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五十二章 醉酒
    萧麒最近越来越暴躁,原因无它,夭夭不理他了!

    他本来还准备了三十六计打算一步步地软化夭夭的态度,总有一天会让夭夭对自己倘开心扉,结果夭夭不露面了!

    他所有的打算成空,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相思难耐啊!

    萧麒默默地数着日子,这已经是夭夭不露面的第四百一十八天了。

    暗叹口气,萧麒决定回去闭关修炼,没有夭夭的日子除了修炼自己竟然找不到事情可以做,就连之前一直暗中关注的玄锦都提不起半点心思。

    有气无力的对坐在对面的玄锦说道,“师兄,我回去修炼了。”

    说完起身就走,蔫巴巴的样子让玄锦看了好笑不已,实在做不到视而不见,开口叫住他,“等会儿。”

    直到萧麒转头看向他,这才接着说道,“你这是怎么了?总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难道是在渡情劫?”

    萧麒皱眉,“情劫?”

    那是什么鬼?

    看着萧麒那一副懵懂的样子,玄锦摇摇头,“这样看来的话,不是渡情劫。那你怎么总是一副被人辜负的弃夫模样?”

    萧麒瘪瘪嘴,耷拉着眉眼回道,“你从哪里看出来的?情劫不都是修为达到金丹期才来的吗?”

    玄锦诧异,“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

    “李壮啊。”

    玄锦轻笑一声,云淡风轻的说道,“你被骗了。”

    “不可能!”萧麒斩钉截铁的回道。

    自上次交流大会后,李壮便对他格外尊敬仰慕,绝不可能欺骗他。

    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要紧的消息,就算骗他,也不会在这一点上欺骗。

    在识人辩人上,萧麒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能力。

    玄锦喟叹一声,没想到他对李壮如此信任,却也没有放弃误导他。

    “李壮说给你的,不一定是真的。”

    萧麒憨憨地笑看着玄锦“师兄,他不会骗我!”

    玄锦目光幽远而深邃,定定的注视着他,勾起嘴角缓缓说道,“虽然不知该说你什么才好,不过这一次,你是对的。”

    萧麒蔫吧的脸上这才多了几分神采。

    玄锦继续说道,“不过他说的还是错的。”

    萧麒重新坐到玄锦对面,挑眉问道,“有人误导他?”

    “师弟果然聪慧。”

    萧麒对他的夸赞不置可否,只是追问道,“师兄知道是谁?”

    “孔祥!”

    萧麒凝眉思索,只觉得这人有些耳熟却实在想不起来。

    玄锦提醒道,“上次交流大会,和我一起摆摊的那位师兄。”

    萧麒恍然大悟,好奇地问道,“师兄和孔师兄的感情那么好,这么透漏给我,不怕孔师兄生气?”

    玄锦抬眼看着他似笑非笑道,“孔兄行事光明磊落,既然敢做,自有缘由,我不过是怕你被误导罢了。”

    光明磊落?

    萧麒对此持保留意见,即便孔祥当初在交流大会的时候提醒过自己一次,可是和玄锦交好的人,他还是不得不防。

    略过对孔祥的评论,萧麒直接问道,“不知情劫的渡劫时间是什么时候?”

    “时间不定。”

    “什么意思?”顿了顿,萧麒继续说道,“和修为无关?”

    “情劫情劫,自然只看是否情深。”

    萧麒的眼底渐渐溢满笑意,极为欢快的向玄锦告辞,之前的颓废一扫而空。

    夭夭,你是我的情劫!

    兴奋的萧麒恨不得大喊大叫发泄一下,整颗心涨的满满的,就连经脉内的灵气似乎都在沸腾。

    既然夭夭是自己的情劫,只要自己能够渡过去,就可以和夭夭日夜相守了。

    而且就算夭夭是妖修也没关系,谁让她是自己的情劫呢,萧麒美滋滋的想着。

    徒留下一脸懵然的玄锦,完全不知道萧麒怎么突然就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明明自己的打算是给对方添堵啊,结果倒像是开导他一样!

    可是正常修士听到情劫这种事不应该先想怎么渡劫吗?萧麒这个样子怎么就像是迫不及待?

    满心激动的萧麒没有想过怎么渡情劫,知道夭夭是自己的情劫之后他只希望自己能让夭夭答应和自己在一起,从此恩爱两不疑,又怎么会想起来要怎么过情劫呢?

    知道夭夭是自己的情劫,萧麒对修为的渴望更加迫切,虽然自负智力超群,运筹帷幄,但他早已清楚,在修士的世界中,更重要的是一力降十会!

    谁知心情太过激动,萧麒打坐整整一天之后竟然都无法静下心来修炼。

    萧麒索性畅想了一下渡过情劫之后和夭夭日日相伴的日子,光是想想就觉得很是开心。

    独自乐了两天之后,萧麒就知道继续这样下去不行,自己越想越兴奋,这样想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开始修炼。

    他想过的日子,可不能光是想想,以后必须得过上!

    修炼的事情迫在眉睫,萧麒一个人绕着逍遥门飞了一圈又一圈,收效甚微。

    他索性去看看李壮,想想自己自从入门之后,极少下山,更别说去别人的山头逛了。

    李壮似乎看出了萧麒的心不在焉,和萧麒说了会儿话之后就拉着萧麒挨着山头去看张岩他们,然后拿出自己珍藏的灵酒,极为豪爽地说道,“这是上次我师兄给我的,味道清冽,今日你们可是有口福了。”

    张岩回道,“自从跟了师傅之后,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有个好师兄!”

    说完又慨叹道,“傻人有傻福啊!”

    李壮笑骂道,“说谁傻呢!”说完举起手中的酒坛子示威性地看着张岩,一副你不澄清就别想喝酒的架势。

    张岩忙到,“说我呢,说我是个傻子。”

    “这还差不多。”

    灵酒本不易醉,否则李壮师兄也不会拿给他了,不过架不住几人喝得多。

    李壮本不爱饮酒,最多就是闲时倒两杯。如今喝的多了,也不记得许多,把自己一年多来的存酒全都拿了出来,众人不知不觉间已然酩酊大醉。

    修柏冷着一张脸端端正正的坐着,张岩毫无形象地扒在他身上,若不是两人正说着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只怕谁也看不出他已经喝醉。

    李壮则是歇斯底里的拽着萧麒的衣袖吼着,“美人姐姐,你怎么那么冷漠!害得我萧…大哥为你都成了修炼狂魔!嗝…”

    萧麒尚有一丝理智,在李壮的摇晃下竭力稳住自己愈发晕乎的脑袋,酡红着一张俊脸,摆着手嚷道,“别,别摇了…你的美人姐姐不在,不在这里…”

    萧麒次日醒来的时候,倒没有凡间宿醉的后遗症,想来灵酒和凡间的酒水是不同的。

    不过看到毫无形象瘫倒在地上的几人,萧麒有些啼笑皆非。

    其他两人还好,修柏总是板着一张脸,没想到醉酒之后竟然还是板着脸。不过倒是乖巧许多,张岩问一句他打一句。

    此时的萧麒完全忘了,修柏虽然答了,却完全是答非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