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五十五章 出现
    玄锦盯着萧麒,面上有种奇异地欢悦,声音低哑而又深沉地说道,“断经脉,毁根基,逐出师门。”

    萧麒一路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往回走,途径一些小弟子的时候就有人大惊小怪的大喊着,“是谁?”

    幸运的人能看到萧麒的一个背影,而更多的则是在对着空气叫嚷。

    此时为萧麒引路的小童才刚刚走到了这里,瞪大双眼惊叹于萧麒的速度,感慨于他的强大,同时在心中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像萧师兄一样强大。

    听着周围的人对萧麒的讨论,他背着手神秘兮兮地走过去,眉宇间有着掩饰不住的得意,“那个人就是萧师兄啊!”

    旁边立即有人不可思议的开口接话,“你说的是庄其峰上的萧师兄?”

    看着来人淡定点头,旁边的小童子很是羡慕,不过很快就感觉到不对劲,“你怎么知道那是萧师兄?萧师兄的缩地成寸已修至大成,你和我们一样根本连萧师兄的影子都看不见吧?”

    听到他的质疑,来人也不恼怒,背着手慢悠悠地回道,“我刚才去给萧师兄带路了。”

    旁边的人惊讶地问道,“你见到萧师兄了?是不是很厉害?很威严?”

    “没有,萧师兄很温和的。”

    旁边围着的人皆是不相信的看着他,来人顿觉委屈,信誓旦旦地保证道,“萧师兄真的很温柔!”

    其他人对于他的话语却不相信,看着他焦急地样子只以为他是在拿萧师兄博话题罢了。

    毕竟萧师兄那样的话修炼狂魔很少和门内弟子接触的,怎么可能轮到这个刚入门不久比他们还小的童子?

    对于这场嬉闹已经远去的萧麒半点都不关心,自从上次打败了佛宗主持的关门弟子之后,门内众人对他的讨论从未停止过,不过萧麒从未关心过这些。

    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修炼,找夭夭!

    如同往常一般的和夭夭念叨着,“夭夭,你说玄锦这次是什么意思呢?总觉得他知道些什么,不过这个学识阁的护卫我是不当也得当了。”

    萧麒看着院内五颜六色的灵植有些抑郁,“夭夭,这些东西再怎么看也没你漂亮,你要是再不出现的话,我该怎么办?”

    耳边传来女子清冷的声音,“越来越蠢!”

    听到那熟悉的日思夜想的声音,有些不敢置信的偏头望去,却什么都没看见。

    萧麒死死地盯着发声的方向,那里却什么都没有出现,只有微风拂过时稍稍摇曳的绚烂灵植。

    良久之后缓缓叹了口气,“夭夭,我中的毒越来越深,现在竟然都幻听了。”

    耳边的清冷女生再度响起,“才这么点儿时间,你的智商都已经突破我的想象了。”

    萧麒痛苦地闭上了双眼,有些贪婪地回想着刚才的声音,“夭夭,怎么办?即便知道是假的,我也舍不得让她消失……”

    夭夭:……

    这个人到底怎么了?

    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原本已经足够清冷的声音越发的冰冷,“蠢死算了!”

    留下这句赤裸裸的鄙视之后夭夭就不再理会萧麒,安心修炼去了。

    只是苦了在外面的萧麒,他不明白为什么幻觉就那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明明自己很沉迷其中的。

    夜已深,萧麒仍旧呆呆的立在那里,似乎这样就能让刚刚的幻觉出现似的。

    在他的静心等待中,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直至天边的亮色一点点升起,萧麒所期盼的幻觉都未再出现过。

    直至烈日当头,萧麒才动了动有些僵硬地手指,神色晦暗的缓缓说道,“果然是幻觉吗?”

    早已修炼到金丹期,不食五谷,经络通畅。本该气色良好的萧麒却莫名的让人觉得苍白许多,眉宇间的憔悴格外明显。

    夭夭停下修炼想要问问交流大会准备的怎么样,就看到苍白脆弱到让她觉得有些心疼的萧麒,平复了心情保持着清冷的语气说道,“这是怎么了?蠢到受伤了?”

    萧麒经过一夜的冰冷已经僵硬地心脏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缓缓升温,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悲痛的微笑,“就算是幻觉,我也满足了。”

    看着这样的萧麒,夭夭的心中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难受,这样脆弱的萧麒让她忍不住的想要拥抱。

    萧麒看着眼前出现的身影,微微笑道,“夭夭,我中的毒越来越严重,竟然都能看到你了。”

    夭夭从未见过这样的萧麒,之前他在自己面前可能会犯傻,可能会示弱,但是从未如此脆弱!

    看不下去的夭夭直接朝着萧麒甩了一个术法,看着他被狂风吹得衣袖纷飞站立不稳的样子,这才冷冷说道,“还犯蠢吗?”

    被残忍对待的萧麒顶着狂风直接飞扑到她面前,兴奋的抱着夭夭,“夭夭,你回来了!”

    夭夭抬手想将他拽开,却在中途停了下来,最终也只是不耐烦的说道,“松手!”

    萧麒像个无赖似的摇摇头,反而抱得更紧了,将脑袋埋在夭夭的颈窝,很是满足的深吸了口气说道,“夭夭,我好想你。”

    夭夭露出一个几不可见的微笑,冷冷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松手!”

    萧麒充耳不闻,撒娇地说道,“再抱会儿,你身上好香。”

    夭夭原本停顿的动作继续了下来,将白嫩纤细的手搭在萧麒的衣领上向后拖去,口中威胁道,“不要得寸进尺!”

    萧麒顺着夭夭的力道向后撤去,口中还不忘嘟囔着,“不是说小别胜新婚吗?夭夭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淡?”

    夭夭:……

    果然越来越蠢!

    蹙着黛眉冷冷地盯着萧麒,“再犯蠢试试!”

    萧麒立马站得笔直,曾经身为皇室子弟的威仪显露出来,一本正经满含关切地朝着夭夭说道,“你最近这段时间都去哪里了?是有什么事要处理吗?”

    看着他蛇精病似的自由转变,夭夭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冷冷地丢下两个字,“修炼。”

    萧麒似乎没有察觉到夭夭的冷淡,端着那副皇家仪态说道,“那你不会再消失不见去修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