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五章 桃花夭夭
    殿外虽是跪了一地的内侍,殿内却是空空荡荡的只有皇帝一人。

    只见皇帝穿着明黄色的常服,斜倚在龙椅之上,就连休息时都没有舒展开的眉。祥王见到如此景象,不由叹了气,“皇兄又被那些不长眼的奴才惹生气了吗?”

    皇帝没有睁眼,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听到祥王的话,眉宇之间虽然还有明显的烦忧,褶皱却已经平复了许多,“你也知道如今的情况,麒儿伤势未明,那些人又在旁边虎视眈眈,朕实在是放心不下呀。”

    “皇兄,太子殿下他……”祥王吞吞吐吐,实在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说。

    皇帝一听他此言,猛然起身,只是在龙椅上仰头躺着太久了,如今猝然起身,顿时有些头晕了起来,身体都有些摇晃了。

    祥王看他如此情景,不由更加忧心,赶忙大踏步上前扶皇帝缓缓坐下,“皇兄该小心些才是。”

    “麒儿如今身体如何了?”皇帝没有理会他的话,直接开口询问太子的情况,忧心的盯着祥王,一刻都不肯放松。如今的他就算贵为天子,也不过只是一个担心孩子的父亲罢了。

    只是他盯了半晌,却只见祥王似有难言之隐一般,面色难看,没有说出一个字。

    这般情况只能让皇帝更加心惊,他也顾不得自己此时的不适了,起身死死的拽住祥王的胳膊,手背上青筋暴起,手臂不自觉地微微颤抖着,“麒儿…,究竟如何了?”

    祥王低头避开皇帝紧盯着的视线,垂着头道,“臣弟…不知…”

    “你带着麒儿去的,又怎会不知?”不过是一句厉声质问,却已经耗费皇帝太多的精力。他的心神已经经受不住如此刺激,开始拼命咳嗽起来,抓着祥王衣袖的手臂却是更加用力了。

    祥王本想将所有情况如实禀报给皇兄知晓,可是看到皇帝现在的身体情况,终是住了口,只是笑着对皇帝道,“仙人说了,三年之后便会将太子殿下送回。无论如何,请皇兄保重龙体。”

    皇帝的咳嗽顿时止住了,因为难受而深埋着的头也抬了起来,“三年?”

    祥王看着皇兄眼中的希翼,肯定地回道,“是,请皇兄保重龙体。”

    皇帝缓缓地坐回龙椅,冲着祥王摆了摆手,“朕歇一歇,无论如何,也会挺过三年的。”

    祥王看着皇兄的身影,不觉有些心酸起来。从何时起,皇兄也开始如此沧桑了呢?在他的印象中,他的皇兄是睿智的,是沉稳的,可是,此刻的皇兄,他怎么总觉得有些颓废呢?

    皇帝在闭目养神,祥王看着御桌上成堆的奏章,认命的过去批阅了起来,不过龙椅他是不做的,只是让内侍另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了御桌的另一侧。

    皇宫之内忧心忡忡,极北之地寒冰洞内的桃树妖此时却是有些郁闷了。

    整个寒冰洞内因为温度的原因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而那个看起来呆呆傻傻的男人就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着,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试图找个角落以取暖,可是发现一切努力都是徒劳之后,他就缩在寒冰洞内唯一的热源,桃花妖的脚边,可怜兮兮的盯着她看,明明没有泪水,却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哭的感觉。

    桃花妖低头无语地看着那个明明比自己高一头的男人缩在地上像个小可怜似的,终究还是给他丢了一个法术过去。

    而就是这个动作却在下一刻令她后悔不已。

    就在桃花妖刚刚丢完法术之后,感受到温暖的男人立刻像狗看到骨头的反应一样,扑了过来。可见他虽然有些呆傻,但是一些求生的本能还是存在的,桃花妖的动作让他感觉到了温暖,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向她扑了过来。

    可是桃花妖的心情却不怎么美妙了,虽然自己已经闪开了他扑来的动作,但是这个男人明显将自己当成主人的样子,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桃花妖觉得很无奈。

    已经到了打坐修炼的时间了,可是这个男人还是在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桃花妖转过身,和自己身后的男人四目相对,很想用自己的气势将对方吓退,可是对于一个只知道温暖,什么都不懂的傻子来说,对视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简单。

    这场对战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桃花妖输得很惨,输在了对方无辜纯净的目光中。

    无奈的桃花妖只能忍受了对方在自己打坐修炼的时候也要紧挨着自己的事实。

    可是打坐不久之后桃花妖终于崩溃了,这种时时被紧盯着的滋味简直太难受,根本就不能进入状态好吗?

    一人一妖终于开始了第一场谈话。

    “你叫什么?”桃花妖正襟危坐。

    对面的男人也学着她的样子端端正正的坐着,可是那一脸无辜的表情实在很让桃花妖崩溃,就像他什么也不懂似的。当然也可能他真的什么都不懂,因为他一直都是一脸无辜的盯着桃花妖看,没有给出一个答案。

    被逼无奈的桃花妖只能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衣袖,继续问了一遍,“你叫什么?”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桃花妖戳他的动作鼓励了他,他一直乖巧无辜的眼睛瞬间有一道亮光闪过,整个人猛的再次扑向桃花妖。

    桃花妖修炼的时候习惯性的待在自己生长的地盘,而且又不是站着的动作,不怎么好避开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对于对方这样扑过来的动作已经一点儿不想忍受了,所以桃花妖很果断的给了扑过来的男人一掌。

    可惜没想到的是,被一掌打得倒在地上的男人却是一脸痴汉的样子冲着桃花妖说了第一句话,“夭夭好漂亮,抱抱!”

    桃花妖:……,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直接一道术法将那个傻呆呆的男人禁锢住扔到了寒冰池的另一边。

    桃花妖开始继续修炼的时候,却听到那个男人一副委屈的语气说道,“夭夭,我叫阿麒。”

    桃花妖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以为把名字说了就可以出来了吗?惹怒自己的后果岂是那么简单的?

    而在一旁旁观了整个过程的莲花却是一副不怀好意的表情看着那个男人,悄悄地问他,“夭夭漂亮吗?”

    虽然看不到是谁在说话,但是对这个很明显的答案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听到那个声音又问道,“那我把你治好之后,你就好好照顾她,娶了她好不好?”

    “为什么要娶?”

    “因为娶了之后就可以每天看着她,抱她了啊。”

    然后是男人坚定的回答,“好,那我要娶!”

    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哄骗的莲花楞了,然后不再思考这个问题,继续问道,“为什么要叫她夭夭?”

    男人认真的回答,“桃花夭夭。”

    打坐的桃花妖却再也修炼不下去,脑海中只回荡着男人沉稳干净的声音在说着那句“桃花夭夭”。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