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花妻夭夭 > 第四十六章 得手
    转身开始往来路走去,走了几步发现萧麒还站在原地,对他招了招手,“走啊,不是还要买药吗?”

    萧麒:“”

    也就是说现在还要徒步走回去?

    快走两步到徐药仙身前,萧麒道,“前辈,晚辈还有急事,可否”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徐药仙打断,“唉,果然是老了!连让个小辈陪着走两步路都不行了,不中用了啊!”

    想到徐药仙的灵种,萧麒默默地叹口气,耐着性子道,“前辈严重了,我这不正在陪着您走吗?”

    徐药仙眉梢一挑,傲娇道,“你不是还有急事吗?”

    萧麒的青筋跳了跳,“不是多重要的事,不急!”

    等到走回凌材峰的时候,萧麒几乎都要累趴下,勉强站住,对着旁边得意洋洋的徐药仙道,“前辈体力真好!”

    徐药仙撇撇嘴,对于萧麒的表现很是嫌弃。

    “这就叫体力好了?你不知道将体内的法力用在双腿上吗?”

    说着又作出一副很是惋惜的表情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不知道动脑子,一个个蠢得跟什么似的!”

    蠢得跟什么似的萧麒:“”

    你要是早点说,我还能累成这样吗?

    心下已经暴躁如狂,萧麒实在是挤不出一丝笑容,板着脸对徐药仙说着,“不知前辈的灵药在哪里?”

    徐药仙作出思考的样子在前面晃悠了两步,手指轻点脑门,苦恼的说道,“果然是老了啊,明明在路上的时候还记得的,现在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萧麒:“”

    你想折腾我就直接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

    徐药仙缓慢地转了转脖子,伸了个懒腰说道,“老了老了,不过是走了那么一段路,竟然开始脖子疼,不服老不行啊!”

    萧麒默然,请问走路和脖子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看着自己说完之后萧麒仍旧木在那里没有丝毫动作,徐药仙没好气的嚷道,“那个不知好歹的小辈,我脖子疼的话是可是想不起来灵药在哪里。”

    萧麒在心中暗骂两声,还是只能乖乖上前为徐药仙敲背。

    终于在受过十八般磋磨,被徐药仙各种嫌弃之后,终于得到赦免。

    徐药仙大发慈悲地说道,“好了,看在你知错就改态度良好的份上,这次姑且就原谅你。”

    然后带着萧麒飞到凌材峰顶,极为豪迈地指着山上遍布的灵药说道,“这些都是我的,看上哪个,你自己挑!”

    萧麒不禁有些感叹徐药仙的厚脸皮,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座山上的灵药都只是一些连百年都不上的药材,真正贵重的东西早就被他移走了。现在竟然装大款似的让自己在这里随便挑!

    不过萧麒也没有拆穿他,只是随意指了几株灵药,然后掏出灵石递给徐药仙。

    结果装大款的徐药仙大手一挥,“不用给我灵石了,就当作你刚才给我捶背的酬劳。”

    萧麒默默地收回灵石,厚着脸皮道,“那给我的酬劳里可以再加一些种子吗?”

    徐药仙气急,“你们这些年轻人,太得寸进尺!”

    不过骂归骂,他还是掏出两包种子扔给萧麒,“这是给你加的酬劳,”又含怒吼道,“再想要别的东西,就拿灵石来换!”

    萧麒喜滋滋的点头,很是兴奋的打开袋子,却在打开袋子的那一瞬间就苦了脸,慌忙打开另一个袋子,脸上的苦色更重了。

    旁边的徐药仙看见萧麒的神色,只觉得这个兔崽子太不知好歹,自己好不容易不骗人拿出了好的种子,结果他还不满意!

    他却不知道此刻的萧麒多么希望被他骗一次!

    萧麒垂眸盯着手上的袋子,思索着自己到底要如何才能得到灵种,耳边突然响起徐药仙刻意压低显得阴测测的声音,“怎么?嫌我的种子不好?”

    萧麒抬眸,讨好的笑道,“前辈的东西自是好的,只是晚辈所求非是此物。”

    徐药仙靠坐在身后的山石上等着萧麒接下来的话,萧麒只得继续道,“晚辈之前在前辈这里买过种子。”

    说着还举起手里的袋子向徐药仙示意,“不过前辈给晚辈的并不是这种种子。”

    徐药仙的面色有些泛红,面上却是半点不漏,“你确定是在我这里买的?我可是良心商家,童叟无欺!”

    心中不由泛起嘀咕,难道这人竟是来找后账的?那他之前怎么被自己刁难还态度那么好?难不成今日要大出血一回?心中不由默默为自己的财产哀悼。

    哪知萧麒并不按照常理出牌,他义正言辞,很是诚恳地说道,“前辈的为人我自然相信,绝不是那等无良奸商!”

    徐药仙愕然,不用破财了?

    萧麒接着说道,“我有一个朋友于炼药一途颇有几分天赋,偶然之下见到我上次买的种子,很感兴趣,因此让我再来讨要几包。”

    徐药仙蹙眉,那些空种难不成还有什么用处?竟然能让他受我刁难都不发一言,不由仔细打量萧麒的神色,却见他面上不漏分毫,知道今日怕是打探不出来什么,随手掏出几袋空种丢给萧麒,说道,“既然你那朋友喜欢,你就拿去吧。”

    萧麒大喜,没想到徐药仙竟然这么好说话,毕恭毕敬道,“多谢前辈。”

    徐药仙摆摆手,对萧麒的道谢不放在心上,只是提醒道,“这空种在我手上已有数百年,都不曾发现什么用处,你那朋友若是能钻研出东西,你记得来告知于我。”

    萧麒恭声应是,心中却不以为然。

    据夭夭所说,这灵种对人修完全没有作用,只对妖修有用,想来是不用告诉他了,反正说了也没什么用。

    打定主意的萧麒告辞下山,却没注意到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徐药仙的手指在衣袖的遮掩下,微微抖动。

    萧麒的衣摆就像缀了东西似的微微下垂,只是此时的萧麒完全没有注意到。

    怀揣着灵种的萧麒一门心思的想给夭夭一个惊喜,满心雀跃的加速飞回小院,只觉得今天的路程似乎格外的长,竟然用了这么久才飞回来。