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六十二章 自作自受
    萧麒浑然无视夭夭的冷漠,嬉皮笑脸地说道,“怎么会没有事呢?道德经现在也只是拿过来了,但是我还不能正大光明地用。”

    夭夭斜瞟她一眼,冷嗤一声,“拿?”

    难道皇室中人的脸皮都这么厚?莫不是从娘胎出来就在练习?

    萧麒理所当然地回道,“有什么不对?”

    夭夭:……

    她就不应该指望这人有什么羞耻心。

    在这点上争执实在没有意义,这人有没有羞耻心又有什么关系呢?事情做都做了,再追究这些实在没有必要。

    想通这些后的夭夭摇摇头,在萧麒有些烫人的目光下缓缓说道,“没什么不对。”

    萧麒面上瞬间又出现那种近乎于傻气的笑,夭夭不忍直视的撇开视线,给他兜头浇了一盆冰水,满意地看着他被淋成一副落汤鸡的呆傻模样,这才说道,“你可想好怎么做了?”

    萧麒狠狠地晃了晃被淋得湿淋淋的头发,看着水珠在飞溅到夭夭面前时反弹到自己身上,很是气馁。

    就知道这人不会吃一点儿亏,不对,是妖!

    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在武力方面都斗不过眼前人,萧麒无趣地瘪瘪嘴坐回原地,这才说道,“总得先让我看看道德经到底算个什么宝贝。”

    夭夭看也没看,随手扔出一串书册,正好落在刚刚被萧麒甩的四处飞溅的水滴上。

    萧麒哀嚎一声,“这可是道德经,你能别这么随意吗?”

    满面痛惜地捡起脚边的道德经,小心擦拭着上面的水渍,萧麒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夭夭的行为。

    就因为自己朝着她甩了几下水,她就将自己心心念念的道德经扔到被自己刚才恶作剧出来的水洼里?

    话说自己找一个这么记仇的心上人,真的好吗?

    萧麒觉得夭夭是在实时教学“自作自受”这个词,可是她怎么不想想,自己身上的冰水也是被她淋得?

    默默地叹了口气,有什么办法呢?

    自己喜欢的女子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就在萧麒刚刚调整好表情,挂着一张满是真心实意笑脸准备表示自己并不在意的时候,就听到对面清冷的女生说道,“抱歉,不是故意的。”

    竟然道歉了?

    依她的性子,怎么可能道歉?

    萧麒很好地掩饰住心底的愕然,保持着完美的微笑,很是大度的表示,“没事,字迹没有损坏,并不影响效果。”

    夭夭若有所思的看着萧麒手中的道德经点点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着这样的夭夭,萧麒莫名觉得有些胆寒。

    夭夭肯定不会当着自己的面对道德经做手脚,是吧?

    自己只要在夭夭面前把道德经看完,就算看不完也要强行记住,这样就可以了吧。

    正在暗自盘算的萧麒就看到夭夭直接抬手,挥手间周围的水汽迅速朝她手中聚集,水汽越来越多,最终汇聚成一个水团。

    然后一个摆手,那水团便朝着他手中的道德经袭来。

    萧麒慌忙避开,水团却如影随形,最终在团团包住道德经之后方才罢休。

    萧麒手捧的道德经,就这样浸泡在不曾消散的水团中,就好似萧麒捧着一个水团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