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五十七章 天狗食月
    转眼交流大会已到,萧麒早在三天前就被玄锦叫走,夭夭缩在姹紫嫣红的院子一角。

    门内弟子本就惧怕萧麒,平日里除了萧麒少有人来。此时正值交流大会之际,夭夭在这无人的院子里修炼了三天,竟是没有一个人过来。

    是夜,在院内打坐了三天的夭夭终于起身,伸手在虚空轻点,小院外围的虚空中从夭夭指点的方向开始龟裂,渐渐破碎,依稀可以听见微弱的类似于蛋壳破碎的声响。

    看着破开的结界,夭夭满意的笑了,对着满院清风说道,“怪不得三年不见竟然敢和我呛声,实力提升得挺快!”

    毫无疑问,这句话说的是临走时不放心在院外布下结界的萧麒,因为这个结界,他还受到了玄锦说他太过小心的嘲笑。

    萧麒对此不置可否,玄锦又不知道他小心地是什么,为这个生气,实在不值得。而且玄锦这个人,无时无刻地不在撩拨他,一副不探出他的底线绝不罢休的架势,萧麒都懒得和他计较了。

    交流大会的开始是静默的,但是逍遥门内所有人都像是绷紧的弦似的静静等待着那一刻,从那一刻开始,门内便是弱肉强食、非生即死的生存模式。

    夭夭也在等待着,不过不同于门内众人的紧张,她此时很是悠闲地坐在学识阁的顶层,静等着萧麒的信号。

    张二也在等待着,不过张二和夭夭不同的是,夭夭知道张二的存在,而夭夭的存在,萧麒并没有告诉他。

    不过对于饕餮来说,他并没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还有门内规矩。

    他知道,此次即便不成功,自己也不会有事。更何况,萧大哥和他说过,他只需要到时间后去学识阁顶层转一圈就好,什么都不用他做。

    夭夭在赏月,等着萧麒所说的信号—天狗食月。

    天象这种东西,只要是修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懂一些,区别不过是,懂得多少罢了。

    可是若说篡改天象,懂的人就寥寥无几了。

    夭夭看了这么久,也没看出来今天竟然是有天狗食月的天象。百无聊赖地晃着脑袋,想着难不成萧麒认识什么可以篡改天象的人不成?

    可是即便是认识,又有多大的恩情,才能让那人帮助他篡改天象呢?要知道篡改天象是比泄露天机还要严重的事情,若说泄露天机还能让天道容情一二的话,那篡改天象简直就是罪无可赦了,天道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逍遥门内有护山大阵庇佑,白日里风和日丽,夜里则是风朗月清。

    今夜的月亮格外的圆满,夭夭光是坐在这里并没有刻意吸收月之精华都觉得很是舒服,那充盈的精华顺着经脉流转,舒畅地几乎让夭夭忍不住地想要呻吟。

    舒服地躺在阁楼顶上晒着月光,夭夭闭着眼睛几乎快要睡着了,悠闲地等待着萧麒所说的天狗食月。

    夭夭翘着二郎腿等了许久都没等到,正不耐烦之际,却突然听到阁楼内传来的喧闹声。

    猛然睁开双眼,发现月亮竟然已经被遮住了一半!

    夭夭这才明白,原来萧麒所说的天狗食月根本不是篡改天象!

    不过是施了一个术法在逍遥门范围内遮住月光罢了,虽然在逍遥门的护山大阵下施展这个术法也需要强大的修为,可是比起篡改天象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幸好张二进去制造了混乱,让她察觉到不对劲,否则的话,可能直到今夜过去,自己都还在等着他所说的天狗食月。

    夭夭不再多想,悄无声息地潜入学识阁内。

    因为张二的潜入,护卫早已在四处巡查,看样子还没找到张二。

    将萧麒的气息覆盖全身,又遮掩住七八分,这才朝着顶层行去。

    旁若无人的走到第四层的时候,夭夭终于看到了正带头往这里跑来的萧麒,不由想到他被玄锦唤走之前对自己说的话。

    他说,“在学识阁内只将我的气息泄露一两分,能够让金丹以上的修者察觉到就行。”

    他还说,“在学识阁内若是与金丹期以上的修者碰面,不必留手。只要不坏根基,留条命在就行,包括我在内!”

    夭夭在阁楼顶上晒月光的时候就在想,自己能不能在看到他的时候神色不变的出手,毫无保留的伤他,可是直到最后,也没有想出结果。

    如今看着他的玄色衣袍离自己越来越近,看着他沉稳的眉眼,夭夭知道,自己该出手了。

    此时的萧麒,不是在她面前装乖卖傻的模样。

    现在的他,是能为了所求的东西心狠手辣破釜沉舟的人。

    夭夭知道,萧麒已经成为可以在修真界独当一面的人。

    她幻化成萧麒的样子站在原地渐渐地显露出身形,看着他眼中的错愕淡淡地笑了。

    然后抬手,继续朝着楼上走去,身后是被她一掌轰飞的众人和四处飞散的收藏。

    夭夭出手之后就没再隐藏身形,正大光明地朝着顶层走去,目标明确,不曾停留。

    顶层之下,没有能挡住她片刻的存在。

    夭夭知道,顶层定是有门内长老护佑,自己若是和他们斗法,可能赢得不太容易。可是若是想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偷点儿东西,那就太简单了。

    离顶层还有一层的时候,夭夭站定,将身上的气息全都遮掩住,瞬间提速朝着顶层奔去。

    顶层里一直关注着这道气息的长老们瞬间坐不住了,对方竟然能在这么多人的监视之下失去踪迹,立刻派出了两名长老查看。

    夭夭看着和自己错身而过的两人,很是无趣地摆了摆手,懒洋洋地说了句,“我在这。”

    两人瞬间定住身形,在四周谨慎地查看,可惜一无所获。

    学识阁顶层只有长老和掌门才有资格过来,整个顶层都被积年的灰尘覆盖着。也不知是何故,明明是一个清洁术就能解决的事情,这些人却从未动手。

    戏弄过两位长老的夭夭刚刚走到学识阁顶层入口时,就被顶层的灰尘戏弄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