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一章 桃树开花了
    天下人皆知,极北极寒之地有一个寒冰洞,洞内有个寒冰潭,潭中有朵寒冰莲。此莲孕于寒潭,长于寒潭,靠着寒冰洞的寒凉之气来存活,是世间至寒之物。然而天下人只知有此奇物,却从未有人能找到它。

    人们只知寒冰潭中有世间至寒之物寒冰莲,却不知寒冰潭边还长着一株桃树,这朵桃树的年龄比寒冰潭中的那株莲还要大,这两株植物在寒冰洞中彼此作伴,倒让这世人忌惮的寒冰洞显得没那么冰冷了。

    桃树和莲在寒冰洞中日日吸收寒凉之气,终于有一日,有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洞中响起,“桃树姐姐,桃树姐姐,我会说话了。”

    寒冰潭边的桃树枝微微地晃了晃,淡定地回了一句,“恩,我知道了。”丝毫没有顾忌到此时明显有些蔫了的那株莲的心情。

    “桃树姐姐,原来你早就会说话了,都不告诉我……”莲花稚嫩的声音变得无比的委屈,她没想到,桃树姐姐竟然没有把她已经会说话的事情告诉自己。

    寒潭边的桃树显然不知道莲花的心情,把自己微微摇晃的树枝稳住之后才淡然开口道,“这有什么好说的,之前你又不能说话,就算我告诉你,你也不能陪我聊天,等到现在你会说话了,我们才能聊天,不是吗?”

    莲花有些蔫了的叶子恢复了三分生气,“好像是这样。”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本来就是这样。”淡定的桃树直接接口。

    “好吧,”想不通的莲花半点不为难自己的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桃树姐姐,你是什么时候会说话的啊?”

    听到问话的桃树有些困扰地晃了晃枝叶,“没有多久吧。”

    莲花深以为然,“要是你很早之前就会说话的话肯定憋不住会和我说话的吧。”说完就嘿嘿的傻笑起来。

    桃树……,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的吗?不过为了不打击莲花脆弱的心灵,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寒冰洞与世隔绝,自莲花学会说话以后,桃树每日都在莲花的口不停歇中渡过,比起之前的日子倒是显得热闹许多。

    只是偶尔也有不耐烦的时候,每当这时,莲花总能用一句话就可以让桃树耐心的继续陪她聊天,“我刚刚会说话的时候,桃树姐姐明明就说我们都会说话以后要聊天的啊。”

    桃树……,为什么这株笨莲会把这句话记得这么熟!

    时光匆匆,可是对于身处寒冰洞中的桃树和莲来说,并没有什么变化。洞中寂寞又清冷,并没有什么消遣的东西,她们又没有达到化形的条件,只能日日苦修,以期早日化形。寒冰洞处于极北极寒之地,整个洞身便由寒冰组成,洞内不分昼夜,只能以洞内的寒凉之气来区分。正午时寒凉之气最弱,子夜时是寒凉之气最强的时候,不过这些桃树和莲是不知道的。她们身处的寒冰潭乃是寒冰洞的中心位置,整个寒冰洞中所有的寒气汇聚于此,就算是正午,这里的寒凉之气也没有多少减弱。

    桃树两万岁的时候,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有阵阵灼热之感,这让她大吃一惊。因为从小在寒冰潭边长大,她的树身从来都是寒凉的,自她诞生之日起,从未有过热的感觉。可是现在她却觉得自己的树身、枝干、就连树叶似乎都在发热了,她的性子一贯是不爱开口的,可是此时却是不自觉的说道,“好热…,热…”

    听她说热,潭中吸收寒凉之气的莲立刻凝神望去,只见与自己朝夕相处从来都是只长叶子不曾开花的桃树姐姐竟然开始开花了!她兴奋的叫了起来,“桃树姐姐,你竟然是会开花的!”

    快要被自己热死的桃树:……,原来自己这么热,竟是要开花的原因吗?

    潭中从未看过桃树开花的那株莲花还在继续兴奋,“桃树姐姐,你的花开的好快呀!”

    眼前的这株桃树,竟好像要将之前没有绽放过的桃花全都开尽似的,一个个的花苞竞相耸立起来,细数之下,一朵枝头竟好似有上百个花苞,树枝似乎都有些支撑不住了,载着那上百个花苞摇摇欲坠,不过瞬息之间,整棵树的树枝便都开始摇晃起来。而随着树枝的摇晃,那一朵朵花苞开始慢慢绽开,竟是没有一朵枯萎过去。随着花苞的绽开,桃花的芬芳也开始在洞内飘散,顿时,寒冰洞中香气迷人。只是还不待莲花惊讶,随之而来的就是桃花的枯萎了,只见刚刚还是盛放的桃花竟像是已经没有生命一般开始渐渐萎缩,飘落……枯萎的桃花落地之后立刻被寒冰洞的寒气禁锢,不一会儿就在洞中形成一片壮观景象,有一种别样的凄美感。然而对于桃树来说,桃花的枯萎并不是结束,下一波花苞就像等不及似的又开始在枝头耸立起来,就这样一波又一波,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些桃花才停止开放,只是等到结束的时候,寒冰洞中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桃花,整个洞中也是香气弥漫。

    看到桃花终于不开了,莲花弱弱的问道,“桃树姐姐,你以后开花难道都是这样…”实在想不到该怎么形容这场浩浩荡荡的开花场景,莲花索性问道,“都是这样吗?”

    虽然没有听到莲花具体的形容词,不过桃花对于自己的开花还是有些羞涩的,而且自己的身体明显还没有恢复正常,只能小声回答着,“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现在还是好热啊。”

    “还热?”

    莲花明显被吓到的语气让桃树很无语,郁闷地点了点头,“虽然还有些热,不过还好,桃花开完以后已经去掉好些热了,估计过一会儿就好了。”

    两人对这种情况都是第一次碰到,很是没有经验,反正桃树现在也没出什么事,只能是暂且搁置一旁。

    不过桃树的身体明显不是像她之前猜测的那样过一会儿就会好的情况,在已经过了一个月之后仍旧是那样微微有些发热,却也不会再继续无止境似的开花。其间莲花倒是问过她还有没有发热,怕莲花担心,桃树每次都说没事,可是现在发热的情况明显没有缓解,桃树有些困扰,难道以后自己都要这样发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