我家那口子说,妹子是带了个病人过来治伤的?”

    桃花妖点点头,指了指床上躺着的男人,“他受了内伤。”

    “那严重吗?我们镇子上倒是有个赤脚大夫,一些小伤小病的都是找他来治的。”妇人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说找大夫的话,“就是不知道这人的伤重不重了。”

    知道面前这人是好心,桃花妖笑得温和,“嫂子不必担心,他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要让他静养就好了。”

    妇人点点头,“既然只是静养,夭夭妹子在这里住着放心就行。有什么事喊我一声,不用跟嫂子客气。”

    “谢谢嫂子。”

    妇人摆摆手,“这有什么的,平时着院子里也就我和我家那口子两个人,天天和他说话我都腻烦了,正好妹子来了。看妹子这装扮,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吧。”

    看着桃花妖沉默不语,妇人继续说道,“我们镇子上这些半大小子吧,虽说看着有些流里流气的,但是人都不坏。看见有个生人来的时候都跟见什么稀罕物件似的,毛毛燥躁的,妹子别理他们就是。毕竟镇子上人少,地方也比较偏僻,平常没什么人来,这一见着个漂亮姑娘,就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少年人见识少,妹子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知道妇人是怕自己教训那些人,桃花妖没什么感觉,反正自己之后不打算出门,更别说去教训人了。“嫂子放心,我没放在心上的。”

    听到桃花妖这样说,妇人松了一口气,“夭夭妹子一看就不是一般人,我也是怕那些小子们惹了你的眼,毕竟他们虽然不着调,却也没做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就连偷鸡摸狗的事都没干过,最多也就是吓吓小孩子罢了。妹子放心,我一会儿就去训他们去,保准让他们以后再也不敢来妹子跟前放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