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八章 根基逆天
    桃花妖觉得很无力,想着这件事情既然已经说出来了,那也没有继续遮掩的必要,于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继续闭眼修炼了,完全不准备再制止下去了。

    谁知道莲花精看到他这个样子,竟然熄灭了自己的八卦之心,不打算再追问了。其实莲花精此时的心情写照是,既然桃树姐姐已经如此心灰意冷了,我还是不要继续火上浇油了吧。

    鉴于这个男人可以轻易地扰乱桃树姐姐的思绪,当然更多的可能是傻人有傻福,莲花精决定将打坐吐纳修炼的方法交给他。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个男人如果功力太低的话,将来岂不是得要桃树姐姐来保护他?在莲花精的心里,她的桃树姐姐要找的那个伴侣是要把她的姐姐宠到天上去的,可是从窥尘镜里看过凡间的****状况之后,她就明白了一件事,想要找到一个既优秀又不会变心,既不怕妖怪又可以把妖怪妻子宠上天的人简直太难了。

    所以在知道傻男人的具体情况之后,莲花精就决定要将傻男人培养成为那个有足够资格成为桃树姐姐的伴侣又可以宠爱桃树姐姐的人。

    莲花精在打这些算盘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过,她心心念念的桃树姐姐到底有没有想要找一个伴侣,尤其是一个人类伴侣。

    莲花精知道,桃树姐姐现在对于这个傻男人是完全没有感觉的,甚至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否则也不会在被傻男人抱了一下后如此生气了。

    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心态,她很认真的将如何打坐如何吐纳的方法交给了傻男人。

    只是不知道傻男人悟性如何,毕竟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嘛。

    不过就算是自己教的不好,莲花精也不会承认的。这可是她教导的第一个学生,实践最重要,好吗?

    自从莲花精把吐纳打坐的方法教给傻男人之后,桃花妖就觉得自己最近的世界清静了许多,那个男人终于不再无时无刻地盯着自己了,估计是莲花精替自己教训了他,想到这里,桃花妖就更不想理会这个问题了。

    于是在桃花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傻男人的情况已经朝着完全超脱控制的方向走去。

    桃花妖不知道男人每日在打坐吐纳,莲花精却是知道的。因此她经常会在自己修炼的间隙关注下男人的吐纳情况。

    虽然不明白凡人是如何推算资质的,不过以男人吐纳的情况来看,这个男人的资质在凡人中也是上好的了。

    莲花精对此很满意,自己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为姐姐挑的第一个备选人就是如此上佳的资质,丝毫未曾想过,她之所以挑中了这个备选人是因为目前只有这一个选择而已。

    且不说莲花精对于自己的决定是如何得意洋洋,男人自从开始修炼莲花精教的打坐吐纳之法之后身体却开始间歇性的疼痛。

    男人不善言辞,而且疼痛并不剧烈,忍忍也就过去了,所以并没有和莲花精提到过自己身体疼痛的事情。

    而对于和他一起居住的两个妖精来说,关心人什么的,真的不太懂。而且他们自诞生之日起就没有体会过生病疼痛这回事,虽然在窥尘镜中有看见过凡人生病的事情,不过终究只是看看罢了,让她们自己发现男人在强行忍痛这件事是不太可能的。

    这日如同往常一般,男人照旧尾随着桃花妖去接寒凉之液,却在快要接近冰雕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桃花妖对于这个男人有没有跟着自己是不怎么关心的,只要他没有走丢就好。

    于是自顾的接了寒凉之液之后回寒冰洞,男人依旧沉默的尾随在身后,不过如果桃花妖可以花一些心思在傻男人身上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脚步声比之前沉重了许多,而随着离冰雕的地方越来越远,男人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轻松。

    可惜在这里,没有一个妖的心思是愿意放到一个傻子身上的。

    傻男人于桃花妖来说,是一个可以在自己入世之后没有麻烦的筹码。于莲花精来说,是一个可以在无聊地修炼岁月中,以照顾桃树姐姐的名义,找来的一个乐子。

    之后的几天,男人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越来越疼痛了。他现在甚至已经不能再跟着桃花妖去接寒凉之液了。

    他这几日每天都在桃花妖打坐修炼的旁边坐着,已经许久都没有挪过地方了。

    最开始的时候莲花精出于好奇倒是问了下,可是对一个回话经常是牛头不对马嘴的傻子,莲花精显然是没有多少耐性的。

    于是和傻男人的谈话在得到傻男人的一句“没事”之后,便再也没有询问过了。反正她可以感觉到傻男人的气息是没有问题的,那就出不了什么大问题了。

    估计桃花妖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从来都不担心男人的生命安全问题。

    可是她们没有想到的是,气息是判断一个人是否存活的标准,却不能判断一个人的身体情况如何。

    桃花妖依旧每日去接寒凉之液,这日回来之后将剩下的那滴甩给莲花精,却在转身之后看到一个脸色苍白,蜷缩在冰冷的地面上瑟瑟发抖的男人。

    桃花妖一愣,第一反应就是他怎么了?然后第二个想法就是,千万不能死,否则带着小莲入世的话会走很多弯路。

    连忙奔过去查看傻男人的情况,却在探查之后皱紧了眉头,“你交给他打坐吐纳的办法了?”

    莲花精知道这件事瞒不了太久的,也没想着隐瞒,很干脆的承认了,“是啊,我看过了,他的资质不错。”

    “岂止是不错,对于修炼来说,他的根基简直就是逆天的。”虽然是夸奖的话语,桃花妖却莫名的带出了一股冷气,“可是你可知道,致他痴傻的是他体内的燥热之气,如今在寒冰洞中吐纳吸收的都是寒凉之气,若是资质一般一些,情况也不会如此糟糕。”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