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九十一章 风水轮流转
    铁四看着他衣服上的斑斑点点,很是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我弄的?”

    铁二看着他一脸懵懂的表情气的肺疼,“当然是你弄的,不是你难道是我?”

    铁四撇撇嘴,“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弄上去栽赃陷害给我?”

    铁二:

    这人简直蠢到了一个境界,这栽赃陷害的代价未免太大了!

    还没等他想完,铁四接着说道,“话说你到底是梦到了什么?竟然把自己身上弄成这样?”

    说完还不可思议地盯着铁二等他的答案。

    铁二简直要被这人的蠢笨气得吐血,他什么时候告诉他是自己弄得?

    没好气地朝他看了一眼,大吼道,“我说过了,那是你弄得,你弄得!”

    真不知道之前铁三到底是怎么和他相处的,简直能气死人!

    铁四挠着头努力地想了想,无果,疑惑地说道,“是吗?可是我是怎么弄得?”

    仔细地看了看他衣服上脏污的部分,错愕地问道,“难道是我骑到你身上弄得?”

    铁二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就连耳朵都没放过。手忙脚乱地将脏污的部分遮掩住,有些结巴地说道,“怎么,怎么可能?我能让你骑到我身上?”

    铁四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失态,一门心思地想着问题,“那我是怎么弄到你身上的?”

    铁二强自镇定下来,脸颊虽然通红,语气已经趋向稳定,“以你的实力,能骑到我身上?”

    铁四对这个说法颇为认同,铁二比自己的武功高那么多,当然不可能让自己骑到他身上,可是又实在想不到是怎么弄到他身上的,不死心地追问着,“那你说,我是怎么弄得?”

    “自己想!连自己做过的事都能忘掉,也是够蠢!”铁二嘲讽完他之后就不再理会,任凭铁四在旁边抓耳挠腮使劲浑身解数也没再回他一句话。

    夭夭她们在找完第三个岩洞之后看了看天色,已是夕阳西下。

    萧麒想着铁二两人还等在原地,便和夭夭商量着今天便先这样,省得那两人着急而去火山里寻他们。

    夭夭想了想点头同意,三人便径直朝着铁二两人等待的地点行去。

    小姑娘极少这样在半空中俯瞰充满烟火气息的人类居所,心情极好地打量着,总觉得怎么也看不够。

    看着看着小姑娘朝下面指着问夭夭,“姐姐,那些藏头藏尾的家伙怎么要把凡人赶走?”

    夭夭凝神看去,就见掩宗弟子正推搡着身着长长的队伍离开。仔细打量四周的环境,发现并不是掩宗的宗门所在。

    虽是隶属掩宗范围,可是那里历来都是凡人居住,一般情况下宗门并不会去管凡人的事,这次他们竟然将这些凡人强行驱逐,怕是发生什么事了。

    不过这些毕竟是掩宗的门内事务,夭夭并不关心,朝小姑娘说了一句,“可能是掩宗内出了什么事。”

    小姑娘没有得到答案也不灰心,兴致勃勃地看着掩宗弟子的行动,想着这些人真是笨蛋,直接一个术法把那些凡人都弄走不就行了,还要挨着赶,多麻烦!

    夭夭找到他们的时候,铁二他们正在第一次搜寻的火山口等着。

    几人刚一落地,原本正坐着休息的两人立马起身朝萧麒行礼,萧麒摆摆手,“出门在外,不用那么多礼节,以后这些都免了。”

    两人这才起身。

    萧麒问道,“不是让你们在山下等吗?怎么上山了?”

    铁四刚要开口,被铁二瞪了一眼,下意识地闭嘴,就听到铁二说道,“臣等实在不放心殿下,这才上山来寻。”

    铁四心中狠狠地骂了他两句,怪不得不让自己回话,原来是要抢功!

    明明是自己说上山,他迫不得已才跟来。现在倒好,成了他担心殿下,自己跟来了。

    狠狠地白了铁二一眼,别开脸不想看这个阴险小人。

    接受到白眼的铁二:

    完全不知道对方到底怎么又发神经了,不过他也不担心这个,反正铁四是个单细胞生物,睡一觉他就什么都忘了。

    想到这里铁二的脸色又是一黑,对方竟然连对自己做过那么过分的事都忘了,自己还不好意思找他算账,简直不能再憋屈!

    萧麒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心理变化,倒是小姑娘看着两人变幻的神色很是好奇,跑到铁四的面前仰头看着他,一脸纯真的问道,“叔叔,刚才你明明想说话的,怎么张张嘴就闭上了?”

    铁四本身就是单线条,再加上原本就在气愤铁二抢了自己的功劳,听到小姑娘的问话,想都不想地就回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他瞪了我一眼!”

    小姑娘皱着眉头明显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接着追问,“他瞪你一眼你就不能说话了?”

    铁四:

    对呀,为什么他瞪我一眼我就不敢说话了?完全不用理会他,那我刚才怎么就闭嘴了呢?

    铁二在旁边看着单细胞的铁四被一个小姑娘问得答不上来的样子一脸的笑意,谁知下一秒在铁四那里得不到答案的小姑娘就来到他的面前,依旧是纯真的笑容,乖巧地问道,“叔叔,你为什么要瞪他?”

    铁二:

    暗中瞧了一眼另外两人的神色,发现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铁二深吸口气颇为淡定地回道,“怕他说错话。”

    小姑娘接着问道,“他为什么会说错话?”

    铁二:

    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会说错话!

    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古人诚不欺我,只是这个风水是不是不太好?

    小姑娘看他半天也答不上话,不满意地皱着眉抿着嘴跑到夭夭身边,“姐姐,这些人都是笨蛋,明明是自己做的事情都不知道。”

    夭夭好笑地摸着她的头,“世上的人分两种,一种是事无不可对人言的人,另一种则是有选择性对人言的人。”

    小姑娘很有向学心地接着问道,“那他们两个人都是第二种?”

    夭夭摇摇头,“不是,铁二是第二种,铁四是第一种。”

    小姑娘困惑地说道,“可是他之前也没和我说答案!”

    夭夭解释地很耐心,“他没说答案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并不是他知道却不说。”

    小姑娘又指着铁二说道,“那他就是知道却不想告诉我?”

    夭夭将她的手指收回来,“对,他就是第二种人。不要这样指着别人,很不礼貌。”

    铁二:

    高人也会犯错,不要教坏小孩子,我是真的不知道答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