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五十三章 托付
    想到已经许久没有看过张二的情况,萧麒调整了几人的姿势,省得他们醒来以后腰酸脖子疼。

    当初找徐药仙一共要来两百袋灵种,自夭夭不露面之后,萧麒就学着夭夭的样子,将灵种都倒出来,袋子则是自己收起来,好像这样就可以和夭夭离得更近些一般。

    如今张二枕边的灵种只剩下四分之一的样子,也不知道够不够他进阶。

    萧麒如往常一般,神色自如的问着夭夭,“夭夭,灵种还剩这么点儿,你说够不够张二进阶用的?”

    知道夭夭不可能回答,萧麒自顾自地接着碎碎念,“张二睡了这么久都没有醒,你也不理我了,我一个人真的好无聊。除了修炼,我都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看着张二的情况一切如常,萧麒继续说道,“夭夭,你说我要不要再去找徐药仙要点儿灵种回来?不过他已经吃了一次亏,这次肯定不会轻易松口的。”

    暗叹口气,萧麒凝眉说道,“看来得好好想想怎么做才是。”

    夭夭最初不露面的时候,萧麒和夭夭说话,不过是想讨好对方,想让她回应一句罢了。

    时日渐久,萧麒渐渐习惯了这样自言自语,只要是独处的时候,他总会把身边的事情一点一滴都告诉夭夭,就好像夭夭还在自己身边一样,甚至比夭夭在身边的时候说的都多。

    其实萧麒现在也不太确定夭夭到底还在不在自己身边,虽然夭夭消失之前和李壮说过去找自己,可是自己根本没有见到夭夭一面。

    而以夭夭的实力,若是她不想让自己发现她,实在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

    萧麒近来越发疯狂的修炼,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他实在是怕,害怕夭夭受伤出事!

    轻抚头上的玉冠,手指覆在那抹浅粉之上,萧麒极为温柔地悄声说道,“夭夭,我们去找徐药仙。”

    此次去找徐药仙,萧麒已作好大出血的准备,毕竟任谁被骗过一次都会心存警惕。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的徐药仙竟然意外的好说话。

    萧麒在凌材峰上自言自语的给夭夭介绍了十来天的灵药之后,终于等到了徐药仙。

    他开门见山的说道,“前辈,我是来讨要空种的。”

    徐药仙慢条斯理地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高深莫测地开口,“哦?要多少?”

    萧麒搓着手,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两百袋。”

    等了许久都没有回话,萧麒正要说自己能给的条件,就听徐药仙说道,“行,给你了。”

    萧麒极为错愕地抬头,徐药仙已经拿出一个袋子递给他,“这是我这里所有的空种,都给你了。”

    萧麒更加惊讶了,愣愣地接过他手中的袋子,呆呆地说道,“前,前辈?”

    徐药仙将手搭在袋子上作势收回,“怎么?不要?”

    “要,要!”萧麒赶忙将袋子收了起来,憨厚的脸上满是笑意,高高兴兴地说道,“多谢前辈。”

    徐药仙瘪瘪嘴,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这是我从你这里听到过的最真心的一句话。”

    萧麒面上原本开朗的笑容变得羞涩无措,虽然知道他是故意作出这番姿态,徐药仙还是有一种自己在欺负人的感觉。

    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两声说道,“三个月后你再来一趟,若是我不在这里,以后你就时不时的来这里看看,帮我打理药园。”

    顿了顿,接着说道,“就当是你拿走这些空种的交易吧。”

    萧麒盯着徐药仙,面上的笑意渐渐褪去,徐药仙笑道,“怎么?亏了?我虽不知道你拿这些空种有何用处,但看你上次那般着紧,应该用处不小,让你打理个药园,就觉得亏了?”

    萧麒没理他的话茬,神色不明地问道,“前辈要去哪里?”

    徐药仙云淡风轻地说道,“解决一些陈年旧事罢了。”

    看着萧麒依旧阴沉的神色,接着说道,“你放心,我走之后会在药园周围布下结界,只有你能进来。掌门那里,我也会说明的。”

    知道徐药仙不愿意详说,萧麒也不再追问,“晚辈定会细心打理。”

    徐药仙却是一脸纠结地看着他,“你这样信誓旦旦地作保证,我怎么就觉得那么不踏实呢?不会是骗我老人家的吧?”

    萧麒:……

    装疯卖傻!

    徐药仙自言自语的嘟囔着,“要不我重新找个看园子的?可是若论起来心黑的程度,也没人比得上他了。”

    边说还边觑着萧麒的脸色,萧麒按耐下想要揍人的冲动,咬牙切齿的说道,“求之不得!”

    说完看也不看徐药仙,转身就走,身后传来徐药仙大吼大叫的声音,“你怎么走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一定得帮我看好药园子等我回来…”

    徐药仙给的灵种足足有五百多袋,萧麒拿出一百袋放在张二的枕边,照旧将袋子收了起来。

    看着已经积攒了厚厚一沓的袋子,萧麒苦笑着说道,“夭夭,我的袋子都已经堆了这么多,你什么时候才出来?”

    低哑着声音继续说道,“我真的…很想你。”

    低不可闻,却包含着无限相思。

    拿出一袋灵种放在手里无意识的看着,萧麒接着说道,“夭夭,我已经拿到了灵种,而且是五百袋。等你出来,我把剩下的都给你,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夭夭,徐药仙说他去处理前尘往事,将药园托给我打理,我总觉得他这次出去凶多吉少,否则怎么会把他视若珍宝的药园托给我呢?”

    “夭夭,徐药仙不过活了几百岁就有前尘往事,我还不知道你多少岁。不过看你的修为这么高,怎么也得有几千岁?那你的前尘往事岂不是更多?你会不会根本没在我身边,其实也是去处理你的前尘往事了?”

    说到这里,萧麒慌忙将头上的玉冠取下,看到上面浅粉色的印记才放下心来,看着玉冠的目光简直温柔得能溺死人,面上却有着掩不住的担忧,“夭夭,你一直都在我身边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