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四十八章 与你无关
    萧麒在她面前除了开始的时候比较高冷,之后一直都走的是平易近人的路线,虽然最近智商貌似有些下线,但是也没有下线到这种程度吧?

    夭夭控制着自己揍人的冲动,极为不耐的回了句,“越来越蠢!”

    萧麒:

    为什么莫名其妙就被嫌弃了?

    被嫌弃又没想清楚原因的萧麒再接再厉,眸中的娇羞减了几分,委屈倒是愈发明显起来,“夭夭”

    夭夭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回了句,“有事说事!”

    看见夭夭如此,萧麒面上的委屈愈发严重,就连平日里稍显寡淡的薄唇都有些嘟了起来。

    夭夭面色不变,正襟危坐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萧麒,萧麒终于败下阵来,神色平复,下意识的摸了摸衣袖里揣着的灵种袋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夭夭,我有礼物送给你。”

    夭夭挑了挑眉,想起萧麒刚才的表现就对他的礼物不抱什么希望,神色淡漠的道,“怎么想起来送我礼物?”

    萧麒板着一张脸,耳根却渐渐开始泛红,抿了抿唇说道,“你如果喜欢这个礼物的话,可以不生我的气了吗?”

    夭夭一怔,原来在自己苦恼挣扎的时候,他竟在为自己费尽心思的准备礼物吗?

    可是想到那妖怪的话,夭夭刚刚泛起涟漪的心湖便冰冻起来,绝情绝爱!

    夭夭冷嗤一声,眼眸冰凉淡漠,“这是交易?”

    萧麒不明白原本两人融洽的关系怎么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为什么送礼物也会被理解成交易,有些呆傻的问道,“夭夭?”

    夭夭唇角勾起一抹微笑,却没让萧麒觉得有一丝温暖,“你予我礼物,我予你柔情?”

    萧麒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唇角的笑与前些时日一般无二,甚至眸底的笑意都还在眼前,可是为什么却无端的让他觉得心痛?

    “夭夭,你怎么了?”

    夭夭不在意的回道,“哦,没事,只是有人提醒了我一些事。”

    萧麒艰难的开口,“提醒了什么?”

    萧麒明显僵硬地面部,夭夭有些不忍心再看,索性转开视线,云淡风轻的开口,“与你无关。”

    萧麒的眼神渐渐落寞,神采黯淡下来,“与我无关吗?”

    想到之前两人的亲密,明明一切都还好好的,究竟是谁!

    是谁在夭夭面前说了什么!

    萧麒的面上渐渐沉静,心中却愈发的狠厉。

    沉下心神,仔细打量着夭夭的神色,面上还不忘作出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缓缓地从袖袋中掏出灵种递给夭夭,低声道,“这是我从徐药仙那里讨来的灵种,你拿着。”

    说完之后便准备起身,只是动作却是缓慢无比,走到门口的时候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来,有些晦涩的开口,“你,不会离开吧?”

    夭夭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听到萧麒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恩?”

    朝着萧麒笑了笑,面容沉静,“你放心,我会遵守诺言帮你拿到道德经。”

    顿了顿,继续道,“不会离开你身边的,毕竟在这逍遥门内也只有你这里能让我躲着。”

    此时的夭夭轻勾唇角,眉目如画,让萧麒不自觉的想要靠近,可是他清楚的知道,还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那就好。”

    不离开就好,只要她不离开,自己总能找到那个人,然后将他剥皮抽筋!

    完全不知道萧麒已经愈发凶残的夭夭盯着手上的灵种发呆,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虽然已经明白需要绝情断爱,可是还是忍不住的想要离萧麒更近一些。

    刚才萧麒问她要不要离开的时候,她本是想离开的,以自己的本事,哪怕没有他帮忙,也有办法隐藏在着逍遥门中,不过是麻烦一些罢了。

    可是看到他眼含期盼的望着自己,不知怎么的就答应了下来,话已出口,自然不能离开了。

    如此,离开的事宜只能等到拿到道德经之后再说。夭夭暗叹一声,有些眷恋的看着手中的灵种,手指不经意间揉搓着袋口,还是起身把灵种放在了张二的枕边。

    站立良久,终究还是将枕边的袋子拿了起来,暗叹一声,打开袋口,将种子倒出来放在枕边,袋子直接放进了怀里,这才离开。

    萧麒一个人在院子里坐着,夭夭来回路过的时候没有看他一眼,他似乎也没有注意到,只是双手抚着茶杯的边沿,低头看着袅袅升起的热气,一动不动。

    直到夭夭进屋后,萧麒这才抬起头,神色莫名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原本侥幸的认为夭夭是运功出现了情况,现在看来一定是有人在夭夭运功的时候对她说了什么。

    为今之计,只能先努力修复和夭夭的联系,可惜的是不知道对方和夭夭说了什么,才让夭夭对自己如此冷漠。

    又想到夭夭现在都不愿意理自己,就算是说话也得先找个话头,心中不由苦恼。

    萧麒第一次有一种强烈的对修士的欲望,若是自己的修为再强些,也不会让夭夭在自己的身边都被人钻了空子。

    若不是自己的修为太低,又怎么会被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对夭夭做手脚!

    看来对道德经的事得抓紧了,本来还想着性命无虞,可以慢慢来。现在看来,这件事情是慢不得了。

    想到道德经,萧麒眼中一亮,终于知道和夭夭说什么了,不过要怎么说还得好好斟酌斟酌。

    此时的萧麒目光灼灼,唇角笑意温然端坐于石凳上,好一个翩翩君子。不过内里就是一头大尾巴狼,想着法子将夭夭吞进肚里,吃的渣都不剩。

    思忖良久,萧麒这才灿然一笑,起身回屋休息。

    战斗之前,需得养精蓄锐,方能全力以赴。

    夭夭手中攥着袋子,静默地坐在桌前,想起萧麒今日的强颜欢笑,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

    就在这时,萧麒推门而入,对着夭夭灿然一笑,就好像之前的阴郁都没有发生一般,“我在徐药仙那里折腾了许久,就先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