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九十六章 拉钩上吊
    萧麒苦候在这里的这些日子,夭夭并没有和他一起等着,她在想之前在掩宗范围内搜寻的第一个火山岩洞里到底有什么,竟然让它如此特殊。

    掩宗内究竟出了什么事,要大费周章地排除外来人等?

    不过这个问题夭夭想了不一会儿就丢到了一旁,她不是很关心这个,她只关心那岩洞内是不是要出什么宝贝?

    夭夭暗搓搓地打定主意把萧麒送回皇宫后再去岩洞内探一探,若是能找到有利于修行的宝贝就是再好不过了。

    萧麒今天如同之前一样早早就到了成一真人的洞府外,不出他意料地直到临近午时,还是毫无动静。

    萧麒很是镇定,没有丝毫焦躁,笔直地立在洞府门前。

    洞府内,成一真人运功一个周天后睁眼起身背手踱了两步,嘴里暗自嘀咕着,“毅力怎么这么好?这都几天了还不走?”

    说着就骂起意二真人,“也不知道意二怎么想的,直接告诉他我的那一株在他那里不就行了?老是这样藏着掖着的,活该他满头白发!”

    旁边候着的童子:

    真人,你那目下无尘,宽和大度的形象呢?

    成一真人想着外面的萧麒,一时之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烦躁不安地折腾着。

    童子自到成一真人的洞府伺候,极少见到真人这般坐立难安的样子,很是诧异地问道,“真人,你怎么了?”

    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手指微弯地指着外面,很是不可思议地说道,“您难道因为他?”

    成一真人猛地转身,面上的神色无比尴尬,将宽大的袖袍挥到一旁,带起的劲风把童子的衣袍吹得飞起,散在剪头的碎发都糊到了脸上。

    童子撇撇嘴,将脸上的碎发抓了下来,看着背手的萧麒嘟囔道,“就知道嘴硬。”

    知道现在的真人在死撑面子,他也不再开口,省得到时候自找罪受!

    没人打扰的成一真人却更加焦躁,一个人坐立难安地挣扎着,最后还是妥协地从怀中拿出那份早已写好的书信丢给童子,没好气地说道,“去给他,让他赶紧滚!”

    童子结果一路小跑地出去,将手中的信如烫手山芋一般扔给萧麒,嘴中还不忘说着,“快点看,看完赶紧走,知道吗?”

    萧麒皱眉看他一眼,打开信封,看到信上的内容,二话不说,朝着洞府的方向直接磕了个头,说道,“多谢前辈。”

    说完便拿着信封转身走了。

    洞府内旁边全过程的成一真人:

    话说凡人的感谢方式只有这一种吗?可是他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意二那里肯定会知道,以他的腹黑,若是知道自己坏了他的好事,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要不要出去躲躲呢?

    就这样,成一真人因为萧麒最后的感谢之举被害得离家出逃了。

    回到休息的地方,萧麒直奔夭夭的房间,顾不上敲门推门而入。

    正翘着二郎腿开开心心捧着蜜饯吃得高兴的小姑娘看着不打招呼就直接进来的萧麒没好气地说道,“皇家礼仪就是这样?毛毛躁躁的,要不是我心理承受能力够强,直接就朝你打一拳,看你受不受得了。”

    萧麒开口问道,“夭夭呢?”

    听到他的话,小姑娘才想起来这里是夭夭的房间,跳下软塌瞪着两条小短腿跑到萧麒身前,伸出手指点着他。

    点了两下觉得现在的高度不够,完全震慑不到他,凌空飞起直到和他平视,才点着他的胸口气势凌人地问道,“这里是姐姐的房间,你怎么连敲门都没有就进来了?”

    萧麒不耐烦地挥开他的手,“我有急事,夭夭在哪儿?”

    想到他父皇的情况,小姑娘收回手指眨巴着眼睛狐疑地问了句,“很急很急的事?”

    萧麒点头。

    小姑娘嘟着嘴朝他身后点了点下巴,“喏,那不来了吗?”

    萧麒回头望去,就看到着一身嫩绿裙装的夭夭朝着这边袅袅而来。夭夭从来都只穿素白的衣服,可是她穿着这身嫩绿色的衣服却让他觉得更美了。

    是的,很美。

    哪怕是自幼刻苦的萧麒此时也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夭夭朝自己慢慢靠近,在自己面前停下露出疑惑的目光,如同小鹿一般湿漉漉而又柔软,让他忍不住地想要抚摸。

    可是还不等他伸手,下一刻在他瞳孔中倒映着的夭夭就蹙起了眉毛。

    萧麒还在想着究竟是谁惹了夭夭生气,自己定要好好教训他!

    就听夭夭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自己耳旁响起,“你挡在这里想干什么?”

    萧麒回过神慌忙让路,耳根一点点开始发烫,只觉得被夭夭气息拂过的部位像是被羽毛轻挠一样开始发痒,让他控制不住地伸手抚摸了上去,却又不敢用力,生怕把夭夭留下的气息抹去。

    小姑娘看着夭夭都已经走到屋中坐下他却还站在门边呆傻的模样,瞪了他一眼说道,“没出息!”然后自己喜滋滋地去腻着夭夭了。

    听到小姑娘的话,萧麒收起自己的痴汉模样,极为严肃地走过去将手中的纸条递给夭夭。

    夭夭好奇地结果打开,口中问道,“这是什么?”

    萧麒回道,“成一真人派他手下的小童子给我的。”

    夭夭拿信的手顿下,抬眸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是成一真人派的?”

    萧麒看着夭夭有些不明白,“难道还有其他人吗?这小童子是从成一真人的洞府内出来的。”

    夭夭取出信,展开看了看,挑眉说道,“洞府内可不一定只有成一真人。”

    萧麒怔了怔,点头同意,认真地说道,“是我没想到这个问题,既如此确实也有可能是别人,可是我实在想不通,除了成一真人,还有谁会告诉我这个消息?”

    夭夭扬了扬手中的信,“管这个做什么,有消息就行。既然知道东西在哪儿,我们就去看看。”

    小姑娘瘪着嘴在旁边唉声叹气地说道,“又要往外面跑了啊?我还没玩够这里呢。”

    夭夭好笑地看着她说道,“等这件事了,我陪着你大江南北地玩,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怎么样?”

    小姑娘将眼睛笑成了月牙儿,兴奋地点头,“好啊好啊,”又想起这两天在窥尘镜中看到的景象,兴冲冲地跑到夭夭面前伸出小指,“拉钩上吊,一万年不许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