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五十四章 惩罚
    张二早已醒来,可惜夭夭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萧麒一如往常的自言自语。

    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他此次的言语有了回应。

    不大不小的四合院里只留了一条可容一人通行的道路,铺满了高高矮矮的灵药,院内清香四溢,如果忽略灵药的颜色,倒也算是漂亮。

    一片五颜六色的灵药正中坐着一个身形寂寥的男人,只见他垂首双手爱惜的轻抚着眼前颜色艳丽,只到自己膝盖的灵药,不时地张口说着什么。

    “夭夭,你看这株天葵怎么样?虽然颜色稍微丑了点儿,但是很不好养,我每次都得给它输好多灵气才能让它长得这么好。”

    “夭夭,其实我见过你的原形,很漂亮。”萧麒笑得温柔,眼中满是氤氲的爱意。

    “夭夭,我一直在找一棵可以像你一样漂亮的灵植,可是我发现竟然找不到。”暗叹口气,萧麒接着说道,“是我妄想了,夭夭这样强大,世间怎么可能有灵植比得上你呢?”

    话语中是丝毫不掩饰的满满的骄傲,下一秒却又充满愁绪,“可是现在我连代替夭夭的存在都找不到,该怎么办?”

    “夭夭那么骄傲,一定不屑于让别人替代你吧?那就快点出现好不好?在我找到代替夭夭的存在之前,夭夭一定会出现的,对吗?”

    手指温柔地轻抚着天葵的枝叶,目光却毫无焦距,每次和夭夭说话,萧麒面上都是缱绻的爱恋和怀念。

    可惜的是,终归错付,没有人回应。

    一个小童子安安静静地站在院门口,恭恭敬敬地说道,“萧师兄,大师兄让您去他那里,有事与您相商。”

    萧麒面上喊着温润的笑意,对着小童子点点头,沿着那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道缓缓朝外走去,边走边说,“夭夭,玄锦师兄有事找我,应该是交流大会的事情,你说我要不要帮忙?”

    小童子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原地,对于萧师兄的言论全似没有听到一般。直到萧麒走到他身前,这才恭敬地转身引路。

    自从学会缩地成寸之后,萧麒就很少使用过飞行之术了。

    原本引路的小童子被远远地甩在身后,不过一会儿就看不见萧麒的身影了。

    玄锦端坐于是桌前,看着缓步而来的萧麒,嘴角牵起一抹温和的笑意,“师弟这几年倒是愈发从容淡定了。”

    萧麒笑了笑,之前的憨厚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一派雍容淡定,开口道,“师兄折煞我了,我这点儿东西和师兄比起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玄锦不置可否,只是眸底深处的阴沉愈发浓厚,不过一瞬间,便爽朗一笑,“半年之后,交流大会即将开始。师弟这两年在门内声望甚重,不知可愿为大会筹划一二?”

    萧麒想了想,问道,“大会都需要筹划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带出几分憨厚的影子,这才继续道,“我整日里闭关修炼,不太清楚这些东西。不过交流大会不是一切全凭实力吗?怎么还要筹划?”

    玄锦笑了,“那师弟以为宗门的实力在哪里?如何才能保住东西?”

    萧麒理所当然的说道,“不是有掌门吗?”

    听了他的话,玄锦抑制不住的轻笑出声,“若是掌门出手,岂不是一点儿希望也不给别人?”

    萧麒不服气道,“怎么会?掌门就算再厉害,所有弟子抱成团的话也是有可能的。”

    看着玄锦似笑非笑地样子,萧麒有些说不下去,妥协地说道,“好吧,抱成团的话,分赃是个问题。”

    看他想明白了,玄锦说道,“想清楚了就好,你有什么想法?”

    萧麒诧异地看着他,“不就是打架吗?还能有什么想法?”

    玄锦漂亮的凤眸渐渐眯起,危险地盯着萧麒,无声地威胁。

    “好吧好吧,你告诉我要保护哪里的东西,我好好想想。”萧麒无奈的说着。

    “重点保护的地方只有两处,天启峰和天枢峰。天启峰上有学识阁,内有功法秘籍无数。天枢峰为掌门所在,门内几乎所有至宝都在天枢峰内。”

    萧麒托着下巴满脸无辜地看着玄锦,艰难地将口中的茶水咽下去,“师兄想让我出一个保护这两处地点的详细计划?”

    玄锦白了他一眼,“我对你没那么大期望。”

    萧麒松了口气,拍着胸口,“那就好,那就好。”

    振奋精神盯着玄锦说道,“师兄想让我保护哪里?”

    玄锦认真地盯着他,有着掩饰不住的冷厉,一字一句地说着,“天启峰,学识阁。”

    萧麒蹙着眉头,“学识阁就学识阁,你这么吓人做什么?”

    玄锦神色不变,“若是守不住,你会知道后悔这两个字怎么写的。”

    萧麒原本端茶的手“砰”地一声拍在石桌上,朝着玄锦嚷道,“我还没答应你就威胁我,不干了!”

    玄锦狠厉地目光渐渐柔和,嘴角噙着笑意,语气温柔地低声说道,“不干了?那要不要现在就看看后悔这两个字怎么写?”

    看着面前的玄锦,萧麒打了个哆嗦,抱着手臂搓了搓,小心翼翼地回道,“学识阁不是有守门的吗?我一个人过去,双拳难敌四手。”

    “学识阁内所有守卫在交流大会期间不会出手,只有门内弟子组织的护卫队。”

    萧麒打断玄锦的话,“怎么可能有人同意?门内许给他们什么?”

    玄锦眸色深沉地盯着萧麒,缓缓说道,“学识阁内除顶层外所有东西,任取两件。”

    萧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怪不得。”

    抬起头好奇地盯着玄锦,“不怕有人监守自盗?毕竟人心难测。”

    玄锦意味深长地笑笑,“你知道交流大会期间监守自盗的人有什么下场吗?”

    他摇摇头接着对萧麒说,“你不会想知道的。”

    萧麒似乎没有看见他的神色,有恃无恐地说道,“门内处罚能有多严重?最多不过是思过。”

    玄锦盯着萧麒,面上有种奇异地欢悦,声音低哑而又深沉地说道,“断经脉,毁根基,逐出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