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四十九章 谋划
    看着萧麒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忧郁阴暗,夭夭知道自己应该高兴的,可是不知为何,心中却有些涩然。

    萧麒醒来后想起昨日夭夭说的那句与你无关,便有些伤心。不过片刻便开始斗志昂扬起来,转头便看到夭夭在凳子上闭目养神。

    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萧麒觉得自己的心就渐渐地充盈。

    正当萧麒自我陶醉的时候,夭夭厉眼扫来,冷声道,“可看够了?”

    被夭夭如此呵斥,萧麒面上却半点都没有愠色,笑得一脸温和,“看不够,怎么都看不够。”

    被他火热的目光注视着,夭夭觉得自己的冷脸都有些维持不下去,僵着一张脸说道,“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

    听她这样说,就知道夭夭还在躲着自己,不过这种情况萧麒又怎么能容许?

    在夭夭离开之前赶忙接口,“有事,有事!”

    夭夭面无表情的看着萧麒,可是萧麒却知道她是让自己有话快说的意思。

    不由苦笑下,委委屈屈的说道,“夭夭,你最近都不理我了”

    说完打量着夭夭的神色,却发现她神情冰冷,眉心皱着两道并不明显的褶子。

    萧麒心上一紧,有些担忧是不是自己逼得太紧了,连忙转过话题起身正襟危坐道,“夭夭,前几天交流大会的时候,我得到一个消息。”

    夭夭原本还在想着自己难道还要再和萧麒强调一遍吗?谁知萧麒说完之后就改了话题,这样也好,最起码不用自己费心。

    漫不经心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斜扫了萧麒一眼,“什么消息?”

    目不转睛盯着夭夭的萧麒看到夭夭扫过来的那一眼一直提着的心稍稍放下,夭夭还肯看自己就好,证明没有太恼怒。

    “交流大会有一条规矩,生死不论,抢到谁手里算谁的!”

    夭夭挑眉,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论物品所属?宗门物品也包含在内?”

    萧麒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看到他的动作,夭夭原本温和的笑意变的肆意起来,轻启朱唇道,“这真是个好消息,游戏难度降低了呢。”

    “确实如此,我们不需要再担心善后事宜,无需盗走,直接抢就好!”萧麒笑得格外开心。

    夭夭眉梢都没有动一下,直接回道,“那也要看你有没有抢的本事!”

    萧麒:

    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夭夭的言外之意就一点,弱鸡不要夸海口,吹牛皮,万一泄洪了,牛皮吹破怎么办?

    不过对于萧麒这种表里不一的大尾巴狼来说,这点儿伤害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甚至还苦着脸朝夭夭扮可怜,平日里清清淡淡的眸子如同蒙上一层薄雾一般,显得无辜极了。

    “夭夭”醇厚的声音加了一丝低哑,好似有无限委屈一般,就连板正的坐姿都弯了下来。

    夭夭:

    为什么自从上次之后萧麒就变成了这副模样?时不时地抽一下?

    难道是打击太大,伤到脑子了?

    对萧麒脑袋无限关怀的夭夭有些迟疑的问道,“你脑子,出问题了?”

    萧麒依旧是那副可怜巴巴的小样子,抿了抿嘴,抬手指向自己的胸口,目光深邃又热烈,“脑子没有出问题,是这里出问题了。”

    夭夭羞恼交加,却又十分清楚自己不能给他分毫回应,一时不知道自己是该冷漠的当作没听到,还是应该冲着他怒声斥骂,微红着脸杏眸圆瞪呆坐在那里。

    萧麒看她反应这样剧烈,也不敢逼她太过,生怕将她惹毛之后不再理人。

    眼中的眸光黯淡了些许,微弯的脊背也直立起来,嘴角勾起却没有丝毫笑意,转开眼睛作出一副黯然神伤又故作坚强的样子问道,“那我们就在下一次交流大会的时候行动?”

    夭夭看着萧麒的眸光一点点的黯淡,心中刺痛却又无计可施,好不容易回过心神就听到萧麒的话,皱了皱眉不赞同道,“下一次?太急了。”

    顿了顿,安抚性地说道,“此事需慢慢筹谋。”

    萧麒皱着眉头,在夭夭看不到的目光中有着掩不住的迫切,“不行,我很着急,等不了那么久。”

    夭夭一怔,这是自从上次之后萧麒第一次这样冷声对她说话,皱着眉头仔细打量着萧麒。

    他之前明明就是一副不慌不急的样子,怎么突然之间对于道德经变得这么迫切了?

    可惜夭夭只能看见他的侧脸,打量许久也看不出什么,最终只能放弃,转而与他分析,“抢走道德经的武力需求太大,光靠你我二人远远不够。”

    夭夭说话的中途顿了顿,终究还是把萧麒那微乎其微的武力值算到了里面。这人的武力值和自尊心明显不成正比,若是不提他的话,还不知他能记多久呢。

    萧麒目光越发的深邃,果然自己的武力值太低,夭夭怕是都不考虑自己的吧。

    很明显,哪怕夭夭提到了他的武力值,以萧麒的敏感,依旧从她的语气中察觉到她的停顿。

    “还有张二。”萧麒提醒道。

    “你怎么知道他愿意帮你?而且还不知道他能不能醒过来。”夭夭轻声说道。

    “多少袋灵种才能让他醒来?”

    “上百袋。”

    竟然这么多,萧麒咬咬牙,沉着脸道,“我会想办法弄到。”

    “你能想什么办法?”

    在夭夭看来,此时的萧麒刚刚踏入修真门槛,修为不足,又无宗门支持,哪里能找到打动徐药仙的东西。

    可是这话在萧麒听来,就完全是自己被夭夭质疑否定了。他最近本就陷在修为过低的魔障里,如今听到夭夭的话面上不显,心中却暗暗下定主意,无论如何也得从徐药仙那里把灵种拿到。

    而且他做事,靠的从来都不是武力,而是智取!

    当下也只是对夭夭高深莫测的回了句,“山人自有妙计!”

    又问道,“加上张二之后,夺取道德经一事,武力值可够了?”

    夭夭蹙着秀眉,贝齿轻咬着樱唇,有些为难的说道,“哪怕是加上张二,也还是差上许多。”

    萧麒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些事以后再说,先把张二弄醒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