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九十四章 不安
    小姑娘被他盯得不自在,轻咳两声嘟囔道,“意二?你们门派的名字怎么都这么奇怪?”

    童子笑眯眯地说道,“师傅的名字是师祖起的。”

    其他的也不再多说,看着他温和的笑脸,小姑娘莫名地就红了脸,垂下头躲到夭夭身后不再说话。

    小童子好奇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她这样躲着。

    夭夭牵着小姑娘的手将她拽到自己身旁,好笑地看着她红彤彤的脸蛋,打趣道,“小莲这样是害羞了?”

    铁四的单细胞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不会有丝毫改变,听到夭夭的调笑惊讶地大声嚷道,“她也会害羞?”

    小姑娘听到夭夭的打趣本就羞恼,如今又听到铁四的话,瞬间怒了,冷哼一声,将威压朝着铁四压了过去!

    铁四毫无准备之下,双腿一软跪趴在地,不敢置信地看着夭夭。

    直到现在,他都不相信是那个还没他腿长的小姑娘出的手。

    铁二也不相信,所以他“噗通”一声跪到铁四旁边朝着夭夭说道,“小四他一向说话不过脑子,仙人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说完便“嘭嘭”地开始磕头。

    莫名背锅的夭夭:

    她什么都没做!

    小莲在旁边撇撇嘴,不屑地看着地上的铁四两人,“谁告诉你们是姐姐出手的?对付你们这样的弱鸡,我自己就行!”

    铁二磕头的动作僵在原地,缓缓抬起头来看着一脸傲慢的小姑娘,接受了这个让人震惊的事实。

    原来这小姑娘也是仙人!

    怪不得她总是一脸高傲,各种看不起他们,原来她也是仙人,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跟着仙人一起的怎么可能是常人?铁二懊恼地想着。

    等他相通这些关节,半点都不停歇地转了个方向,将刚才的赔罪又说了一遍,“小四他一向说话不过脑子,小仙人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说完又朝着小姑娘“嘭嘭”地开始接着磕头。

    铁四刚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僵着身子看着肉嘟嘟的小姑娘脑子还是转不过弯来,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那么厉害?

    小童子在旁边安静地看着,虽然有所遮掩,可是若有似无地目光还是不时地扫向小莲,眸色越发疑惑,犹如蒙上一层浓雾。

    自从铁二开始朝她磕头,小姑娘就有些无措地朝着后面微微挪了挪步子,只是动作极其细小,除了夭夭,倒也没人发现。

    她故意咳了两声,小大人一般地背着手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这次我就不和他计较,若是再敢有下次”

    未尽的威胁往往更能威慑众人,更别说她才刚刚显露出来的恐怖实力。

    铁二忙说道,“再不敢的。”

    又踹了旁边仍旧僵着身子的铁四一脚,铁四被他踢得一个趔趄,瞪圆了眼睛看着铁二张口就准备开骂,想到刚才的事情就消停下来。

    铁二看他不语毫不客气地又踢了他一脚,铁四这才耷拉着耳朵站在那里讷讷说道,“以后不敢了。”

    小姑娘昂着头很是骄傲地说道,“那我就放你一马。”

    说完就大步朝前走去,一抬眼就看到前方那童子含笑扫过来的眸子,步子顿时就缓了下来,安安静静地走到夭夭身旁跟着她,再不复方才的意气风发。

    夭夭在此次事件中未发一言,安静地看着小姑娘的作为,对于这个结果还算满意。

    她对小姑娘的期望不高,论实力即便是在修真界,小姑娘这种修成人形的妖物也是中上水平,又有自己跟着,不怕她出事。

    她就是担心小姑娘不懂人情世故,不辨是非曲直,没有基本的善恶是非观和道德观。如今看来,小姑娘很好,不恃强凌弱,也不仗势欺人,处事点到即止。

    夭夭不说话,萧麒就更不发表意见了。一来他的话在小丫头那里没什么作用,二来有夭夭在,定不会容许小丫头伤了那两人的性命,最多给他们一点儿教训。

    再说铁四那个脑子,确实也该给他上点儿弦了。

    不懂得谨言慎行,不考虑对手实力,这样直枪直炮的性子若是不给他紧紧,跟在自己身边早晚得给自己惹出祸事。

    经此一事,铁四对小姑娘的态度是彻底变了,虽然算不上恭敬,但也不会像从前那样不知收敛。

    几人在小童子的带领下,不过一会儿就到了意二真人的洞府。

    夭夭提步进去,就看到一个广袖长袍一头白发的男子背对着他们坐在蒲团上,男子的背影在宽大的衣服下显得有些瘦弱。

    那人听到声响,起身缓缓回头,眉峰高挺,一双星目含着温和的笑意专注地看着夭夭,低哑地声音响起,“前辈,您来了。”

    听到他对夭夭的称呼,萧麒的脚步顿了顿,然后才若无其事地跟上。

    夭夭原还道那个引路的小童子怎么脾气那么好,遇到小姑娘发脾气都是一副笑眯眯地样子,如今看到眼前这人才明白,不愧为师徒!

    毫不客气地抬手招了一把凳子坐下,看着对面脸庞稍显稚嫩却已满头华发的人,挑眉问道,“你认识我?”

    小姑娘看到夭夭的样子,也不客气的招过来把凳子。

    萧麒看了看身后的两人,无奈地叹口气,招了三把凳子。

    意二抬着袖子掩嘴虚弱地咳了几声,没有衣袖遮掩的双手如同被吸干了血液一般只剩下干巴巴地皮肤贴在骨架上,就连骨头的纹路都清晰可见!

    夭夭看着他的双手眼眸微眯,不动声色地说道,“你的身子看起来很不好。”

    意二听罢直接笑了起来,一时竟笑得停不下来,笑着笑着原本停下的咳嗽声也响了起来。

    夭夭;

    她说了什么?这人的笑点未免也太低了!

    意二笑着笑着眼角甚至开始溢出眼泪,笑了好大一会儿才止住了笑声,举起干巴巴的手在眼角擦了几下将泪水擦去,眼中还含着方才未消的笑意,“意二查阅典籍一直以为前辈是个耿直的人,没想到说话竟如此委婉。”

    萧麒挺直的背都僵了起来,夭夭到底是什么人?典籍竟然都有记载?

    心中愈发不安,以夭夭的实力,若是不能心甘情愿留在自己身边,自己又凭什么能留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