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六章 誓死纠缠
    桃花妖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执拗的抓着自己的衣角,一副死也不肯放手的模样,如远山青黛一般的眉毛不经意间起了弧度,然后很果断的挥手就将可怜兮兮的男人甩了出去。

    虽然这个傻兮兮的男人说的“桃花夭夭”那句话自己很喜欢,可是也不会轻易的纵容一个人缠着自己。她可是通过窥尘镜看得很清楚,凡间多少妖怪都是因为凡人的痴缠而破了道心,最终却被凡人始乱终弃,于修炼一图中没能修成正果,纵容自己沉溺于凡人的花言巧语却也没能得到白首一双人的结局。

    这边桃花妖在给自己做心里建设让自己忽略掉那个被自己甩开的男人,可是有人就是可以不顾自身安危的怒刷存在感。

    就在桃花妖走回打坐修炼的地方,准备重新修炼的时候,男人已经静静地从寒冰洞的角落里站了起来,默然无声的继续向桃花妖的方向走去。

    终于一步步的地走到了桃花妖的身旁,不过这次伸向桃花妖衣袖的手已经有了一丝犹豫,刚刚抬手,就被桃花妖的一个抬眼惊在了原地,也不知是被眼前的美色所惑,还是对于上次被摔出去的事情有了阴影。

    桃花妖看到男人伸向自己衣袖的手有了停顿,桃清淡的眉眼染上了一丝笑意,很好,只要知道畏惧就好办了。不过下一刻她眉眼间的笑意便有些难堪了,因为男人竟然只是有一丝停顿,但还是慢慢却很坚定的用手紧紧的抓住了她的衣袖。

    桃花妖的笑意缓缓消散,然后便是觉得有些困惑,为什么?一般情况下对于比自己厉害且对自己有恶意的人不是应该觉得畏惧吗?为什么这个人却在自己把他摔出去之后还是这么执拗的缠着自己?

    桃花妖却不知道,智商越低的人越相信自己的本能,她对这个男人最多就是有些嫌弃,敌意却是远远谈不上的,更别说恶意了,既然如此,这个男人又怎么会对她有太大的畏惧呢?

    不过桃花妖现在是想不通的,想不通就问,反正问题的当事人现在就在她的眼前。

    “为什么一定要抓着我的衣服?”

    对于一个智商不够的人,你不能奢望他对你的每一句话都给予解答。桃花妖现在深深的明白了这个道理,因为对面的人完全不理会她的提问,只是紧紧盯着自己手里抓着的衣袖说道,“你是夭夭。”

    对于男人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桃花妖表示很心塞。只好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要和一个傻瓜一般见识。再也没有追问的心情,于是桃花妖这次更加干脆利落的重复了刚才的动作,挥手间男人再次被甩了出去,而这次男人落地的地方比刚才还要远了一些。

    为了防止男人一会儿还要过来抓着自己的衣角打扰自己修炼,桃花妖直接在自己周围布置了一个结界,比上次的结界范围大了一圈。

    另一边起来的男人确实如桃花妖所料的再次来到了桃花妖的身边,不过这次因为结界的原因,他并不能接近桃花妖,没有像普通的孩童一般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大吵大闹,叫喊不休。他只是默默的围着结界走了一圈,然后找了一个最靠近桃花妖的地方学着她的样子开始打坐,修炼他是不会的,因此只是专心的打坐关注桃花妖罢了。

    如此又过了三五日,男人一如往常的跟着桃花妖出了寒冰洞,准备去接寒凉之液。

    自从桃花妖发现男人会随时随地抓着她衣角的时候,她就练出了一项本事,无论自己在做什么,都会在自己的周围布下一层结界,就是为了防止男人对于自己的缠人举动,目前看来,效果显著,男人已经不会随时随地的来抓她的衣角了,因为他每次来抓的时候都是徒劳的,根本越不过她的结界。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感觉太灵敏了,每次只要她一撤掉结界,男人下一秒就会伸手抓向她,她只能慌忙的赶紧再为自己续上一层结界。

    对于一个普通并且有些痴傻的男人来说,妖怪的世界突发情况是比较频繁的。而这次就是男人自从黏着桃花妖之后的第一个突发情况。

    这次去接寒凉之液,照旧是桃花妖走在前面,男人在后面跟着。不过因为结界的原因,他倒是没有抓着桃花妖的衣角。

    对于这种跟随的关系,从男人灿烂的笑脸上已经知道他对此很满意了。只是突然之间,走在自己前方让自己死心塌地跟随的那个少女却突然消失不见了。男人的表情瞬间变得慌乱,目光急切的扫视着四周,嘴里喃喃的念着,“夭夭……夭夭……”

    而此时的桃花妖已经出现在接取寒凉之液的冰雕处,看着那两个化形都没有完成却敢来和自己抢东西的妖怪。

    相对于桃花妖化形之后的清淡美人形象来说,那两只白熊妖的形象就有些惨不忍睹了,白熊一公一母,化形之后一男一女,可能是种族原因,化形之后的白熊妖体格雄壮,男女身材几乎一致。可能是功力不够化形不彻底的原因,一男一女全身上下都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白毛,就连面部都不可避免。

    桃花妖不屑的看着那两个丑的分不出是人是兽的妖怪,“怎么?化形成这个样子,也敢来和我抢东西?”

    看着对面单单颜值就可以碾压自己的桃花妖,母熊更加气愤,回话的声音也就更加尖利了,“和你抢东西?谁说这东西是你的了?我们刚刚化形没有完全,想来这里喝点寒凉之液怎么了?再说了,这东西是在极北之地的,那我们极北之地的妖怪就都有权享受,凭什么被你一个人独占了?”

    听罢她的话,桃花妖似笑非笑,清冷中透着嘲讽的声音响起,“是吗?我倒不知道极北之地什么时候有这么一条规矩了。”

    两只白熊妖对着这个早自己五百年化形的桃花妖虽然有些害怕,可是毕竟实力重要,若是继续让桃花妖占着这寒凉之液,自己怕是穷其一生都赶不上她了。可是若是两人联手能将她打败,那一切就都说不准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