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六十八章 师兄来访
    交流大会转眼即过,萧麒的道德经终于手抄完毕。

    经过了一个月的荼毒,夭夭也渐渐习惯了他的唠叨,当然大多数情况下是直接无视的。

    夭夭捧着萧麒的手抄本,面上不动声色的翻看着,心中却暗自惊讶。

    这人写的真好,虽然自己看不懂书法,但是这人字迹工整,单是看着就觉得气势扑面而来,果然是字如其人。

    想到这里,夭夭不由有些庆幸。

    幸好自己有可以写毛笔字的术法,不用自己亲自动手,否则的话肯定要出糗!

    正在暗自感叹的夭夭突然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很是麻利地将道德经扔到桌上,闪身消失了。

    萧麒愕然看着夭夭消失的地方,一时间有些惶然。

    夭夭怎么又走了?

    她又是这样,一声不吭突然消失。

    自己这次能等多久呢?

    陷入惊慌的萧麒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跨进院门的玄锦,直到他进了屋子,萧麒才回过神来。

    眸中还有着残留的惊慌,却强自镇定地对玄锦笑了笑,“师兄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玄锦只觉得今日的萧麒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其实早就想过来了,不过交流大会期间,贸然上门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这才拖到今日。”

    萧麒之前不过是因为夭夭的突然消失失了分寸,如今看到玄锦,自然明白夭夭为什么会消失,很快便镇定下来。

    示意玄锦落座,然后才开口道,“不知道什么事情竟然让师兄这般记挂。”

    玄锦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这件事情,师弟也是知道的。不过师兄觉得”

    说到一半,看到桌上的书册,玄锦惊讶地看向萧麒,“师弟,这是?”

    萧麒有些欲盖弥彰地慌忙将桌上的手册收进怀里,途中还带跑了桌边的茶杯,将茶杯扶正,讪讪笑着说道,“没什么,没什么,我闲来无事练着玩的。”

    玄锦已不复刚进门时的温和,肃声说道,“是吗?师弟有事可不能瞒我!”

    萧麒笑着摆手,“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师兄,那真是我闲来无事练笔的时候随意写的。”

    玄锦步步紧逼,“哦?既如此,我可能看看?”

    萧麒在心内暗自发笑,饶你玄锦平日里端的多么淡然,如今看到道德经不还是照样破功?

    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不过是这个月闷在院内无事,想到已许久不曾练习,便寻些笔墨随意写了些东西。师兄何必如此执着?”

    玄锦冷哼一声,“师弟难道不是在执着?既是练笔之物,让我看看又有何妨?”

    萧麒这才有些恍然大悟地说道,“师兄莫不是看到‘道德经’这三个字,才执意如此的吧?”

    “是又如何?这门内任是何人看到这三个字,不会动容?”

    萧麒像是刚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讪讪笑着,“正是如此,我也是因为日有所思,这才写了这几个字。”

    玄锦对他的话半点不信,方才他看见的东西可是装订成册,哪里是随意写的?

    端坐在椅子上紧盯着萧麒,身上气势全开压向萧麒,说道,“师弟还是拿出来吧,若是练笔之物,我自是原样奉还。可若不是?”

    话语中的威胁显而易见,萧麒在他的压力下很是无奈地从怀中将那手抄本磨磨蹭蹭地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