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六十五章 心上人太暴躁
    接下来的几天,萧麒除护卫学识阁时外出,其余时候一概足不出户埋头抄写道德经,不过他有了夭夭相伴,倒是惬意许多。

    夭夭却觉得烦不胜烦,她这次闭关也不知道萧麒受了什么刺激,竟像是吃错药似的连性情都变了,总是喋喋不休地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搞得她烦不胜烦却又没有办法。

    今天一如往常,夭夭打坐修炼,可是旁边的萧麒却能在速度不减的抄写中口不停歇地说着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夭夭被他烦的简直想直接上手揍人。

    “夭夭,玄锦这人简直太阴险。他就是故意在交流大会期间让我去护卫学识阁的。他明知道以我的实力,在这段时间想做什么都行,偏偏还要让我去护卫学识阁浪费我的时间。”

    更重要的是,打扰我和你的相处!

    笔锋落下,铁画银钩,力透纸背!

    萧麒在心里恶狠狠地想着,却不敢宣之于口,只是在下笔时比平时的力度加了不少。

    夭夭对他的行为深感无力,无论她说什么他都能堵上,就像现在。

    “护卫学识阁浪费你的时间?可是你不是只有晚上才去的吗?白天又不耽误!”

    萧麒笔下不停,苦着脸可怜兮兮地说道,“可是烧杀抢掠这样的事只能在晚上干啊!话说交流大会既然已经默许这种情况,那就是说白天干也可以?”

    说完睁着亮晶晶的眼睛期盼的望着夭夭。

    夭夭:……

    她有这么说吗?这人到底是怎么理解出来这层意思的?

    无力的夭夭又听到萧麒接下来的话,“还是夭夭你聪明,我都没有想到。”

    夭夭衣袖遮掩下的手指暗暗加力,谁想到这种事情了,我一个根正苗红的21世纪五好青年怎么可能想到这种事情?

    分明是你自己想到,还要赖到我头上,好吗?

    努力保持着自己的清冷模样,夭夭却还是控制不住的直接朝着萧麒甩了一个爆破术。

    下一秒,萧麒手中的毛笔便碎成了粉末四散开来,笔尖的墨水喷溅在最上方刚刚抄的满满的纸张上。

    原本整整齐齐的笔迹瞬间被糊得什么都看不清了。

    萧麒:……

    心上人太暴力,怎么办?

    而且自己明明是想在夭夭那里刷好感度的,可是为什么总是惹得夭夭生气?

    看着手下一片狼藉的纸张,叹了口气团成一团扔到地上,告诉自己下次说话要更加小心才行,否则的话前四层的道德经可能等到交流大会结束都抄不完。

    夭夭现在已经毁了自己十几张纸了,而且每次都是在刚刚抄完的时候!

    萧麒现在对夭夭的阴晴不定很是忧心,自己完全摸不到她的晴雨表,这可怎么是好?

    不过他对于夭夭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毛病也很是甘之如饴,毕竟有反应总比没反应强,而且夭夭现在动手的频率已经大大降低了。夭夭也很苦恼,她在毁掉第一张纸的时候,本以为萧麒可以消停一段时间,谁知道他完全没放在心上,将纸团了丢到地上重新开始写过,然后一切如常!

    依旧叽叽喳喳不曾消停。

    第二张,第三张,夭夭越毁越是顺手,可惜那人却从不接受这个威胁,仿佛那只是两人之间的玩笑罢了。

    夭夭越发无奈,毁掉纸张的间隔时间越来越长,现在都已经快要习惯他的啰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