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六十章 相生相伴
    夭夭带着道德经回去之后就一个人坐在地上缩成小小的一团融在一片摇曳的灵草中,从外面不注意的话一点儿都发现不了。

    想着今日萧麒受的那一掌不免有些担忧,他应该伤的不轻吧?

    不过自己下手有轻重,虽然他说不要留手,只要不毁根基就好,但是自己又怎么会真的不留手呢?

    若是受了自己的全力一击,他怕是就活不成了?

    想着萧麒的原话,夭夭就笑了。

    原来他知道自己的实力,知道自己若是全力出击的话肯定没有活口留下,所以才有之前的那番话吧。

    想着想着,夭夭不自觉间就轻笑出声。

    那人似乎很是细心呢,不过她也知道,皇室中人想来都习惯未雨绸缪的。

    夭夭想着萧麒,不由就想起桃树妖来,眼中的笑意瞬间浅淡了下去,口中如情人低语般说着,“相伴相生啊…”

    言语温柔,面上的表情却是无比讽刺,眸底深沉地望着早已恢复明亮的月牙,不甘的问道,“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原本清亮的嗓音压抑到嘶哑,阴沉沉的在小院内回荡,院中的灵植被夭夭突然的气势压的东倒西歪起来。

    然而再多的不甘也被封锁在这小小一方院落之中,只有满院的灵植能听到。

    夭夭抬手放在眼前,看着在月色下越发显得嫩白滑润的玉手,“其实该庆幸的不是吗?因为你,我有了无尽的生命…”

    抬手轻抚面颊,继续说道,“永驻的绝世容颜。可是,我又在不甘什么呢?”

    说到最后,已是迷茫。

    夭夭脑中回想着自己挥向萧麒的那一掌,若是自己执着于他,最后的结果怕是会比刚才更惨烈吧。

    毕竟到那时,自己可是会毫不留情。

    夭夭的眼中渐渐变得绝望,自己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是死局。

    进,他死!

    退,她难受到死!

    “还是我来受着吧,你说呢?”

    夭夭看着自己身旁的那株不知名的灵植,无意识的问着。

    那灵植竟像是开了灵窍似的,在夭夭询问之后,似乎纠结着不知道怎么回答,叶子在无风的情况下竟开始左摇右摆了起来。

    看它这样,夭夭颇为吃惊,“你竟有了灵智?”

    灵植似乎被吓到了一般,立刻和院中的其他灵植一般静止不动了。

    夭夭安抚性地摸了摸它的叶子,却发现它在自己摸过之后就将叶子避到了一旁,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那叶片上似乎有些泛白?

    收回手,夭夭后退了一步,离它远些之后才安慰道,“吓到你了吗?放心,我不会再随意碰你的。”

    碰你之前肯定会和你通知一下。

    灵植可不知道夭夭的想法,听到夭夭这样说似乎很是焦急,主动将叶子伸向夭夭,却碍于长度有限,怎么也够不到夭夭的衣角。

    越是这样越是焦急,生生将身体拽得扎根的土壤都松动起来。

    看它这样,夭夭赶忙上前,“好了好了,不要再用力了。继续下去,你可就活不成了。”

    等夭夭走近之后,那灵植主动将叶子缠到夭夭的手腕上,叶片也更白了些。

    夭夭这才有些明白,若有所思道,“你是在害羞?”

    听完夭夭的话,缠着夭夭手腕的叶面瞬间又白了一个度,原本嫩绿的叶子竟苍白的像是快要枯萎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