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四十七章 罢战
    萧麒满心欢喜的推开小院,只觉得此时的院中似乎格外的冷清,不过他此时心切,倒也没有过多注意。

    “夭夭夭夭”

    萧麒的高声叫喊没有得到丝毫回应,默默地叹了口气,口中呢喃着,“夭夭,你又不理我了吗?”

    只余满室清冷,就连平时清脆悦耳的风铃声都不再响起。

    萧麒本是黯然神伤的眸子突然多了几分神采,缓慢踱步到风铃下方,以极其珍视的态度双手捧起风铃取下,一脸宠溺的对着风铃说道,“夭夭,你又在和我闹着玩?”

    一直密切关注幻境的徐药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本来只是想知道空种究竟有什么作用,可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

    那个小兔崽子竟然对着一个风铃做出这么一副满面春光的样子?逍遥派弟子什么时候这么荤腥不忌了?

    还妖妖?妖怪就妖怪,竟然叫妖妖?

    不知羞耻!

    幻境外的徐药仙气得跳脚,幻境内的萧麒依旧是一副在徐药仙看来不知羞耻的样子。

    他宠溺的看着手中的风铃,语气比对着徐药仙的时候不知道温柔了多少倍,“夭夭,要听话,乖”

    等了许久,手中的风铃都没有半点动静,萧麒的面色逐渐黯淡,好似亮眼的油画在经历过岁月的磋磨后却失了颜色似的。

    萧麒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徐药仙实在是看不下去,将宽大的袖袍狠狠地甩在眼前的幻影上,起身离开。

    反正他的目的也只是空种而已,这小子是不是神经病和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徐药仙默默安慰着自己,决定去萧麒的小院里找找。

    结果可想而知,徐药仙的寻找之旅一无所获。

    幻境之中,萧麒眸中神色变幻,整个人如同挣脱了某种束缚一般,之前的黯然转瞬消失,只余一身的贵气。

    而刚才被萧麒珍之重之的风铃,却被他随手丢到了地上,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仔细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萧麒走到院子的东南角,抬手便发出一道攻击朝着院墙轰了过去。

    让人意外的是,不过是土堆的墙在萧麒攻击之后却像水波一般轻微的晃动了两下,以攻击点为中心的涟漪一圈圈散开,身为主受力的墙体却没有一点儿裂缝。

    萧麒脸上挂着兴愤的笑,口中赞道,“不愧是前辈!”

    一无所获的徐药仙自萧麒的住处悻悻而归,结果回来之后就看到萧麒疯狂的攻击着自己布下的结界,此时的徐药仙已经不记得是自己在未经萧麒同意的情况下贸然拘禁对方,而且还设计他陷进自己的幻境。

    现在他只知道自己一无所获,回来之后还看到那个私闯凌材峰的兔崽子竟然敢强行破坏自己的幻境法宝!

    徐药仙二话不说,宽大的袖袍一甩,直接将自己的幻境法宝收了回来,对着还在怔忪的萧麒理直气壮的呵斥,“谁准你破我法宝的?”

    防御攻击的院墙突然消失,攻击来不及收回,萧麒大力的一击落到没有遮掩的土地上,一时之间尘土飞扬,脚底下的山坡都震了起来,尘埃落定之后才发现,原本平缓的山坡竟生生被砸出了一个大坑!

    听到徐药仙的话,萧麒气极反笑,自入得逍遥门后便刻意表现的憨厚的嗓音都有些尖刻起来,“按照前辈的意思,我被人拘禁就该乖乖地受着?”

    原本一脸嫌弃地看着周围漫天尘土的徐药仙似乎这才意识是自己先私自拘禁对方的,显得有些窘迫,故作姿态的咳了两声,昂着头强自镇定的回道,“怎么?我一个老人家考较一下晚辈都不行?”

    萧麒冷嗤一声,面露不忿之色,“考较?既是考较,前辈如何还要责怪我破汝法宝?若是不破法宝,不知前辈实在考较什么?”

    徐药仙噎了噎,“那,那是因为”

    姜还是老的辣,危急关头徐药仙还是想起了应对之法,他转了话头,以一副朽木实在不可雕的眼神看着萧麒,“我刚才不是说了我那时幻境法宝吗?自己考较的是你的心境,不过眼下看来,你的心境实在是”

    徐药仙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以为萧麒定会追问他的话,哪知萧麒在心中吐槽他的法宝幻化出来的幻境太假,根本没有理他的话茬。

    萧麒不按常理出牌,徐药仙没办法只能自己接着问道,“你在幻境内捧着一个风铃做什么?”

    说着还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左右手臂交叉环抱着互相搓了搓,打了个哆嗦,继续说道,“对着一个风铃都能作出那么恶心的表情,你也真是够了!”

    萧麒面无表情,之前嘲讽徐药仙时语气之中的尖刻已然消失,只剩下平日里的憨厚中夹杂着一丝严肃,“前辈竟然相信幻境之中的景象?再说了,在前辈的法宝之中,难道不是前辈想让我就能让我怎样吗?”

    徐药仙如同炸毛的狐狸似的立刻跳了起来,“谁说的?我根本没有控制你!”

    萧麒不动声色地反驳,平日里憨厚的面容无端的生出了几分贵气,“那前辈怎么解释,我明明是去东南,现在却在西北?”

    徐药仙头一次觉得一个小辈竟然如此难对付,气急败坏的说道,“这是两回事!你出门之后我确实控制了你,可是你回到小院之后我没有控制。”

    这话倒是肺腑之言,萧麒也知道他说的确是真话,可是此时却是万万不能承认的。

    不屑的瞥了徐药仙一眼,萧麒反驳道,“前辈的意思是,我在没被你控制的情况下,对着一个没有生出灵智的风铃生了情愫,甚至对着它自表心意?”

    说到这里,萧麒眉峰微挑,作出几分高冷姿态道,“你以为我傻吗?”

    徐药仙此时百口莫辩,明知他说的是假话却完全找不到话来反驳,平日里在外面坑蒙拐骗的狡猾完全派不上用场,只能红着张老脸无措的站在那里,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对于徐药仙来说,这种无措感已经好久都没有出现过了。

    萧麒不想和他追究这个问题,继续追究下去,也不过是损人不利己罢了。更何况,是否损人还不一定。要知道徐药仙在逍遥门内的风评本就类似无赖,再坏也坏不到哪里。

    “前辈下次想要考较晚辈之前还望能告知一声,也好让晚辈有些准备,不至于像今日一般生出这等乌龙。”

    徐药仙本打算厚着脸皮也要不承认自己控制萧麒的事情,结果对方却在占得上风之后撤兵了,徐药仙本想发出去的那口气便生生的憋在了胸口,郁闷不已。

    萧麒却不管徐药仙的反应,直接对徐药仙拱了拱手离开了。

    徐药仙:

    他这种一言不合就罢战的行为是从哪里学来的?

    萧麒回到小院之后,又开始重复在幻境中的召唤动作,不过召唤结果和在幻境中是截然不同的,他不过唤了一声,夭夭便已经回话了,“别喊了,我知道你不傻,但是很蠢!”

    萧麒怔了怔,这才明白她是在回复自己之前对徐药仙说的话,故作委屈地低声道,“夭夭”

    他的话音一落,夭夭立刻打了一个哆嗦,萧麒低着头微抬眸子无限娇羞中又透着几分委屈的眼神落在身上,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