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五十一章 够无耻
    看到萧麒女朋友的面容之后,夭夭一阵心悸,猛然惊醒。

    睁开眼就看到上方萧麒放大的俊颜,条件反射的一脚踹开,总算将梦中的怨气发泄了少许。

    萧麒顾不得自己摔疼的后背,对夭夭此时的反常很是诧异,慌忙问道,“夭夭,你怎么了?”

    夭夭缓缓转头,无神的目光最终落在萧麒的面上,泛白的唇瓣微微翕动,“我梦到你了。”

    开口无声。

    萧麒慌忙跑到桌边倒了杯茶水,递给夭夭,“先喝点水,不急不急。”

    夭夭对递到唇边的茶水视而不见,无神的目光不曾从萧麒的面上移开片刻,只是又开口重复了一遍无声的话语,“我梦到你了。”

    梦到了另一个轨道的你,梦到了一个喜欢上这幅身体的你,梦到了一个对真正的我视而不见的你…

    又是开口无声。

    萧麒根本来不及去细想她刚才说了什么,只是有些慌张的问道,“夭夭,你说话怎么没声音了?”

    看着夭夭完全没有反应的样子,自言自语道,“不会是…哑巴了吧?”

    夭夭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心中暗想着,当然没有哑巴,只是不想让你听到。

    不想让你知道,原来我已经这么在乎你。

    可惜的是,夭夭那抹讽刺的笑,失神的萧麒没有注意到,他只听到夭夭微哑着嗓音说道,“我没事。”

    说完整个人脱力一般向后倒去,气息微弱。

    萧麒从张二那里回来的兴奋心情刚刚开始发酵,就被眼前的情况惊的一点儿不剩。

    夭夭闭着眼睛装作睡着的样子,不想看萧麒一眼。

    强迫着自己不要去想梦中的景象,胡乱想着杂七杂八的事情,不过一会儿,夭夭就睡了过去。

    等到夭夭再次醒来的时候,房内空无一人。

    犯了会儿迷糊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在萧麒的屋里,实在不知道该拿什么样子的心情来面对他。

    房门突然悄无声息的打开,看到进来的人不是自己想的那个,夭夭松了口气,随之而来的却是失落。

    压下心里的念头,不动声色地问道,“萧麒呢?”

    “姐姐醒了?萧大哥去找徐药仙了。”

    原来是去找灵种了,夭夭默然,到底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迫切地想要得到道德经的?

    “你知道他去哪里找徐药仙了吗?”

    “知道。”看着漂亮姐姐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想了想,萧大哥貌似没有说不让自己告诉漂亮姐姐他的行踪,继续说道,“凌材峰。”

    夭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了一句让李壮无比后悔的话,“等他回来告诉他,我去找他了。”

    “萧大哥不…”

    还没等李壮的话说完,夭夭已经没了踪影。

    只剩下形单影只的一个人在屋子里嘟囔着,“萧大哥这是哪里找来的漂亮姐姐,这么冷漠…”

    还这么剽悍!

    最后一句话终于在自己的理智控制下咽回了肚子。

    夭夭找到萧麒的时候,萧麒正在和徐药仙斗智斗勇。

    换一个更直白的说法,就是坑蒙拐骗!

    可怜徐药仙一把年纪,坑蒙拐骗了一辈子,最后却还是栽到了萧麒这个区区弱冠的少年手里。

    徐药仙这人,虽然智力比起萧麒来说,差了许多。但是单论武力来说,那是可以直接碾压萧麒的存在。如今不过是看在萧麒是个晚辈的份上,这才没有武力镇压,而是和他斗起了智商。

    虽然结果显而易见,不过有徐药仙的存在,夭夭还是下意识的避到了一旁。

    此时徐药仙正被萧麒气得面红耳赤,“你这个欺师灭祖的东西,竟然敢骗我!”

    萧麒憨厚的笑着,伸手有些无措的抓着额头,讪讪地笑着,“前辈别生气,我虽然有些事情骗了你,但是我拿那些种子绝对没有干坏事!”

    徐药仙看着信誓旦旦作保证的萧麒,有些郁卒。

    谁关心你拿种子是不是做坏事!

    我只关心那些种子到底有什么用!

    “那你说,你拿那些种子做什么用!”

    也不知道两人先前到底都做了什么,徐药仙的道髻都有些散乱,随着他的动作在头上时不时的抖动。

    萧麒面上依旧是憨厚的笑容,只是吃过一次亏的徐药仙却知道这小子的肚子里有多少坏水,估计连肠子都被染黑了!

    果然,萧麒憨憨地摇摇头,说道,“前辈,这个我不能说。”

    徐药仙瞠目结舌却拿他没有一点儿办法,谁让自己先前已经答应过这小子的要求。

    只能瞪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萧麒,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额头和眼周的皱纹都挤到了一块。

    萧麒有些不忍的转过头,有些嫌弃地说道,“前辈,太丑了。”

    “什么?”徐药仙明显没有听懂。

    萧麒只好转过头十分认真的看着徐药仙,憨厚的脸上全是真挚,“你这个样子,皱纹都挤到一起,太丑了。”

    徐药仙:……

    果然自己就不该相信这个家伙,他刚才就是这样顶着一张憨厚的脸十分真诚的骗了自己,现在还是这样!

    徐药仙气得袖袍一挥,将身边的灵药吹得拔地而起,和泥土混在一起在空中旋转着。

    夭夭默默地擦了把脸,人修就是没有骨气,被人这么欺负了竟然还不动手,罪魁祸首都站在面前了,竟然还是只敢拔拔草!

    愤愤地将落到头上的灵药拿下来,看着萧麒依旧纤尘不染的样子,恨恨地在心中加了句,扔草都扔不到正主身上,活该被人骗!

    萧麒正了正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道袍,很是无奈的开口劝道,“前辈,这些灵药何其无辜!”

    徐药仙伸手指向他,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张口斥道,“你不无辜!”

    萧麒没有脾气的笑了笑,看着身旁残败凌乱的灵药,弯腰开始收拾起来,一边收拾一边说道,“这些东西于前辈来说不是什么稀罕物件,可有可无。不过于晚辈来说,算得上是珍稀灵药了。”

    徐药仙在旁边好整以暇的看着萧麒收拾,想着他好歹还算懂事,看在他帮自己收拾的份上那些空种就算赏给他的吧。

    这样想着,心中已是舒缓许多。

    却见萧麒收拾好后,施施然地将那些灵药收了起来。

    收、收起来了!

    徐药仙大怒,“我只答应把那些空种给你,这些,我可没答应!”

    萧麒困惑的皱眉,“是吗?可是晚辈是在前辈面前收的,前辈没有出声制止,不是送给晚辈的意思吗?”

    徐药仙:……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这人竟然在自己面前睁眼说瞎话,还敢明目张胆的抢他东西!

    果然不愧是连肠子都黑了的人!

    吃过一次亏的徐药仙这次精明许多,义正言辞的回道,“不是,我看着你收拾是让你给我帮忙,没说把灵药给你!”

    萧麒一本正经的朝徐药仙行了个道礼,“谢前辈赠药,晚辈感激不尽。”

    在徐药仙纠结到底是直接动手,还是遵守自己先前的规矩不对晚辈动手的过程中,萧麒已经安然下山了。

    旁边全程的夭夭只有三个字能够表达自己的心情:够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