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九十三章 亦息宗
    得到提示的铁二终于想了起来,看萧麒明显不知道的样子说道,“成一真人是掩宗的上级宗门亦息宗的长老。”

    萧麒直接问道,“亦息宗?在哪里?”

    铁二和铁四对视一眼,齐齐摇头。

    小姑娘在旁边得意洋洋地说道,“连这都不知道,还不意思说是第一护卫?”

    小姑娘在人前并没有显示过她的特殊之处,不过性子是真的不讨喜,任性狂傲看不起人,不过他们都以为是有夭夭做靠山的缘故。

    铁二此时虽有些愤怒,却也没有失去理智,只是一脸羞愧地低头说道,“属下愚笨!”

    铁四却受不了小姑娘的话,狠狠瞪了旁边没骨气的铁二一眼,梗着脖子回道,“你有本事!你知道亦息宗在哪儿?”

    小姑娘轻蔑地瞥他一眼,昂着头很是骄傲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亦息宗不就在掩宗的北方吗?”

    夭夭无语地在旁边看着,实在不知道这小姑娘怎么下山之后越发傲慢了,不过她到底是怎么知道亦息宗在哪里的?想着这个问题的夭夭也顾不上去纠正她的态度问题。

    铁四冷“哼”一声,“北方?北方的范围可大得很,到底在哪里?”

    小姑娘眼球转了转,学着萧麒的样子背着手说道,“我凭什么告诉你!你肯定是想从我这里套话,我才不说!”

    经过两人的插科打诨,萧麒的心情早已平复下来,他看着小姑娘想要温柔一些却又觉得别扭,最终也只是挤出一个僵硬地笑容干巴巴地看着她说道,“那,那你能告诉我吗?”

    小姑娘的身影顿了顿,仿若大发慈悲般说道,“世间像我这般善良的姑娘已经不多了,我就给你们带一次路。”

    萧麒高兴地直点头,第一次在除夭夭之外的人面前露出如此傻气的微笑。

    小姑娘看着他的笑只觉得浑身胆寒,不忍直视地撇开眼,很不客气地说道,“笑得真难看!”

    笑得不顾形象的萧麒立刻僵硬了起来,一秒就恢复成不苟言笑的模样。

    铁二和铁四听到小姑娘的话很是速度地将目光转向萧麒,可还是只看到殿下黑着脸的样子,心下不由感叹,果然殿下的笑脸转瞬即逝!

    想着亦息宗的事情,萧麒越发头疼,铁二两人刚刚出门,他就一刻都等不及地问道,“夭夭,亦息宗就是掩宗的本宗?那个隐世大宗?”

    夭夭摇头,开始详细地和他解释这三个宗门的关系。

    掩宗的本宗存在虽然强悍,却轻易不会插手掩宗的本门事务,至多不过派出一位高手来坐镇罢了。掩宗的门内事务全都是那些历练弟子处理的。

    修真界中少有人知道掩宗的来历,只当它不过是一个有高手坐镇的三流门派。既是三流门派,自然会有各门各派过来压榨利益。

    那些历练弟子在修真界中没有强大的靠山,只能为掩宗找一个能够暂时庇护自己的靠山。综合考虑之下,投到了亦息宗门下。

    至于亦息宗知不知道掩宗和他的大本营的关系,这个夭夭就不太清楚了。

    夭夭刚刚说完,小姑娘就在旁边补充道,“亦息宗肯定知道掩宗的来历,要知道亦息宗虽是二级门派,论起宗门历史来可是能够和那些一级宗门相提并论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它的来历。”

    夭夭想想确实是这样,赞赏地点点头,夸奖道,“小莲越来越聪明了,可见带你出极北之地的决定没错。”

    小姑娘很是傲娇地说道,“那当然!姐姐的决定都是对的!”

    夭夭:

    她还以为小姑娘的下一句夸自己的呢?没想到自己的她心中的地位这么高。

    不过对于这个结果,她是非常满意的。

    夭夭他们赶到亦息宗的时候已是黄昏,亦息宗虽然不像那些隐世大宗一样除了历练弟子之外彻底与凡尘断绝关系,但是宗门地址依然是在人烟罕至的地方,周围千里之内竟连一个客栈都没有。

    夭夭等人除了可以在亦息宗投宿之外,便只能露宿在荒山野地。

    铁二在守门弟子鄙视的目光中从夭夭降落的地方使用轻功飞到那弟子眼前,即便是心有不爽,依然恭恭敬敬地说道,“逍遥门萧麒前来拜访成一真人,还望通传。”

    那弟子看都不看他一眼,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符,在上面拨弄了几下便冲着铁二说道,“进去吧。”

    此时萧麒等人已走到距离铁二不过十步的地方,铁二回头说道,“殿下,我们进去吧。”

    守门弟子的眉头粥了起来,扯住铁二的衣袖说道,“等会儿,你刚才说什么?一块儿进去?”

    铁二将自己的衣服从守门弟子中抢夺回来,在心中暗“啐”一口,回道,“当然,那位才是逍遥门萧麒,我不过是个传话的。”

    守门弟子白他一眼,直接挥着手说道,“一边儿去!真人说了,只能让萧麒进去,其他人不得入内。”

    夭夭冷笑着一步步朝守门弟子走进,身上的威压也一点点扩散,走到守门弟子身前,直接问道,“都不能入内?”

    随着她的步伐,守门弟子身上所受到的威压也越来越严重。他原以为自己一个筑基期修士来守门在外门弟子中已经是佼佼者,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竟然无意间惹怒了这样一位高手。满心惊惧之下脸色瞬间惨白,威压一重重增加,额间滑落的汗滴也越来越密集,双目惊骇,浑身颤抖地僵在原地看着夭夭。

    夭夭问完话后就将威压撤了下去,守门弟子“噗通”一声跪坐在地上,嘴中喃喃着,“晚辈狗眼不识泰山,狗眼,不识泰山”

    夭夭理都不理他一眼,直接打头朝亦息宗内走去,萧麒等人跟在身后。

    几人刚走两步,前方就出来一个童子,恭恭敬敬地站在夭夭面前说道,“贵客来临,师傅早已备好灵茶。”

    夭夭挑眉问道,“哦?你师傅是谁?”

    小姑娘在旁边跟嘴,“就是就是,说让我们过去我们就过去?连自报家门的过程都没有!”

    那童子也不恼怒,依旧是温和的笑,眸光如水般柔和,就那样看着小姑娘轻声说道,“是在下的不是,家师正是意二真人。”

    小姑娘被他盯得不自在,轻咳两声嘟囔道,“意二?你们门派的名字怎么都这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