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五十八章 盗走
    顶层里厚重的尘土味道让从未体会过的夭夭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响亮的“阿嚏”声在空旷的阁楼内回响,夭夭难受地揉了揉鼻头,觉得人类的动作果然不如术法好用。

    抬手施了个清洁术,却没有得到想要的效果。

    “咦?”夭夭不信邪地又施了一遍,和上次一样,只是自己周围半尺内的灰尘清除了,在此范围之外,则是没有任何变化。

    夭夭挑眉,顶层竟然有如此强大的保护?要知道她刚才施展清洁术的范围可是整个阁楼顶层。

    “这不是你们能做到的,难不成还请了外援?”夭夭自顾自地说着,说完还不自在的摸了摸嗓子,从自己的口中听到别人的声音真的很不习惯。

    学识阁顶层和楼下的摆设一般无二,都是密密麻麻的书架,唯一不同的就是书架上那吹都吹不落的尘土了。

    夭夭专心致志在书架中间寻找,每走一步就得施展一个清洁术,不过片刻,两排书架就已经被夭夭打理地干干净净。

    就在夭夭专心寻找的时候,周围传来一道清亮的男声,“前辈本领高强,不知本门有什么值得您挂心?”

    夭夭止住动作,负手直立,高声回道,“长老未免太过谦虚,谁不知逍遥门宝物众多,值得我挂心的东西可不少。”

    那男声朗声大笑,笑过之后才道,“只是我门内宝物虽多,怕是寻常宝贝入不得前辈的眼。”

    夭夭笑的肆意,口中不忘说道,“寻常宝贝我自是看不上的,不过若是镇门之宝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听完夭夭的话,清朗男音明显动了怒,就连声调都提升了两个度,“前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明知我镇门之宝不可能随意处置,却还多此一举。”

    “是不是多此一举,还未可知。”

    “你这是什么意思?未免太看不起我逍遥门!”

    任凭清朗男声如何叫嚷,夭夭都不再理会,只是加速查看着书架内的典籍,不过片刻,道德经已在她手中。

    握着那薄薄的书册,夭夭笑得越发肆意,手里晃着被逍遥门人珍之重之的书册,嚣张的说道,“真的是我看不起逍遥门?”

    口中的轻视毫不掩饰,听得暗中的人咬牙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此时掩藏身形已是无用,长老们团团围住夭夭,一副不给东西绝不放人的架势。

    夭夭对面前的情况视若无睹,只是专心的翻看着手中的书册,口中还不时地发出些感叹。

    “哦,原来是这样。”

    “不愧是道德经,以德为本,修心为上。不过似乎和逍遥门的理念相悖?”

    围着的长老们面面相觑,实在不知道这种情况到底该怎么办。照着眼前人的实力,肯定是打不过的。可是就这样围着听他对道德经品头论足,又未免太没有气势。

    心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耳旁就传来那人微哑的嘲讽声,“气势?如此瞻前顾后,贪生怕死,还能有什么气势?你们空守着道德经这镇门之宝,却完全不明其中真味,不过是暴殄天物罢了。”

    年纪最长的那人反驳道,“即便是暴殄天物,这也是我门内重宝,由不得你一个外人在这里指手画脚!”

    夭夭指着自己的脸,好笑道,“外人?难道你们不认识我是谁吗?不过是没有了平时的憨像,长老们便不认得我了吗?”

    说着还怕众人看不清似的伸手取过烛台在脸侧点燃,就着昏黄的灯光转向自己在萧麒那里唯一见过的一位长老说道,“难道黄长老也不认得我了吗?”

    那黄长老显然不肯相信夭夭的说辞,很是肯定地回道,“不可能,萧麒没有你这么高超的修为。”

    夭夭将烛台扔到一旁,任由它摔倒滚落,反正在顶层绝不可能发生失火这样的事。

    等到重新黑暗之后才开口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黄长老活了这么久都没明白这个道理吗?”

    那年长的长老再度开口,“萧麒?那人不是被编入护卫队了吗?”

    夭夭轻笑一声,“都说了要眼见为实,你们竟还相信我还在护卫这学识阁?从现在开始,我可是只需要护卫道德经就好了。”

    无人开口,可是长老中却响起一道极为严厉的声音,“门内重地,岂由你放肆!”

    夭夭手腕翻转间,道德经已被她收了起来,很是郑重地朝着长老们弯腰行礼,起身说道,“多谢各位长老手下留情。交流大会向来弱肉强食,能者据之。弟子甚知规矩,苦苦煎熬数十年,方在此时取得道德经。麒在此提醒各位长老牢记门规!”

    长老们望着空无一人的包围圈,只能互相对视一眼,摇头苦笑。

    夭夭刚刚离开,就在长老们互望着摇头苦笑的时候,在夭夭方才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甫一出现,长老们便恭恭敬敬地说道,“掌门好。”

    掌门看着众位长老垂头哭丧的脸,安慰道,“你们实不必如此。此人修为高深,即便是我也不能与之相较,更何况是你们呢?”

    长老们愕然,更是有性急的直接开口道,“此话当真?”

    话一出口便知已是逾越,赶忙说道,“是我逾越了。”

    掌门满不在意地说道,“无事。此事确实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沉默片刻,有人说道,“若是修为比掌门还要高深,那此人前途怕是不可限量。”

    “是啊,年纪轻轻便能有如此高深的修为,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为今之计,是不是先把那人找出来?”

    长老们齐齐将目光投向围在中间的人,却见那人极为淡定道,“那不是我们门派的人。”

    这句话带来的效果比刚才那句更强,长老们气愤不已地看着掌门,声讨着,“不是本门弟子,掌门如何让他带走道德经?”

    “掌门早知他不是本门弟子,怎能如此漠不关心?”

    “事前竟也不通知我等?”

    “掌门对门内事务未免太不上心!”

    说到最后,已是忘记等级直接怒声呵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