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十章 高人
    不再理会寒冰潭内喋喋不休的莲花精,桃花妖带着还在昏迷的男人向着极北之外走去。

    寒冰潭内的莲花精迫不及待的拿过窥尘镜就要启动,却在触发的那一瞬间,窥尘镜中传来桃花妖的声音,“努力修炼,不许贪玩。这个窥尘镜里我只存了可以启动十次的法力,你用的多了,就只能坐等我回来。”

    依旧是平常清清淡淡的声音,莲花精却在话语中听出了一丝戏谑,恨恨地将窥尘镜甩到寒冰潭底,平复了好久才把自己心情平复下来,进入修炼状态。

    带着一个昏迷的男人离开极北之地的桃花妖十分迷茫,她没有出过极北之地,就算在莲花精面前表现得云淡风轻,也不能代表对于这次出行,她自己真的是云淡风轻的,在窥尘镜中看过太多妖精被人类追打唾骂最后变回原形的故事,对于人类,总归是有些发沭的。

    于是走在小镇上出现了一个容貌绝美,步伐却极为缓慢僵硬的女子。

    对于一个资源相对匮乏,且信息落后的小镇,美女出现这种消息不过一会儿就传遍了整个小镇,地痞,二流子全都出来了,真正在忙活的人家倒是没有几个出来瞧热闹的。

    那些地痞流氓本来是想好好招待一下好不容易才见到一次的美人的,可是在见到桃花妖后却不敢再轻易放肆了。原因无他,不过是此时的桃花妖太过剽悍而已。

    离开极北之地的时候,因为那里人迹罕至,桃花妖是用法术控制傻男人的。

    可是到了这里,桃花妖为了不露出马脚,自然不能继续用法术了,想了又想,也只能把男人扛起来了。

    虽然不能用法术,不过一个男人的重量,对她来说还不算什么。

    可是这在镇上的二流子看来,就已经是练家子的表现了,一个看着娇娇弱弱似乎可以随风而去的美人,竟然面不改色的扛着一个比她将近两倍的男人,此时的混混自然不敢在怠慢,虽然很想一走了之,不过自己已经在这里打量了这么久,若是直接走开的话怕是让高人的印象不好。

    桃花妖看着这个现在自己面前明显很紧张的男人,有些不明白他过来干什么,难道是术士?已经识出来自己的真身?想到这里,桃花妖浑身已经开始紧绷起来。

    而小混混看着随着自己的靠近,明显越来越愤怒的高人,咽了好几口唾沫之后才战战兢兢的开口说,“不知高人来这里所为何事?小人虽功力不行,但是各种小道还是懂的不少的。”

    听到他的话,桃花妖这才放松下来,没有认出自己的真身就好。

    另一边的小混混也在心里默默的松了口气,暗道自己这次果然没有赌错。

    桃花妖决定在这里找个地方住,先把男人弄醒了再说,毕竟自己这个弱女子扛着一个大男人,也挺招人眼的。

    于是对着旁边那个笑的一脸谄媚的男人道,“能帮我找个地方住吗?”

    话虽然很谦虚,桃花妖却硬生生的将一个问句说成了陈述句。语气却一点也不谦虚。

    旁边的男人也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只是在她说完之后很积极的回话,“去我家住吧,虽然你们可能不太习惯,不过我家就是这镇上最好的房子了。”顿了顿,又加了一句,“想住多久住多久。”

    看他这样,桃花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赶忙说到,“我们在这里给他疗完伤就走,不会耽搁太久的。”

    虽然是解释的话,但是桃花妖平淡的话语说出来,却让领路的男人产生一种对方应该不会嫌弃自己家的感觉。

    男人想了想,对方不嫌弃自己家可能真的是好事,毕竟镇上如果有人惹了他的话,那麻烦估计不会少,毕竟这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样子。

    双方就在这种诡异的协调下达成一致,沉默的走到男子的家。

    男子的家就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四合院,不过这个四合院是用土坯建筑的而已,可是就连这样的房子都已经是最好的房子了,桃花妖几乎可以想到这个镇子到底有多落后了。

    然而越是落后越有利于自己目前的情况,对于这个环境,桃花妖表示很满意。

    如今男人昏迷不醒,桃花妖想着将男人体内的伤势稳固住之后留在这里,然后自己先出去找找功法,若是顺利的话,到时候可以直接带着功法回来,将男人弄醒之后直接让他修炼就可以了。

    小混混毕恭毕敬地将桃花妖领进家里,拐进东边的屋子,很是麻利的将床上扔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了起来。

    “姑娘,您就把人放到床上休息吧。我把这屋收拾收拾,一会儿就好。”说着还很是不好意思的将自己手里捧着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往旁边桌子后面遮了遮,只是东西实在太多,不但没有遮住,反而被桌角挂掉一两件东西,趁着桃花妖在打量屋子没有注意这边,赶忙捡了起来,“那我就先把东西拿走了,有什么事情,您再叫我,保证随叫随到。”

    说完就麻溜的捧着那一大堆东西跑了出去,桃花妖转过头看着地上小混混因为跑动而掉落的东西有些愣神,想着到底要不要给他拿过去。

    可是看那个人的样子像是很害怕的样子,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让他害怕了,但是他这明显躲着自己的样子,自己再追过去的话是不是不大好?

    屋内桃花妖在纠结,屋外的小混混也很是纠结,到底要不要回去捡东西?

    小混混看着自己怀里抱着的一大堆东西,想了想还是朝着西屋跑过去了,将东西一甩手扔到床上,半点都不敢歇息的赶忙又跑了出来,将自己一路掉下来的东西再捡回去,一直捡到东屋门前,给自己鼓了鼓劲,一咬牙就推开了门,正好看到那个可以轻松扛起大男人的姑娘将自己的东西捡起来的场面,慌忙跑过去局促地站在桃花妖面前,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桃花妖看着他的样子,将东西递到小混混的面前,“给你。”

    “谢谢,谢谢。”感恩戴德的把东西拿出来,结果一出门就碰到自己母夜叉似的媳妇。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