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九章 早有预谋
    对于此时的男人来说,越好的资质就意味着越大的痛苦。

    桃花妖看着躺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男人,他苍白的面容配上凌乱地散落在地面上乌黑如墨的长发,有种奇异的美感。

    此时紧闭双眼的男人已经看不出清醒时候的痴傻模样,眉目因疼痛紧皱着,倒是透出几许威严来。若是没有看到过他痴傻的样子,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的人竟是一个傻子。

    然而这个傻子明明已经疼痛到眉间鬓角都是汗渍,却也只是紧咬着牙关,从来没有痛呼过一次。

    眼前的一幕刺激着桃花妖的眼球,带给她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这一刻,她甚至有一种将这个男人收为弟子,护他一世安好的冲动。

    不过毕竟只是冲动罢了,桃花妖叹口气,有些惋惜眼前的人不是妖怪。若这个男人是妖怪,她立刻收他为徒。不过这个男人是妖怪的话,以他的资质修炼水平怕是不在自己之下,自己又何德何能收他为徒呢?

    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桃花妖用自己的功力暂时禁锢住男人体内横冲乱撞的寒凉之气,将男人安置到一旁,继续打坐修炼。

    桃花妖如此淡定,旁边全程的莲花精却是没有心思打坐了,“姐姐,他没事了?”

    懒得理会这个罪魁祸首,桃花妖用一句言简意赅的“死不了”就结束了对话。

    不论莲花精在旁边如何捣乱都不再理会她,心灰意冷的莲花精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貌似在姐姐面前失宠了?就因为这个傻男人?

    本着不能失去在姐姐心中第一位置的原则,莲花精很是干脆利落的将傻男人从桃树姐姐未来伴侣的名单上划掉了。

    桃花妖虽是打坐的样子,却没有进入修炼状态,男人的伤势如今已经如此严重,自己得想个万全的办法来治好他的伤势,毕竟当初可是答应过三年之后将人原样奉还的。

    桃花妖再一次惋惜这个男人不是个妖怪,如果是妖怪的话,自己将修炼之法传授给他,凭他的资质,不出一月定能控制好自己的伤势。

    只是如今他的凡人之身修不了自己的功法,难道要从凡间去给他找一份功法吗?可是若是去凡间的话,定是要带上那个男人的。

    想到这里,桃花妖就有些头疼了。只是想想,就知道劝说莲花精的工程有多浩大,可是在这种时候,显然男人的问题已经拖不得了,被逼无奈的桃花妖终于决定去劝说莲花精接受自己的决定。

    只是令桃花妖没想到的是,这次的劝说工作却是出乎意料的简单。

    桃花妖一副心情沉重无比的样子去找莲花精,莲花精却被桃花妖此时有别于平时的忧郁气质闪花了眼,要知道平时的桃花妖都是一副平淡随性的模样,此刻却又在平淡中加了一丝忧郁。

    本着美色之上的原则,莲花精根本没有注意到桃花妖说了什么,只是模模糊糊的听见桃花妖说什么要去凡间,满不在乎的随口应了一声,根本不关心这个问题,毕竟不管去哪里,桃花姐姐都会带上自己的。

    此时的莲花精满心满眼都是桃花姐姐忧郁俏丽的模样,完全没想起来以自己的功力,根本不能离开寒冰潭。

    等到桃花妖离开许久之后,只听寒冰洞内一声凄厉的叫喊声,“桃树姐姐,你去凡间不能带我啊!”

    站在寒冰洞外静候的桃花妖微微一笑,转身朝洞内走去,“你不是已经同意了吗?怎么又有意见?”

    莲花精当然不能承认自己的花痴行为,只是像个撒泼打滚的孩子一样,将寒冰潭弄得冰花四溅,一股股不大不小的波浪冲天而起,有些细碎的水珠在离开寒冰潭的一刹那瞬间变成冰凌在到达顶点后向下落去,却在碰到莲花精的时候瞬间蹦碎,四散的向着寒冰潭内落去,又在落入寒冰潭的时候瞬间融化。

    水珠四溅的清澈响声伴随着莲花精蛮横的声音,“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必须得跟着你。要么你就找个方法让我可以离开寒冰潭,和你一起去凡间。要么你就别去了。”

    莲花精说的底气十足,可惜桃花妖却只是静静的在那里站着,没有任何表示。

    不依不饶的莲花精继续闹腾着,只是任凭她如何闹腾,桃花妖依旧平淡的站着,就连刚才身上的忧郁气质也找不到丝毫了。

    等到莲花精慢慢的安静下来,蛮横的声音也开始委屈起来了,“桃树姐姐,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带我?”

    静寂许久的桃花妖终于开口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可以让你离开寒冰潭的办法都会伤到你,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只是下山给他找本功法而已,用不了多久就回来了。”

    这个说法显然是安慰不了莲花精的,果然,莲花精的声音更加委屈了,“那你走的这段时间,我怎么办呀?你又不是不知道,从我没有灵智的时候,就一直是你在陪着我。如今你要带着那个傻男人离开了,我……,我怎么办呀!”说着说着,竟是有些哭腔了。

    若不是桃花妖知道妖精是没有眼泪的,此时都要相信莲花精是两眼泪汪汪的样子了,看样子莲花精在窥尘镜里学到了不少东西。

    “你要留在这里努力修炼,在我回来之前,你最好可以修炼到化成人形。否则的话,到时候入世修炼你都没有办法去了。无聊的时候可以玩窥尘镜,不过不可贪玩,更不许偷懒!”

    莲花精恹恹的点头,知道劝说无望之后便开始打另外的主意,“桃树姐姐,我要玩窥尘镜的话,需要你的法力啊。”没有大眼睛可以眨巴的莲花精晃了晃自己的荷叶,“你在窥尘镜里存点法力留给我好不好?”

    桃花精点点头,心里默默的想着已经给她存了启动十次的法力了,“没问题的话,我就带他走了。”

    “这么快啊?”

    “他的问题,宜早不宜迟。”

    “那好吧,窥尘镜给我吧。”

    伸出荷叶接住桃花妖没有半分停顿就丢过来的窥尘镜,“桃树姐姐你给我在窥尘镜里留了法力了吗?”

    “留好了,我带他走了。”

    身后的莲花精愤愤不平,“果然是早就预谋好的事情,真是讨厌。”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