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六十八章 无下限的夭夭
    掩宗为他们安排的是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里面一切收拾妥当,住着倒是方便。

    小院子是很简单的农家小院类型,正对着大门的是三间房子并排立着,用篱笆接着房子的边沿围了起来。

    虽然很是朴素,但是比他们露宿荒郊野外要好得多。

    铁二和铁四一间,夭夭和小姑娘一间,萧麒一人一间,房间虽小,倒是刚好够他们住。

    几人分好房间就各自回房,不过萧麒并没有回他的房间,一直尾随在夭夭身后跟着她进了屋。

    小姑娘横眉竖眼地瞪着他,“你又跟来做什么!”

    夭夭撇她一眼,说道,“女孩子不要做那样的表情,不漂亮。”

    小姑娘立马恢复成笑眯眯的样子点了点头,保持着方才眯眼微笑的样子看着萧麒娇声说道,“你又跟来做什么?”

    萧麒缩了缩肩膀,从小姑娘的笑脸中感觉到了咬牙切齿的感觉。

    夭夭还在旁边很是赞同地说道,“对,就是这样,女孩子要学得温柔点儿。”

    萧麒:

    夭夭你真的确定这是温柔女孩子的正确打开方式吗?

    这明明是腹黑,好吧?

    武力值这么高,又在学习腹黑的女孩子,杀伤力简直不要太大!

    默默地退后两步,绕开这个未来的大杀器,一本正经地开口,“当然是有事,掩宗的情况不对劲。”

    “我知道。”夭夭平静地说着,“这些不用担心,那些人奈何不了我。”

    这自信的语气,一时之间竟让萧麒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本的说辞也卡在喉咙里。

    傻傻地怔在原地,抿着嘴顿了顿,说道,“我知道这些威胁对你来说都是小事,可是你也要多注意一点,毕竟这世上最难懂得永远是人心。”

    夭夭笑看着他,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是妖,你是人。”

    言语平静温和,其中的坚持让人心惊,话语中的意思让萧麒心中发凉。

    一句话,将两人划分为两个世界。

    他竭力解释着,“不是所有的人心都是难懂的,对你来说我的心永远都不会难测,只要是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绝无保留。”

    夭夭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有些心酸,又有些心软,压下心底的酸意,挑眉笑看着他,“真的我问什么都告诉我?”

    萧麒肯定地点头,生怕夭夭不相信他。

    夭夭的笑意越发明显,眼中的温柔不加掩饰地溢了出来,让萧麒有一种她已经属于自己的感觉。

    “既然这样,那你就说说,几岁断奶的?”

    萧麒:

    皱着眉头说道,“这个那时候我太小,不记得了。”

    夭夭瘪着嘴,“你刚才还说什么都告诉我的。”

    萧麒:

    自己挖的坑,怎么也得填完!

    “那些宫人畏于我的地位,没人和我说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

    夭夭不肯罢休,“那你父皇母后呢?也从来没说过吗?”

    萧麒继续硬着头皮说道,“这个真没有。你也知道我父皇母后感情一向很好,我年少的时候,他们每天在我面前腻歪,哪里会和我说这个?你问个别的问题,我知道的一定和你说。”

    心里默默地向无辜背锅的父皇母后道了个歉,虽然他们确实腻歪,但是这个问题确实说过。

    更别说西国皇帝还要处理政务,更没多少时间来陪皇后,仅有的几次都被萧麒现在拿出来挡锅。

    夭夭双手环抱在胸前打量着萧麒,“那你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尿床的?”

    萧麒:

    夭夭今天是怎么了?问的全都是这些没下限的问题,虽然说妖精不需要遵守凡俗的礼教规矩,可是也不能如此口无遮拦。

    然而虽然有心想要提出这个问题,可是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太合适,萧麒只能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看他为难的表情,夭夭接着说道,“看吧,人类就是这样,明明说好答应的事情,转脸就可以反悔,还说什么要我相信?这样子别说是妖了,就是人也相信不了!”

    萧麒看着夭夭兴致盎然的模样,一狠心就咬着牙说了出来,“五岁!”

    夭夭傻傻地看着他,没想到他那么容易就说了出来。

    她问这些原本就是捉弄他,根本没想他能回答,可是他竟然说了

    夭夭的眼眶渐渐湿润,她觉得自己这次可能压制不住识海内的那棵桃树了,低垂着的面容上有泪滴滑落,却在脱离眼眶的一瞬间被她轻微的一个弹指挥散。

    她甚至都能感觉到识海内渐渐开始颤抖的枝叶,那是被她奋力压制的想要出头的花苞。

    萧麒原本以为自己妥协之后会得到夭夭的打趣调笑,哪怕是让两人的距离再靠近那么一点点,他也心满意足。

    可是他没想到夭夭竟然会是这种反应,看着她低着头却攥紧手指似乎在强忍怒气的模样,萧麒慌了神。

    “夭夭,你怎么了?是,是我哪里说错了吗?”

    夭夭抬头对着他勉强笑了一下,“没,我只是突然有些不舒服,想要休息。”

    萧麒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担心地问道,“脸色这么难看,到底是哪里难受?”

    又想到上次夭夭不舒服的情景,心底越发慌乱,“是不是修炼出了岔子?”

    小姑娘在旁边扶着夭夭满脸担心,眼见夭夭都已经和他说过要注意,他却浑然不觉,仍在这里磨磨唧唧的样子,没好气地嚷道,“你没听到姐姐说吗?她要休息!你赶紧出去!出去!”

    萧麒讪讪地放开手,担忧地看了夭夭一眼,这才说道,“夭夭,那我出去了,你有事就叫我。”

    夭夭点点头,小姑娘吃力地扶着夭夭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这就走?”

    萧麒傻在了原地,刚才是谁赶我走的?

    看着他呆怔的样子,小姑娘没好气地说道,“过来帮忙!帮我把姐姐扶到床上去!”

    夭夭刚刚被放到床上,小姑娘就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萧麒这才一步三回头地朝外走去,明明几步路就能离开的房间硬是被他走了好几倍的时间。

    夭夭仔细感受着识海内的那棵桃树,想着那个老妖怪的修为又增强了,否则自己不会压制地如此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