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七章 被非礼了
    想到这里,公熊对母熊做了个手势,两妖便齐齐扑向桃花妖。

    桃花妖此时的眉眼依旧清淡如雪,可是浑身上下却渐渐弥漫出一股冷气,以她为圆心,四周渐渐弥漫出不明显的雾气。白熊妖求胜心切,虽然有注意到,却也没有太过在意。不过两只白熊妖甫一接触到这股冷气,动作便是一僵,身躯竟然渐渐地开始发凉,不一会儿之后两只白熊妖身上便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已然变成两尊栩栩如生的冰雕了。

    桃花妖此时周身的冷气已经收敛,冷笑着对两座已经听不到她声音的冰雕说道,“你们也太小看我这棵长在寒冰潭边的桃树了吧,也不动脑子想一想,没有丁点本事,我怎么可能在寒冰潭边扎根呢。”

    说完接走寒凉之液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在她的身后,两座冰雕消无声息的破碎,湮灭。

    回去的途中,桃花妖突然起了兴致,很想看看那个总是黏着自己半刻不想分离的男人此时是什么反应。

    走到附近的时候,想到男人那变态的感知力,还是决定悄悄的化成本体,慢慢的向男人所在的地方靠近。

    可是还没等她看到人影,那个男人已经从拐角处急奔过来,整个人将树身拦腰抱住,然后是有些委屈的声音嘟囔着,“夭夭……夭夭……”

    虽然是本体,可是被人拦腰抱住,桃花妖羞愤交加,当然气愤是更多的了,这个男人竟然如此大胆,竟然敢抱我!于是委屈的男人被盛怒之下的桃花妖再次甩了出去。

    不过桃花妖有一件事更加困惑,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逆天的存在?一个连修炼都不会的普通人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识破自己的术法,精确的找到自己?要知道自己可是已经变成本体了啊,他到底是怎么认出来的?

    在莲花精翘首以盼的等待中,迎来的是怒气冲冲的桃花妖和一脸委屈的小媳妇样子的傻男人。

    对于这样诡异的状态,莲花精表示接受不能,桃树姐姐的定力她是知道的,轻易可不会如此生气,那么到底是谁惹得?她可从来都不认为这个傻男人有让桃树姐姐生气的能力,那么就肯定是遇到别的人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只能说莲花精有些想当然了,因为她万万没有想到过,从来不让傻男人近身的桃树姐姐竟然会被傻男人拦腰抱住。

    于是自以为猜到大半真相的莲花精很是关心的开口道,“桃树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在外面遇到哪个不长眼的妖怪了?”

    桃花妖听到她的话,怒气没有增加,不过也没有减弱,只是放缓了语气将寒凉之液传给她,说道,“没什么大事,不过是两个连化形都没成功的白熊妖罢了,现在已经灰飞烟灭了。”

    她这么一说,莲花精更困惑了,“既然都已经解决了,姐姐怎么还这么生气?”然后错愕的指着傻男人以一种十分不敢置信的语气说道,“不会是他惹姐姐生气了吧?”

    桃花妖的步伐没有丝毫变化,以十分均匀的速度走过莲花精之后才开口,“和他有什么关系?不过是我刚才被那两只妖怪恶心到了罢了,长得也太难看了。”

    桃花妖自己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隐瞒下刚才的事情,可是让她说出自己竟然因为一时大意而被一个傻男人抱住了的事情是万万不可能的。

    对于桃花妖如此明显的谎话莲花精当然不可能听不出来,不过既然桃树姐姐自己不想说,那自己就不问了吧,反正旁边还有一个可以打听的人嘛,想着便将阴测测的目光投向了那个一脸小媳妇表情的傻男人。

    此时的傻男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别人打听消息的途径,依旧紧紧地跟在桃花妖的身后坚定不移的缠着他认为安全的人。

    照旧和以前一样在桃花妖打坐修炼的最近地点学着桃花妖的样子打坐,却在下一刻就听到那朵莲花的声音在自己的脑海中想起,“今天姐姐怎么回事?为什么生了那么大的气?”

    还不等莲花精把威逼利诱的条件说出来,傻男人已经回话了,“她叫夭夭。”

    莲花精……,在心中默念三遍“不要和傻瓜一般见识”,然后才继续问道,“今天夭夭怎么回事?为什么生了那么大的气?”

    男人听到她的问题,明显有些犹豫,那迟钝的表情让寒冰潭中的莲花精看的清清楚楚,这给了莲花精无数的勇气,再接再厉的说道,“你告诉我夭夭为什么生气的话我可以教你怎么让夭夭用夭夭这个名字哦!”

    谁知她的利诱完全没有起到作用,男人平板的声音响起,“夭夭本来就叫夭夭。”

    莲花精……,和傻子套个话怎么就这么难?然而除了这个套话人员已经没有别的人可以让她利用了,无奈的只能继续这场完全没办法预料方向的谈话。

    “夭夭为什么生气?你告诉我的话,我可以……”

    还不等他说出保证,傻男人已经自己说出了答案,“夭夭不让我抱她。”这次的语气委屈无比,好像自己就是被遗弃的怨妇。

    不过莲花精已经无暇理会他的语气到底有多么幽怨了,震惊带给她的反应就是更加尖利到兴奋的语言,“你抱了桃树姐姐?”还有就是毫不掩饰的嗓音,显然是已经忘记要隐蔽了。

    结界中的桃花妖听到她的话语,终于睁眼向莲花妖这边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瞬间就让莲花精明白了现在的处境,也从之前兴奋的状态中摆脱了出来,不过她并不敢去问桃花妖怎么回事,只能做出修炼的样子无视掉桃花妖警告的目光。

    可惜她的队友实在不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聪明人,听到她已经不在自己的脑海中偷偷的问了,便也用声音回道,“对,我只抱了一下。”

    桃花妖刚刚警告完莲花精,谁知道自己身边就传来一个拆台的声音,将目光从莲花精那里移到傻男人那里,就看到他说完之后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